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lyh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lyh has created 5 blog entries.

林鈺雄律師事務所 RWD響應式網站籌備中

111

2016-07-15|

【過失致死案】當事人梁先生獲不起訴處分

梁先生駕駛大貨車,因機車違規行駛發生死亡車禍,經本所協助辯護,獲不起訴處分。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104年度調偵字第1717號告 訴 人 莊○玲      蔡○志      林○傑上 一 人告訴代理人 陳鄭權律師      王一澊律師被   告 曾○泉被   告 梁○育上 一 人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李典穎律師上列被告因業務過失致死等案件,業經偵查終結,認應為不起訴處分,茲敘述理由如下:一、告訴暨告發意旨略以:被告曾○泉及梁○育均係貨車司機,平日以駕駛貨車為業,為從事駕駛業務之人,緣被告梁○育於民國103年10月9日中午12時50分許,駕駛車牌號碼○○○○-○○號自用小貨車,沿桃園縣中壢市(現改制為桃園市中壢區)龍岡路○段往中壢方向行駛,行經桃園縣中壢市龍岡路與龍岡路○段○○○巷口時,本應注意轉彎車應讓直行車先行,並注意車前人車動態,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而依當時情形,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竟貿然左轉彎,適對向車道有告訴人暨告發人(下稱告訴人)林○傑(涉嫌過失致死部分,另為緩起訴處分)駕駛車牌號碼○○○-○○○號普通重型機車搭載蔡○慧,沿桃園縣中壢市龍岡路往大溪方向行駛,告訴人林○傑為閃避前開自用小貨車,不慎自摔,致人車連同蔡○慧均倒地,適同向左方有被告曾○泉駕駛車牌號碼○○○-○○號自用大貨車沿桃園縣中壢市龍岡路往大溪方向行駛,明知駕駛車輛應注意車前狀況及兩車並行之間隔,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竟疏未注意,未發覺蔡○慧倒臥其車後輪前,貿然前行,致其車後輪碾壓過蔡○慧之頭部,致告訴人林○傑受有左側肱骨閉鎖性骨折及左側第三指遠端指股骨折之傷害,蔡○慧則受有外傷性到院前心臟停止之傷害,經送醫急救後,仍於同日下午1時42分許因顱骨粉碎性骨折併顱內出血,致中樞神經休克而死亡。因認被告曾○泉、梁○育均涉有刑法第276條第2項業務過失致死及第284條第2項前段之業務過失傷害等罪嫌。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又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可資參照。而過失責任之有無,應以行為人有一定之注意義務卻未盡其注意義務,且其對於行為結果之發生,有預見可能性為其要件。若行為人並無防免結果發生之注意義務,或縱使其應注意而無注意,但對於行為導致結果之發生無預見可能性,均無法以過失責任相繩。三、訊據被告曾○泉、梁○育均堅詞否認有何上開犯行,被告曾○泉辯稱:伊沒有與林○傑的機車發生碰撞,也沒有違反交通規則,伊只能注意前方,難以注意到後方情形,如果是後方機車自摔在地,伊很難避免等語;被告梁○育則辯稱:伊有禮讓直行車且有打方向燈,是看到曾○泉的車輛禮讓,才敢左轉,伊沒有發現林○傑的機車,機車應該距離伊滿遙遠的,伊左轉時並未看見等語。經查:(一)告訴人林○傑為閃避被告梁○育之轉彎車輛,因而自摔,致車上乘客蔡○慧遭被告曾○泉所駕駛之車輛碾壓頭部,經送醫不治死亡乙節,為被告2人、告訴人林○傑於偵查中所是認,並有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一)、(二)、本署相驗屍體證明書各1份及現場、車損暨行車及路口監視錄影翻拍畫面照片126張在卷可稽,首開事實,堪以認定。(二)復按路面邊線係用以指示路肩或路面外側邊緣之邊線,機車行駛之車道,應依標誌或標線之規定行駛;又汽車駕駛時,駕駛人應注意車前狀況,並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定第183條及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9條第1項、第94條第3項定有明文。參以桃園市政府交通局104年5月18日桃交工字第0000000000號函文,查案發地點之外側白線係為路面邊線,因路面邊線內側為車道,外側為路肩,故機車應行使於路面邊線內側,是告訴人林○傑騎乘普通重型機車於前揭時間,行經上開肇事路段,依法即負有上開注意義務,質之告訴人林○傑於偵查中指稱:對於卷附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所繪行進方向沒有意見等語,再酌以卷附現場照片及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可見被告曾○泉行駛於整個車道內,若告訴人林○傑欲超越被告曾○泉之車輛,應係違規行駛於路肩甚明。