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所協助李小姐運輸毒品獲得第一審無罪判決】

審辯和鳴下的無罪判決

從9月初本所受委任「106年度重訴字第41號」之後,經過數次的審理程序及來往土城看所守間的律師會見下,於2月14日終獲得無罪判決。
審判期間本所所長林鈺雄律師雖因交保事項與桃園地院承審法官發生衝突,然而這樣的插曲並沒有讓正義的天秤傾斜,歷經審辯雙方審慎審酌卷內WHATSAPP對話內容,釐清李女主觀上並不具運送毒品之不確定故意後,終獲得一紙無罪判決。
運輸一級毒品所涉者雖係死刑、無期徒刑之不可赦重罪,但是司法及偵查機關並不可因所涉重罪,既在案件調查過程中輕忽對被告有利之證據,此即刑事訴訟法上「客觀性義務」的真諦。
本案件歷經三位法官在六個多月的審理期間秉持中立與客觀角度認定事實,終使案件事實得以明朗,如今判決雖尚待檢方是否上訴始能確定,但這一紙無罪判決以增添李女及其家屬與本所面對後續訴訟過程的信心,也期待此次的審理過程可以為所有在爭取無罪的被告們增添面對司法的信心與勇氣。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_171019_0049

 

 

第一審無罪判決,判決全文。

判決理由節錄:
(四)惟被告對於攜運古柯鹼入臺乙節,主觀上並無容認其發生之未必故意:
1.按行為人對於犯罪構成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又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刑法第13條第1項、第2項分別定有明文,前者為直接故意,後者為間接故意,惟不論「明知」或「預見」,僅認識程度之差別,間接故意應具備構成犯罪事實之認識,與直接故意並無不同。次按刑法第13條第2項之不確定故意(學理上亦稱間接故意、未必故意),與第14條第2項之有認識過失,法文之中,皆有「預見」二字,乃指基於經驗法則、論理法則,可以預料得見如何之行為,將會有一定結果發生之可能,而其區別,端在前者之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包含行為與結果,即被害之人、物和發生之事),預見其發生,而此發生不違背本意,存有「認識」及容任發生之「意欲」要素;後者,係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雖然預見可能發生,卻具有確定其不會發生之信念,亦即祇有「認識」,但欠缺希望或容任發生之「意欲」要素而言(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890號判決意旨參照)。
2.查被告於偵查、審理時表示:張凱明是其朋友,也是保險經紀和管理其退休金帳戶的人,當其和張凱明確認本趟是不是真的只是走私木雕而已時,張凱明是明確的向其保證怎麼樣也不會陷害自己的朋友運輸毒品,其聽聞後當然就很相信張凱明,於過程中也沒想過要去檢查上開行李箱等語(見偵字卷第44頁背面至第45頁、第66頁、第69頁、第72頁、第77頁至第78頁、第86頁至第87頁,本院卷一第11頁背面至第12頁、第49頁背面),而觀之卷附被告與張凱明另一What’sApp帳號「Ming」之對話紀錄,於106年5月1日時,被告曾因要前往臺灣,而向張凱明要約購買為期6天之旅遊保險,張凱明則應稱:把護照、地址影印好交給她,備妥信用卡等語,雖張凱明斯時因在國外,無暇辦理,而要被告找朋友Ray幫忙(見本院卷一第187頁、第203頁),但憑此確可見張凱明係從事保險業,且為負責被告保險之業務員之事實,另再佐以被告與張凱明另一What’sApp帳號即「張凱明」之對話紀錄,於106年6月8日至同年月13日,被告與張凱明皆在臺灣,2人均有對話紀錄,除相約吃飯、遊玩外,言談中更提到彼此之女友及私生活等內容(見本院卷一第185頁至第186頁、第203頁背面至第205頁),可見其2人確有一定之情誼關係。則當被告於106年6月21日透過What’sApp詢問「張凱明巴西」:其要帶回臺灣的行李箱是張凱明自己的吧?沒放了東西進去吧時,張凱明回覆稱:沒有啊,明知有我也不會給身邊的朋友做等語(見本院卷一第65頁,本院卷二第38頁),於106年6月22日晚間11時36分許,被告將潘卓儀擔心其運輸毒品之事告知張凱明後,張凱明回覆稱:
「低能」、「不過我第一次跟女朋友說時,她也很害怕」等語(見本院卷一第67頁,本院卷二第41頁),另張凱明於106年6月24日上午9時30分許,也向被告稱:在被告之前,已經有兩個男生走了,而且他們已經做過2到3次了等語(見本院卷一第73頁至第74頁,本院卷二第48頁),考諸該等日期,均係在被告於106年6月27日正式起運上開行李箱之前,張凱明既向被告保證不會陷害朋友,且其女友本來也像潘卓儀一樣擔心,但後來張凱明自己也沒發生什麼事,另外有走私木雕2到3次經驗的男生也都沒有問題等情,佐以被告於106年6月27日凌晨2時45分許,傳送What’sApp語音檔予潘卓儀,亦向潘卓儀表示:好了,不要擔心了,如果她(指張凱明)要我運毒品的話,她不會叫我來了等語(見本院卷一第144頁,本院卷二第71頁),可見被告辯稱其基於與張凱明之友誼,確信張凱明不會讓其運輸毒品乙節,並非全然無信。
3.另再觀之被告與「張凱明巴西」之What’sApp對話紀錄,張凱明於106年6月20日中午12時51分許,向被告表示:這裡的人(即巴西)吸草(指大麻)的捲菸紙,好像吸油面紙加廁所衛生紙中間的材質,如果有捲菸紙的話就自己帶過來等語(見本院卷一第60頁、第221頁背面),可知被告與張凱明皆曾吸食大麻之事實。而於106年6月21日下午1時21分許,被告發訊息詢問張凱明:在巴西的時候有抽(大麻)嗎?品質如何時,張凱明回稱:妳來了就知道等語,被告旋應稱:但是帶不走啦等語,張凱明則表示:哈,原本如果妳不來的話,我有想過試一下幫妳偷運等語,被告聽聞後即告以:不要亂試,不想妳有事等語(見本院卷一第63頁至第64頁,本院卷二第36頁),另於106年6月27日上午10時35分許,被告在What’sApp中再次提醒張凱明:記得不要帶大麻,要留在巴西,不想妳發生不好的事情等語,於同日中午12時19分許時,再次強調:不要帶大麻離境,我是認真的等語(見本院卷一第78頁至第79頁,本院卷二第52頁),復又於同日中午12時47分許,再向張凱明稱:妳可以向我保證不會帶著大麻嗎?不想妳有事而已等語(見本院卷一第80頁,本院卷二第54頁),凡此均見被告因擔心友人張凱明將大麻帶離巴西遭海關查獲,而一再提醒張凱明注意切勿以身試法之情,則被告主觀上又豈還會有容任自己運輸第一級毒品古柯鹼,而有令自己擔負運輸毒品重刑之意欲?殊難想像。

#桃園地方法院 #運輸一級毒品 #古柯鹼 #無罪 #運輸毒品

2018-03-15T13:49:28+00:00 2018-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