林先生因車禍案件,遭簡易庭判處有罪,經委任本所協助辯護,釐清責任,獲桃園地方法院合議庭改判無罪。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判決102年度交簡上字第61號

公 訴 人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林○振

選任辯護人 劉哲睿律師

      林鈺雄律師

上列上訴人即被告因過失傷害案件,不服本院中華民國102 年3月18日101 年度壢交簡字第2327號第一審刑事簡易判決(原檢察官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案號:101 年度調偵字第763 號),提起上訴,經本院管轄之合議庭改依第一審通常程序審理,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林○振無罪。

理  由

一、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意旨略以:被告林○振於民國100 年7 月8 日下午5 時許,駕駛車牌號碼0000-00 號自用小客車,沿桃園縣八德市介壽路2 段往桃園方向行駛,行經桃園縣八德市介壽路2 段325 巷口時(下簡稱事故路口),本應注意車前狀況,並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且依當時情況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竟疏未注意,遂自後方追撞同向前方由蔡○如所騎乘之車牌號碼000-000 號重型機車,致蔡○如受有右下肢挫擦傷、疑右膝軟骨損傷及左膝、右前臂挫傷等傷害,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284 條第1 項前段過失傷害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 項、第301 條第1 項分別定有明文。次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事實審法院復已就其心證上理由予以闡述,敘明其如何無從為有罪之確信,因而為無罪之判決,尚不得任意指為違法(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又按刑事訴訟法第161 條第1 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 號判例意旨參照);又按告訴人之告訴或告發人之告發,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不得僅憑其片面指述,遽入人罪(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3782號判決參照)。

三、檢察官認被告涉有上開罪嫌,無非係以(一)證人即告訴人蔡○如之證述,(二)財團法人天主教聖保祿修女會醫院診斷證明書,(三)臺灣省桃園縣區車輛行車事故鑑定委員會101 年5 月21日函覆鑑定意見書,(四)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現場測繪紀錄表(草圖)、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及現場照片等為其依據。訊據被告堅決否認有何過失傷害犯行,辯稱:當時係告訴人騎乘機車自我駕駛之自小客車右方超車至我車輛前方,又緊急煞車,我閃避不及才發生追撞,撞擊時事故路口紅綠燈號誌顯示為綠燈等語。經查:

(一)告訴人蔡○如騎乘機車於上揭時間停於事故路口處,而遭  駕駛該自小客車之被告自後方追撞,致告訴人受有前揭傷害之情,為被告所不否認,並經告訴人證述在卷,且有財團法人天主教聖保祿修女會醫院100 年7 月17日診斷證明書、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現場測繪紀錄表(草圖)、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一)(二)及現場照片(偵卷第9 、10、12至14頁)等在卷可稽,上情自堪認定。

(二)查介壽路二段與361 巷往桃園方向之交叉路口(即事故路口之前一路口,下簡稱361 巷路口)距事故路口約123.7公尺,而361 巷路口之紅綠燈號誌規則為:於16時30分至17時整時依序為介壽路綠燈90秒、介壽路黃燈3 秒、全紅燈2 秒、361 巷綠燈30秒(此時介壽路之號誌為紅燈)、361 巷黃燈3 秒(此時介壽路之號誌為紅燈)、全紅燈2秒(週期共130 秒),17時至19時依序為介壽路綠燈105秒、黃燈3 秒、全紅燈2 秒、361 巷綠燈35秒(此時介壽路之號誌為紅燈)、361 巷黃燈3 秒(此時介壽路之號誌為紅燈)、全紅燈2 秒(週期共150 秒);事故路口之紅綠燈號誌規則為:於17時至17時30分依序為介壽路綠燈105 秒、黃燈3 秒、全紅燈2 秒、325 巷綠燈35秒(此時介壽路之號誌為紅燈)、325 巷黃燈3 秒(此時介壽路之號誌為紅燈)、全紅燈2 秒(週期共150 秒),有桃園縣政府警察局八德分局102 年1 月7 日德警分交字第0000000000號函、桃園縣政府警察局八德分局102 年8 月23日德警分刑字第0000000000號函附之員警職務報告及路口號誌時制計畫資料表等在卷可憑(原審卷第24頁、交簡上卷第43至45頁);而本院勘驗被告提出之行車紀錄器影像檔結果略以:「畫面開始(攝影時間為2011.07.08 16 :51:34 , 以下時間皆為畫面上所標之攝影時間),介壽路二段(與361 巷之交叉路口)往桃園方向之路口紅綠燈(下簡稱361 巷紅綠燈)顯示為綠燈,亦可見到介壽路二段(與325 巷交叉路口)往桃園方向之路口紅綠燈(即事故路口之紅綠燈,下同),然因距離過遠,僅可隱約見到其燈號明滅或閃爍,而無法看清其燈號顏色。16:52:59時可見事故路口之紅綠燈號誌閃爍變換16:53:01時361 巷紅綠燈轉為黃燈,16:53:04時轉為紅燈。16:53:44時可見事故路口之紅綠燈號誌閃爍變換。16:53:46時361 巷紅綠燈自紅燈轉為綠燈。16:53:54時被告駕駛之自小客車出現於畫面最左側,行駛於介壽路二段往桃園方向,於16:54:00時通過介壽路二段與361 巷交叉路口之停止線。16:54:09時告訴人騎乘機車出現於畫面最左側,行駛於介壽路二段往桃園方向於16:54:11時通過介壽路二段與361 巷交叉路口之停止線。16:55:29時可見事故路口之紅綠燈號誌閃爍變換。16:55:32時,361 巷紅綠燈轉換為黃燈,於16:55:34 時 轉換為紅燈16:56:14時可見事故路口之紅綠燈號誌閃爍變換。16:56:17時361 巷紅綠燈自紅燈轉為綠燈。」(交簡上卷第57至58頁),自上揭勘驗結果足見事故發生時361 巷紅綠燈是以綠燈約106 秒、黃燈約3 秒、紅燈約42秒之頻率運作,對照上揭號誌運作規則可推知事故發生之時間應係17時以後,當時事故路口綠燈之持續時間為105 秒,因此事故路口於行車紀錄器攝影時間16:52:59應是變換為黃、紅燈,於16:53:44變換為綠燈號誌後被告及告訴人通過361 巷路口,在告訴人通過361 巷路口停止線約78秒後(即攝影時間16:55:29)事故路口之號誌方變換為黃、紅燈;告訴人於警詢時稱其時速約每小時40、50公里,被告稱其時速未超過每小時30公里(偵卷第25至28頁、調偵卷第16至18頁),再參諸上揭勘驗結果,被告自畫面左側行駛至361 巷路口停止線約需6 秒、而告訴人僅約需3秒 ,可見告訴人之速度已較被告之速度快約1 倍,此觀諸被告先經過361 巷路口11秒後告訴人方通過,然告訴人竟於能事故路口遭被告自其後追撞等情更足證之;另本院勘驗上揭行車紀錄器又未發現361 巷路口或事故路口除停等紅綠燈外有何壅塞停滯現象,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亦載明該處道路無障礙物、柏油路面乾燥無缺陷(偵卷第13至14頁),故以告訴人當時速度及道路狀況觀之,其行至事故路口應僅約需11.13 秒【計算式:40(公里/ 每小時)(按此係依告訴人自承之時速計算,然其時速應不僅如此,前已敘及)X1000/60/60=約11.11(公尺/ 每秒),123.7 (公尺) /11.11 (公尺/ 每秒)= 約11.13 秒】,然事故路口紅綠燈自告訴人通過361 巷路口後約78秒號誌皆是綠燈,足證車禍發生時告訴人及被告應遵守之事故路口號誌應是綠燈無誤。