(三)而觀諸當事人相對位置,被告梁○育之視線為被告曾○泉之車輛所遮蔽,不能強令被告梁○育有優於一般通常人之注意能力而得就告訴人林○傑之違規駕駛行為加以防範;被告曾○泉亦難預測蔡○慧因告訴人林○傑之自摔行為,而倒臥於其車後輪前,且一般人駕駛車輛時,僅能注意車前狀況,殊難對車後狀況充分注意,是衡諸常情,被告曾○泉於告訴人林○傑自摔後致蔡○慧倒臥車道,並無充分之時間可以完成有效閃避或煞停之動作,尚難認被告曾○泉、梁○育有何過失行為。(四)再本件經送交通部公路總局車輛行車事故鑑定覆議會鑑定,亦認倘告訴人林○傑之機車行駛於路面邊線外,則其行經無號誌路口,由路肩超越前車不當行駛,且未減速慢行又未充分注意車前狀況,為肇事原因,被告曾○泉與梁○育均無肇事因素,有該會104年4月23日室覆字第0000000000號函文1份附卷可考,是被告2人皆難謂有何「能注意而不注意」之過失犯要件。四、綜上所述,本件既查無被告曾○泉、梁○育有何過失犯行,尚難僅憑蔡○慧因此車禍發生死亡及告訴人林○傑受傷之結果,即遽認被告曾○泉、梁○育有業務過失致死、業務過失傷害罪責。此外,復查無其他證據足證被告2人有何告訴暨告發意旨所指犯行,揆諸首開法條及判例意旨,應認被告2人犯罪嫌疑均尚有不足。五、依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為不起訴處分。中華民國105年5月28日

2016-06-17|

【詐欺案】當事人魏小姐獲緩刑判決

魏小姐任職售屋廣告公司期間,因協助客戶申請房屋貸款,遭起訴詐欺、偽造文書,經本所協助辯護,獲緩刑判決。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簡易判決105年度簡字第45號公 訴 人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被   告 石○月      陳○泰      魏○鳳上 一 人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劉哲睿律師      李典穎律師被   告 林○昌上 一 人選任辯護人 鄧湘全律師      呂嘉坤律師被   告 蔡○正      黃○庭      林○政上列被告因偽造文書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2年度調偵字第776號),嗣被告於準備程序中自白犯罪,經本院裁定改行簡易程序,逕以簡易判決處刑如下:  主  文石○月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叁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減為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叁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未扣案如附表編號一所示之物均沒收。陳○泰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叁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減為有期徒刑叁月,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叁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魏○鳳共同連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叁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減為有期徒刑叁月,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叁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緩刑貳年,並應自本判決確定之日起六個月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捌萬元。未扣案如附表編號二、三、四所示之物均沒收。林○昌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叁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減為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叁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緩刑貳年,並應自本判決確定之日起六個月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伍萬元。