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先生經公司派駐至大陸地區擔任採購經理,因承辦採購業務遭公司認定有背信之虞,經本所協助辯護,獲不起訴處分。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104年度偵字第9562號、104年度偵字第14759號

告 訴 人 六○機械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宗○志

告訴代理人 林○怡

      張○枝

      吳磺慶律師

被   告 邱○憲

辯 護 人 林鈺雄律師

      李典穎律師

上列被告因背信案件,業經偵查終結,認應為不起訴處分,茲飲述理由如下:

一、告訴及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汐止分局報告意旨略以:被告邱○憲任職於告訴人六○機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告訴人公司),復經指派至告訴人公司於大陸地區轉投資之昆山○豐機械工業有限公司(下稱昆山○豐公司)擔任採購經理,並兼任告訴人公司投資之山東○豐機械工業有限公司(下稱山東○豐公司)採購經理,屬為告訴人公司、昆山○豐公司及山東○豐公司處理事務之人。又大陸地區江蘇信○行物流有限公司(下稱信○行公司)本為承攬昆山○豐公司貨物運輸之廠商,信○行公司負責人即大陸地區人民孫○球(現由山東省鄒平縣公安局偵辦中)見山東○豐公司甫成立,尚未有廠商承攬貨物運輸,為得以承攬山東○豐公司貨物運輸業務,遂於民國100年5月間,在大陸地區江蘇省昆山市某餐聽,與被告見面並提出以給付賄賂,約定由信○行公司承攬山東○豐公司貨物運輸業務,詎被告竟意圖為自己不法之利益,當場應允,並於數日後,孫○球打電話與被告詢問金融帳戶以便匯款賄賂,被告即提供其所申請之大陸地區中國交通銀行帳號0000000000000000000號帳戶,孫○球便於同年6月3日匯入人民幣2萬4,000元至上開被告帳戶,被告收得款項後,即由信○行公司運送山東○豐公司貨物,復於同年9月間,山東○豐公司副總經理曾○萍發現要求就公司貨物運輸部分重新詢價簽約,被告明知信○行公司報價較高,仍指定由信願行承攬山東○豐公司貨物運輸業務,而違背其任務,孫○球則依約分次匯入如附表所示之行賄款項共人民幣35萬4,100元進被告上揭帳戶,嗣於101年9月間,山東○豐公司發現信○行公司承攬價格異於行情,並更換運輸貨物廠商,至此,使山東○豐公司多給付運輸人民幣369萬9,761元之運輸費用,致告訴人公司受有同額之損失。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342條第1項之背信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又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另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追訴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有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可資參照。又按背信罪之成立,以處理他人事務之人,有圖自己或第三人得不法利益,或圖加損害於本人之意思,而故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為要件,如僅因處理事務怠於注意,致其事務生不良之影響,則為處理事務之過失問題,既非故意為違背任務之行為,自不負若何罪責,有最高法院22年上字第3537號刑事判例可資參照。

三、訊據被告邱玟憲固坦承收取如附表所示之款項之事實,惟堅決否認有何背信犯行,並辯稱:伊係因為花費無度,而周轉吃緊,始向業務往來而認識之孫○球借款,且山東○豐公司詢比價係由葛○蒐集資料,並製作簽呈建議採用信○行公司,伊僅係基於主管職務審核,最後仍由公司決定,伊並無違背任務等語。經查:

(一)被告收取孫○球所給付如附表所示之款項一情,業據被告自陳在卷,核與孫○球於大陸公安詢問筆錄所述情節相符,並有上開帳戶交易明細1份在卷可憑,此部分事實,堪以認定。又證人孫○球於大陸公安警詢筆錄固稱:上開款項係行賄被告希望被告照應業務等噢,但孫○球事後亦向被告催討借款,而孫○球因為大陸地區人民並無法到庭訊問,且衡諸廠商為爭取交易、攀搭關係而願意積極提供利益或好處之常情,雖未計利息及約定還款期限,孫○球仍基於被告職務而同意借款,甚至,無要求被告返還借款,亦非難以想像,乃至於孫○球主觀上認為該等款項係行賄之用,故是否可因孫○球主觀上認為上開款項係行賄,而逕予認定被告亦係基於收取賄賂之意,尚有疑義。再被告辯稱:上開款項係伊向孫○球借款,雖然伊認為孫○球係為行賄伊才給付款項,但伊仍認為仍屬於借款,所以伊都有簽立借據,本案發生後,孫○球家人將借據送交公證後已向伊催討借款等語,並提出公證書數份在卷可佐。雖被告所簽立之借據14份,經大陸西南政法大學鑑定中心鑑定認為借據上之「邱○憲」署名及簽立日期均係同時所書寫,有該中心鑑定意見書1份可參,然本署以上開鑑定方法及結論函詢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有無符合刑事鑑識相關準則及規範,經該局函覆因無法知悉本案實際執行鑑定情形,且事涉鑑定人專業能力,無法臆測,故歉難答覆等情,是以此依筆跡鑑定是否同時書寫之鑑定方式,尚未廣泛採納,則上開鑑定方法有無符合反覆實驗具可得出同一結論之科學鑑定標準,尚無充分具體資料可資判定,此鑑定結論是否可採,尚非無疑。況觀以該等借據可知,有部分借據係以電腦打字列印、部分係書寫,且電腦打字列印之收據,有以借據、借條為題,借款人欄位有列印「邱玟憲」再由被告簽名,亦有欄位空白逕由被告簽名,格式多有不同,而筆寫收據部分,內容亦多不相同,倘若是被告事後欲同時製作不實借據以掩飾收賄之實,該等借據之製作方式及內容、格式必迥然不同,故上開借據應非同時所為。據此,被告所辯主觀上認為上開款項為借款而非行賄一節,尚非無據,自難認定被告有不法利益之意圖。

(二)本案應究者實為被告有無違反其任務之行為?