(三)查告訴人雖承認其於事故路口處停下,然一再堅稱:我騎乘機車至事故路口因號誌轉為紅燈故停等,不到10秒鐘就遭被告所駕駛之自小客車追撞云云(偵卷第3 、25至28頁,調偵卷第16至18頁,原審卷第18至20頁、交簡上卷第31至35頁),顯與事實不符,反以被告於偵訊、原審調查時及審理時所述:於車禍發生前告訴人有打左方向燈,當時告訴的機車是在距離案發路口白色停止線後方約10公尺接近機車停等區的位置、且在我車子右前門附近,我就稍微往內側車道閃避,我當時認為告訴人是要超車到我前方,告訴人超車後不到3 秒鐘,就在事故路口機車停等區較前方靠近停止線的位置緊急煞車,我雖然有將車往左閃,但我閃避不及而發生追撞,案發後我除了將告訴人的機車扶起外,並沒有移動我的車子,當時我的車身剛好在外側和內側車道的中間,車頭稍微往左偏等語較為可採(偵卷第25 至28 頁、原審卷第18至20頁、交簡上卷第70至71頁),且與現場測繪紀錄表(草圖)所載相符,雖該草圖並未清楚繪出被告車身稍稍往左偏移之情形,然繪製該草圖之四維派出所員警未依相關規定保存現場所拍照片,且在告訴人機車已移動之狀況下,仍舊於現場圖中註記機車位置,又漏未於正式之現場圖中標明刮地痕,而有行政疏失,故已依相關規定議處等情,有桃園縣政府警察局八德分局於101 年1 月19日德警分督字第00000000000 號函及四維派出所員警報告在卷可佐(調偵卷第5 頁、交簡上卷第38頁),則既有該等行政疏失,而無法完整保存案發當時之現場情況,依罪疑惟輕原則,自應為有利被告之認定,而認被告所述屬實。依常情而言,後車超越前車係為達到快速通行之目的,何況告訴人之車速又顯較被告為快,在此情形下,一般有一定行車經驗之人應不能預見甫超越前車、車速不慢之駕駛人竟會於綠燈可通行之路口突然煞車,故被告對本件車禍發生應屬不能注意,而無過失。

(四)另臺灣省桃園縣區車輛行車事故鑑定委員會101 年5 月21日函覆鑑定意見雖認被告未充分注意車前狀況為肇事主因、告訴人無肇事因素(調偵卷第2 至4 頁),惟因被告漏未將上揭行車紀錄器影像帶至臺灣省桃園縣區車輛行車事故鑑定委員會,故該鑑定意見並未考量車禍發生時告訴人有於綠燈之事故路口緊急煞車之可能性等重要情節,有被告供述(本院卷第67頁背面)及該鑑定意見書在卷可佐,該鑑定意見自難為採。

四、綜上所述,告訴人之指訴與事實不符,自不能僅以告訴人單一指訴,遽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是依卷內所示資料,尚無法使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被告犯有本件過失傷害行為之程度。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確有檢察官所指之過失傷害犯行,揆諸前揭法條規定及判例意旨,即不得證明被告犯罪,而應為被告無罪之判決,以昭審慎。原審未察,逕對被告論罪科刑,自有未洽,被告上訴意旨指摘原審判決不當,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將原審判決撤銷改判。

五、本件檢察官原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惟經本院認有刑事訴訟法第451 條之1 第4 項但書第3 款之情形,因此改依第一審通常程序審理,並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55 條之1 第1 項、第3 項、第452 條、第369 條第1 項前段、第364 條、第301 條第1 項,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102 年11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