蔡○正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叁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減為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銀元叁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緩刑貳年。未扣案如附表編號四所示之物均沒收。黃○庭、林○政共同犯詐欺取財罪,各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均以銀元叁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各減為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均以銀元叁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均緩刑貳年。未扣案如附表編號二、三所示之物均沒收。  事實及理由一、石○月、陳○泰、魏○鳳、林○昌、蔡○正、黃○庭、林○政等人,於民國94、95年間,為求順利向臺灣土地銀行南崁分行(下稱土銀南崁分行)貸得款項以購買房屋,而為下列犯行:(一)石○月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與不詳之成年人共同基於偽造印文、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於94年10月17日前之某不詳時間及地點,由該不詳之成年人偽造蓋有「三○興業有限公司」(下稱三○公司)、負責人「紀○春」印文各1枚之三○公司員工在職證明書及薪資袋並交付石○月。嗣石○月於94年10月17日,前往土銀南崁分行申請購屋貸款,並提供前揭偽造之文件予土銀南崁分行承辦人員而行使之(所涉行使偽造特種文書部分已罹於追訴權時效,詳後述),致該承辦人員陷於錯誤,誤認石○月實際任職於三○公司而得以該公司薪資收入作為償還貸款之來源,遂於94年10月28日核撥貸款新臺幣(下同)397萬元予石○月,足生損害於三○公司管理員工任職、薪資之正確性、土銀南崁分行審查房屋貸款之正確性及財產。(二)陳○泰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與新○想廣告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新○想公司)之售屋人員魏○鳳、辰○實業有限公司(下稱辰○公司)之負責人林○昌共同基於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及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於94年11月23日前之某不詳時間及地點,由魏○鳳委託林○昌製作陳○泰在辰○公司任職之不實在職證明及薪資表,再由魏○鳳轉交陳○泰。嗣於94年11月23日,由陳○泰前往土銀南崁分行申請房屋貸款,並提供前揭內容不實在職證明及薪資表予土銀南崁分行承辦人員而行使之,致該承辦人員陷於錯誤,誤認陳○泰實際任職於辰○公司而得以該公司薪資收入作為償還貸款之來源,遂於94年12月5 日核撥貸款488萬元予陳○泰,足生損害於辰○公司管理員工任職、薪資之正確性、土銀南崁分行審查房屋貸款之正確性及財產。(三)黃○庭及其配偶林○政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與魏○鳳及不詳之成年人共同基於偽造印文、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於94年11月17日前之某不詳時間及地點,由魏○鳳委託該不詳之成年人偽造蓋印有「亞○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亞○公司)、負責人「林○福」印文各1枚之亞○公司在職證明書以及「多○企業社」、負責人「張○玲」印文各1枚之多立企業社在職證明書及薪資明細表,並交付黃○庭及林○政。嗣於94年11月7日,由黃○庭、林○政前往土銀南崁分行,由黃○庭為借款人、林○政為保證人申請房屋貸款,並提供前揭偽造之在職證明及薪資表予土銀南崁分行承辦人員而行使之(所涉行使偽造特種文書部分已罹於追訴權時效,詳後述),致該承辦人員陷於錯誤,誤認黃○庭、林○政實際任職於上開公司及企業社而得以該薪資收入作為償還貸款之來源,遂於94年11月30日核撥貸款485萬元予黃○庭,足生損害於亞○公司、多○企業社管理員工任職、薪資之正確性、土銀南崁分行審查房屋貸款之正確性及財產。(四)蔡○正受魏○修(所涉偽造文書及詐欺取財罪嫌,另經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委託以自己之名義向銀行貸款購屋。蔡○正竟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與魏○鳳及不詳之成年人共同基於偽造印文、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於94年12月30日前之某不詳時間及地點,由該不詳之成年人偽造蓋印有「宜○企業社」、負責人「李○凌」印文各1枚之在職證明單,再由魏○鳳轉交蔡○正。