 (1)告訴人公司認被告明知信○行公司承攬運輸價格高於行情,仍於100年10月22日「SDLF國內長途運輸費用詢比價報告」簽擬以因山東○豐公司未通過客戶端認證供貨許可為由,採用信○行公司為運輸廠商而有違背其任務。然查,證人曾○萍於偵訊時證稱:被告於上開報告簽擬意見時,山東○豐公司確實未取得客戶供貨許可認證等語,又證人即山東○豐公司採購科長葛○於大陸公安警詢時證稱:山東○豐公司生產汽車輪圈的認證手續不完備,未得認證,公司害怕原來購買汽車輪圈之客戶發現輪圈是異地生產,所以被告就讓伊在山東找幾家物流公司進行比價,待伊製作完詢比價報告後再掃描郵件給被告等語,足認當時山東○豐公司確實尚未取得供貨許可認證,被告以此為由簽擬採用信○行公司,並非顯然與事實不符,且依證人葛○之證述,上開詢比價報告為其蒐集數家物流公司價格製作而成,並非由被告主導,復觀諸該詢比價報告可知,該詢比價報告臚列5家公司,且係以鄒平至天津、鄒平至長春、山東○豐公司(SDLF)至昆山○豐公司(KSLF)等3條路線為報價基準,信○行公司於鄒平至天津路線與其他公司報價差距不大;於鄒平至長春、山東○豐公司至昆山○豐公司路線,則報價低於其他公司而為最低價,是以上開詢比價報告既為葛○所製作,且無證據證明葛○有受被告指示虛偽製作詢比價報告,信○行公司之報價亦無異常高於其他公司,則被告簽擬採用信○行公司,尚難認被告為此建議有何違背其採購主管任務而損及公司利益之處。

 (2)雖告訴人公司提出淄博○源運輸有限公司(下稱淄博○源公司)報價單,佐證淄博○源公司之報價低於信○行公司,卻未經被告採納比價,但此淄博○源公司之報價單僅有鄒平至天津、鄒平至長春2條路線,而無山東○豐公司至昆山○豐公司之路線,即與上開詢比價報告之報價基準不同,可否作為比價對象仍有疑義,且被告亦否認知悉有淄博○源公司之報價單,而告訴人公司亦無提出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知悉,況且,依證人葛○前開所述,其負責辦理蒐集各物流公司報價,製作詢比價報告後再陳送與被告,故蒐集報價並非被告職務,上開淄博○源公司報價單,為被告所不知情,亦合乎常理,自難以此淄博○源公司報價單而認被告有何違背任務行為。

 (3)告訴人公司以山東○豐公司於101年10月間,改由創○物流有限公司(下稱創○公司)承攬輪圈運輸,並以創○公司之報價低於信○行公司100年之報價,而認定被告違背任務選定報價較高之信○行公司承攬運輸業務,並以信○行公司及創○公司之報價差額計算山東○豐公司所受之損害。惟參以101年9月12日葛○所製作之「2012年山東六○過內長途運輸費用詢比價報告」,該報告臚列創○公司、信○行公司等5家公司及信○行公司100年之報價(即該報告中前案價格),雖其中以創○公司為最低價,但此報價是1年後重新所為之報價,兩者時空互異、經濟環境亦有所不同,是否能以此不同時期之報價相提並論,以非無疑,且其中海○○達國際物流有限公司濱州分公司於100年、101年均有參與向山東○豐公司提報運輸價格,而該公司101年之報價亦低於100年之報價,故若以101年創○公司之報價而反推認定信○行公司於100年之報價異於市場行情,其比較基準顯失公允,況且,100年、101年葛○所蒐集之報價,均有其他公司高於信○行公司之報價,實難認定信○行公司於100年之報價,有何異常之處,甚至,大陸公安委由鄒平縣價格認證中心鑑定輪圈運輸費用,惟該鑑定結論書並未充分說明鑑定方式及依據,且該鑑定意見通知孫○球時,孫○球亦表明對於鑑定之價格有異議,此有鄒平縣公安局鑑定意見通知書1份在卷可憑,此鑑定結果自難作為證據之使用,是以信○行公司於100年向山東○豐公司所為之報價,並無異常不合理之處,而被告基於該公司尚待客戶認證供貨之理由,而簽擬採用信○行公司,尚不足以認定其有違反營業常規之違背任務行為。

(三)綜上所述,被告固有收取孫○球款項,但仍須被告因收取款項而為違背任務之行為,始有論以背信罪嫌之餘地,而被告所為之採購決定,並無明顯異於營業常規,且難以事後其他公司運輸價格反推論被告當時所為之採購,有損失公司利益,而有違反其身為採購主管之任務,故被告上揭所辯,並非無據,自難論以背信罪嫌。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何上述犯行,揆諸首開說明,應認被告罪嫌不足。

四、依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為不起訴之處分。

中華民國105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