嗣於94年12月30日,蔡○正前往土銀南崁分行申請房屋貸款,並提供前揭偽造之在職證明予土銀南崁分行承辦人員而行使之行使(所涉偽造特種文書部分已罹於追訴權時效,詳後述),致該承辦人員陷於錯誤,誤認蔡○正實際任職於該企業社而得以該企業社薪資收入作為償還貸款之來源,遂於95年1月25日核撥貸款449萬元予蔡○正,足生損害於宜○企業社管理員工任職、薪資之正確性、土銀南崁分行審查房屋貸款之正確性及財產。二、上開犯罪事實,業據被告石○月、陳○泰、魏○鳳、林○昌、蔡○正、黃○庭、林○政於偵查及本院準備程序中坦承不諱,核與證人即三○公司負責人紀○春、亞○公司負責人林○福、多○企業社負責人張○玲、宜○企業社負責人李○凌及證人魏○修於偵查中證述情節相符,並有申辦貸款、銀行撥款文件及上開不實之在職證明、薪資表等資料在卷可稽,足認被告之任意性自白有相當之證據相佐,且與事實相符,應堪信為真實。又證人即土銀南崁分行副理黃○正於警詢時陳稱:本件貸款案均是以借款人之薪資作為還款來源,若借款人已提供不實之資料,不論借款人是否具有充足之抵押品或還款能力,銀行都不會同意貸款等語(見偵卷(一)第59-61頁),佐以被告等人尚設法取得適當之就職證明或薪資來源等資料,始向土銀南崁分行申請貸款等情,堪認在職證明及薪資等資料是否真實,確實影響土銀南崁分行核撥貸款之意願。況衡諸常情,薪資來源之正確性、穩定性及多寡,本即屬於貸款銀行評估借款人還款能力之重要依據,進而決定銀行撥款之意願及核撥金額之高低。是被告提供不實之在職證明及薪資表予土銀南崁分行,致土銀南崁分行承辦人員陷於錯誤,誤認被告確有在各該公司、企業社任職,得以該公司或企業社之薪資作為還款來源,因而交付款項以及土銀南崁分行因而受有損害等情,洵堪認定。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犯行洵堪認定,應依法論罪科刑。三、論罪科刑:(一)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又法律比較適用時,應就罪刑有關之共犯、未遂犯、想像競合犯、牽連犯、連續犯、結合犯,以及累犯加重、自首減輕暨其他法定加減原因(如身分加減)與加減例等一切情形,綜其全部罪刑之結果而為比較(最高法院95年度第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查被告行為後,刑法第28條、第33條第5款、第55條、第56條業於94年2月2月修正公布,於95年7月1日生效施行;刑法第339條第1 項業於103年6月18日修正公布,於同年月20日生效施行,茲就本案相關法律變更比較如下:1.共同正犯部分:修正後之刑法第28條關於共同正犯之規定,由原條文:「2人以上共同實施犯罪之行為者,皆為正犯」,修正為:「2人以上共同實行犯罪之行為者,皆為正犯」,修正後刑法已限縮於共同實行犯罪行為者始成立共同正犯,排除陰謀犯及預備犯共同正犯,自屬法律變更,即應為新舊法之比較適用。查本件被告石○月、陳○泰、魏○鳳、林○昌、蔡○正、黃○庭、林○政與不詳之成年人,就本件所涉犯行,均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既屬實行犯罪行為之正犯,不論依修正前、後之規定,均為共同正犯,並無有利或不利之情形。2.罰金刑部分:刑法第339條第1項設有罰金刑之規定。而刑法第33條第5款原規定罰金為1元以上,貨幣單位為銀元,而依現行法規所定貨幣單位折算新臺幣條例第2條規定,以銀元1元折算新臺幣3元。修正後刑法第33條第5款則規定,罰金為新臺幣1,000元以上,以百元計算之。是修正後刑法所定罰金刑最低數額,較之修正前提高,自以修正前刑法第33條第5款規定,較有利於被告。3.牽連犯部分:依修正前刑法第55條規定,犯一罪而其方法或結果之行為犯他罪名者,從一重處斷。修正後則刪除此部分規定,原有方法與結果關係之數罪,已不得從一重處斷,應依其實際罪數分論併罰,比較之結果,以修正前之規定較有利於被告。4.連續犯部分:修正前刑法第56條規定連續數行為而犯同一之罪名者,以一罪論,並得加重其刑至2分之1。修正後刑法已將該規定刪除,原連續犯之多次犯行,已不得論以一罪,應依其次數論以數罪,並分論併罰。所得科處之最重刑度顯高於論以連續犯並加重其刑之刑度,自以修正前之規定有利於被告。5.綜上所述,刑法於被告行為後之95年7月1日修正施行之部分,經比較之結果,修正後刑法規定並無較有利於被告之情形,揆諸前開法律規定,自應適用該次修正前之刑法規定。6.另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部分,其於103年6月20日修正施行前之法定刑原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1,000元以下罰金」,罰金貨幣單位原為銀元,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規定,其貨幣單位改為新臺幣,折算後提高數額為30倍,是其罰金之上限為新臺幣3萬元。修正後之法定刑則變更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已提高罰金刑之上限,顯見103年6月20日修正施行後之規定,並未較有利於被告,自應適用該次修正前之規定。(二)偽造、變造護照、旅券、免許證、特許證及關於品行、能力服務或其他相類之證書、介紹書者,雖其本質上屬於公文書或私文書,然考量此類特種文書多屬為謀生或一時便利之用,其情節較一般偽造、變造公文書或私文書之情節輕微,故刑法第212條設有減輕之特別規定。又刑法第217條第1項、第218條第1項就偽造印文或公印文之行為設有獨立處罰之規定,且較刑法第212條之處罰為重,則於偽造刑法第212條之文書同時偽造印文、公印文者,即難僅論以第212條之罪,而置同法第217條第1項、第218條第1項處刑較重之罪於不問(司法院釋字第82號、最高法院79年度台上字第60號判決同此見解)。(三)查本案所偽造之三○公司、亞○公司、多○企業社、宜○企業社之在職證明、薪資袋或薪資表,其內容係個人確有在該公司或企業社任職並領有所示薪資之證明,其性質應屬關於能力服務相類之證書。其上所蓋印之三○公司、亞○公司、多○企業社、宜○企業社及各自負責人之印文,並非由有權制作之人所蓋印,自屬偽造之印文。是核被告石○月、蔡○正、黃○庭、林○政所為以及被告魏○鳳就犯罪事實(三)、(四)部分所為,均係犯刑法第217條第1項之偽造印文罪、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被告陳○泰、林○昌所為以及被告魏○鳳就犯罪事實(二)部分所為,均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5條之行使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罪、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其業務上登載不實之低度行為,為行使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之高度行為吸收,不另論罪。起訴書犯罪事實(三)、(六)(即本判決犯罪事實(一)、(三))提供不實之薪資袋或薪資表部分,揆諸前開說明,應屬行使偽造特種文書之行為,檢察官認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嫌,容有誤會。而被告所涉行使偽造特種文書部分,業已罹於追訴權時效(詳後述),自不得再變更檢察官之起訴法條予以論罪,附此敘明。被告石○月與不詳之成年人就犯罪事實(一)部分,被告魏○鳳、陳○泰、林○昌就犯罪事實(二)部分,被告魏○鳳、黃○庭、林○政及不詳之成年人就犯罪事實(三)部分以及被告魏○鳳、蔡○正及不詳之成年人就犯罪事實(四)部分,各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應論以共同正犯。另查被告魏○鳳於前開期間擔任新○想公司之房屋銷售人員,負責日○○域房屋建案之銷售,為提高業積而反覆為犯罪事實(三)、(四)之共同偽造印文以及犯罪事實(二)、(三)、(四)之共同詐欺取財犯行。其犯罪之時間密接,且係在同一任職期間、基於銷售日○○域建案之同一目的所為,堪認均係出於概括之犯意而構成連續犯,各以一罪論,並均依修正前刑法第56條規定加重其刑。又被告石○月、蔡○正、黃○庭、林○政所犯共同偽造印文及共同詐欺取財罪間,被告陳○泰、林○昌所犯共同行使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罪及共同詐欺取財罪間,均具有方法與結果之關係,均為牽連犯,應依修正前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斷。被告魏○鳳所犯共同連續詐欺取財罪、共同連續偽造印文罪及共同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間,亦具有方法與結果之關係,為牽連犯,應依修正前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共同連續詐欺取財罪處斷。(四)爰審酌被告石○月、陳○泰、蔡○正、黃○庭、林○政為求順利向銀行貸款,明知自己並未在上開公司及企業社任職,而被告魏○鳳及林○昌亦明知此情,仍提供不實之在職及薪資證明向土銀南崁分行申請貸款,致銀行錯誤評估其還款來源,除侵害證明文書在社會上流通之可信賴性,亦損及土銀南崁分行資金管理及呆帳風險控制,兼衡被告石○月、陳○泰、蔡○正、黃○庭、林○政、魏○鳳及林○昌犯後均坦承犯行,態度良好,並考量各自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貸款之金額、還款情形、所生損害、與銀行協商之結果暨其智識能力、家庭狀況及素行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又中華民國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業於96年7月4日公布,減刑之基準日為96年4月24日以前,又依該條例第16條規定,自96年7月16日施行。本案被告石○月、陳○泰、魏○鳳、林○昌、蔡○正、黃○庭、林○政所犯詐欺取財罪,犯罪行為均在96年4月24日以前,又無該條例所規定不得減刑之情形,均應依該條例第2條第1項第3款規定,減其宣告刑2分之1,而減刑如主文所示。再被告行為後,刑法第41條第1項業於94年2月2日修正,於95年7月1日施行。修正前原規定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銀元1元以上3元以下折算1日,再依修正前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2條前段規定,就其原定數額提高為100倍折算1日。是本件被告行為時之易科罰金折算標準,應以銀元100元以上、300元以下即新臺幣300元以上、900元以下折算為1日。刑法修正後,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則係以新臺幣1,000元、2,000元或3,000元折算1日,比較修正前後之易科罰金折算標準,以修正前之規定較有利於被告,故依修正前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及修正前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2條前段之規定,就各宣告刑與減得之刑,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五)按緩刑屬刑罰權執行之規範事項,與刑罰權之形成無涉,故犯罪在新法施行前,於新法施行後,就緩刑之宣告,應適用新法第74條之規定(最高法院95年第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被告蔡○正、黃○庭、林○政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念其3人因一時失慮致罹刑章,犯後坦承犯行,被告蔡○正業於100年8月26日清償貸款,被告黃○庭、林○政業於104年12月26日申請更生,現與土銀南崁分行協商中,且經土銀南崁分行同意給予緩刑,有土銀南崁分行函及本院公務電話紀錄附卷可憑。本院認被告蔡○正、黃○庭、林○政經此偵審程序,當知所警惕,信無再犯之虞,本院對其3人所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之規定,諭知緩刑2年。另被告魏○鳳及林○昌,亦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其2人因法治觀念薄弱而為本件犯行,然犯後坦承不諱,已見悔意,經此偵審程序並課處以一定之負擔,當能引為警惕,知悉行止之分際,信無再犯之虞,是本院認對其2人所宣告之刑,亦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4款規定,諭知緩刑2年,並各應於本判決確定後6月內向公庫支付如主文所示之金額,以資懲儆。(六)未扣案如附表所示之印文,並無證據顯示已經滅失,應依刑法第219條規定,不問屬於犯人與否,均於各該被告所宣告之罪刑項下沒收。四、不另為免訴諭知部分:(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石○月、魏○鳳、黃○庭、林○政、蔡○正如前開事實欄(一)、(三)、(四)所為,另犯刑法第216條、第212 條之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嫌等語。(二)按94年1月7日刑法修正施行前,其追訴權或行刑權時效已進行而未完成者,比較修正前後之條文,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規定,刑法施行法第8條之1定有明文。刑法第216條、第212 條之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其法定刑為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300元以下罰金。又修正前刑法第80條第1項第3款規定,所犯為1年以上、3年未滿有期徒刑之罪者,追訴權時效為5年;修正後則延長為10年,經比較結果,以修正前之規定較有利於被告,自應適用修正前之規定。而依修正前刑法第83條第1項規定,追訴權之時效,如依法律之規定,偵查、起訴或審判之程序不能開始或繼續時,停止其進行。(三)查被告石○月、魏○鳳、黃○庭、林○政、蔡○正如前開事實欄(一)、(三)、(四)所涉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嫌,其犯罪時間分別為94年10月17日、同年11月17日、同年12月30日,而檢察官於100年7月19日開始偵查時,追訴權已罹於5年之時效而消滅,自不得予以追訴處罰。惟此部分與前開構成犯罪之部分具有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免訴諭知。五、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第3項,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修正前刑法第28條、第56條、第55條、第339條第1項,刑法第216條、第215條、第217條第1項、第219條,95年7月1日修正施行前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4款,修正前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2條,現行法規所定貨幣單位折算新臺幣條例第2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中華民國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第2條第1項第3款、第7條、第9條,逕以簡易判決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六、如不服本判決,得於判決書送達之翌日起10日內,以書狀敘述理由,向本庭提出上訴。中華民國105年3 月 3日[/fusion_text]

2016-04-06|

【偽造文書案】當事人陳小姐獲緩刑判決

陳小姐任職國小輔導主任期間,因經費核銷問題遭提起公訴,經本所協助辯護,獲緩刑判決。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判決104年度訴字第488號公 訴 人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被   告 陳○香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劉哲睿律師被   告 周○萍      林○田上列被告因偽造文書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4年度偵字第2601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陳○香犯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又犯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拾月,緩刑伍年,並應於判決確定後陸月內向國庫繳納新臺幣拾萬元。周○萍幫助犯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罪,共貳罪,各處有期徒刑陸月。應執行有期徒刑拾月,緩刑貳年,並應於判決確定後陸月內向國庫繳納新臺幣貳萬元。林○田幫助犯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罪,共貳罪,各處有期徒刑陸月。應執行有期徒刑拾月,緩刑貳年,並應於判決確定後陸月內向國庫繳納新臺幣貳萬元。  事  實一、陳○香係桃園市蘆竹區大○國民小學(下稱大○國小)輔導主任,乃依法令服務於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人員;周○萍係設址桃園市○○區○○○街000號「炬○廣告事業有限公司」(下稱炬○公司)負責人,林○田係炬○公司業務人員。緣陳○香於民國100年間辦理「善用縣內大學資源打造知識城實施計畫」(下稱打造知識城計畫),因而需製作成果冊及活動成果光碟,乃編列採購成果冊30本,計新臺幣(下同)45,000元、活動成果光碟500片,計5,000 元,並委託炬○公司製作。嗣陳○香因未及時收齊資料交付炬○公司製作成果冊及活動成果光碟,為於年底會計年度結束之前核銷上開費用,竟於100年12月間某日要求炬○公司開立與上開金額相同而無實際銷貨情事之不實統一發票,經周○萍應允後,陳○香、周○萍及林○田即共同基於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填製不實會計憑證之犯意聯絡,周○萍及林○田另各自基於幫助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之犯意,明知炬○公司於100 年12月23日並未印製桃園縣100年度「善用縣內大學」光碟30片及資源書30本等物與大○國小,竟由林○田虛偽填製以大○國小為買受人之不實統一發票2張(發票日期:100年12月23日、發票號碼:XX00000000、不實品項「桃園縣100年度善用縣內大學光碟印製」30片、金額5,000元;發票日期:100年12月23日、發票號碼:XX00000000、不實品項「印製桃園縣100年度善用縣內大學資源書」30本、金額45,000元),並由周○萍將上開統一發票交付於陳○香核銷經費。而陳○香明知周○萍、林○田所交付上開發票並無實際銷貨情事,屬不實發票,竟基於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之犯意,先將上開不實統一發票2 紙均黏貼於大○國小黏貼憑證用紙上,再製作大○國小動支經費請示單,復在經辦單位欄加蓋「輔導室主任陳○香」戳章後,併交由不知情之資料組長歐○承及呈由不知情之事務組長徐○舜、總務主任林○利、會計室代理會計主任陳○秀、校長張○玉等人分別在上開動支經費請示單及黏貼憑證用紙用印完成審核而行使之,足生損害於大○國小上開人員於各筆費用核銷後對於憑證復核之正確性;嗣會計單位根據上開經核准之憑證用紙於101年1月5日支付50,000元與炬○公司,而炬○公司遲至102年4月間始交付成果冊與大○國小。二、陳○香於101年間復辦理上開打造知識城計畫,亦需製作成果冊及活動成果光碟,乃編列採購成果冊20本,計60,000元、活動成果光碟500片,計6,000元,再委託炬○公司製作。嗣陳○香復未及時收齊資料交付炬○公司製作成果冊及活動成果光碟,為於年底會計年度結束之前核銷上開費用,又於101年12月間某日要求炬○公司開立與上開金額相同而無實際銷貨情事之不實統一發票,經周○萍應允後,陳○香、周○萍及林○田即共同基於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填製不實會計憑證之犯意聯絡,周○萍及林○田另各自基於幫助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之犯意,明知炬○公司於101年12月27日並未印製打造知識城成果冊20本及光碟500片等物與大○國小,竟由林○田於101年12月24日某時虛偽填製以大○國小為買受人之不實統一發票1張(發票日期:101年12月27日、發票號碼:GT00000000、不實品項「打造知識城成果冊20本、光碟500片、金額66,000元),並由周○萍將上開統一發票交付於陳○香核銷經費。而陳○香明知周○萍、林○田所交付上開發票並無實際銷貨情事,屬不實發票,竟基於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及盜用印章之犯意,於101 年12月24日將上開不實統一發票黏貼於大○國小黏貼憑證用紙上,再製作大○國小動支經費請示單,於經辦單位欄加蓋「輔導室主任陳○香」戳章,復在大○國小辦公室擅自取用「資訊組長歐○承」之職章盜蓋於上開動支經費請示單「申請單位組長」欄位及黏貼憑證用紙上之「驗收證明」欄位,併呈由不知情之事務組長徐○舜、總務主任林○利、會計室會計主任王○漢、校長麥○輝等人分別在上開動支經費請示單及黏貼憑證用紙用印完成審核而行使之,足生損害於歐宇承及大○國小上開人員於各筆費用核銷後對於憑證復核之正確性。嗣炬○公司遲至102年4月間始交付成果冊,大○國小會計單位根據上開經核准之憑證用紙於102年5月30日支付66,000元與炬○公司。三、案經法務部廉政署移送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理  由壹、程序部分: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之4等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對詰問予以核實,原則上先予排除。惟若當事人已放棄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中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或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未聲明異議,基於尊重當事人對傳聞證據之處分權,及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理念,且強化言詞辯論主義,使訴訟程序得以順暢進行,上開傳聞證據亦均具有證據能力。查本件下列所引用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因公訴人、被告及辯護人均表示不爭執其證據能力,復本院認其作成之情形並無不當情形,經審酌後認為適當,故前開審判外之陳述得為證據。二、另本院以下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均與本件事實具有自然關聯性,且核屬書證、物證性質,又查無事證足認有違背法定程序或經偽造、變造所取得等證據排除之情事,復經本院依刑事訴訟法第164 條、第165 條踐行物證、書證之調查程序,況公訴人及被告、辯護人對此部分之證據能力亦均不爭執,是堪認均有證據能力。貳、實體部分:一、上揭犯罪事實,業據被告陳○香、周○萍及林○田於本院審理時自白不諱,核與證人歐○承、王○漢於廉政署、偵查中之供述、證人陳○秀於廉政署之證述相符,並有桃園縣100年度善用縣內大學資源打造知識城實施計畫工作經費概算表、桃園縣大○國民小學動支經費請示單、黏貼憑證用紙暨檢附炬○公司統一發票3 紙、支出傳票受款人清單、付款憑單受款人清單及營業人開立銷售憑證時限表等件在卷足憑,被告3 人上開任意性自白核與事證相符而足採信。二、被告陳○香之辯護人雖辯以卷附動支經費請示單及黏貼憑證用紙自客觀形式觀之,應係被告陳○香以承辦人身份為請款人,大○國小相關主計單位為機關審核人員,該動支經費請示單及黏貼憑證用紙性質上僅屬於私文書,是被告陳○香應構成刑法第214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云云。惟按刑法第213條所規定之「公文書」係指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文書(刑法第10條第3項參照)。公文書之名義人為公務機關或公務員,其製作權限係依法令、內部規章或慣例;其內容係公法上關係或私法上關係;其歸屬係屬於公務機關或公務員所有或保管,均非所問。私文書經公務員認證其無誤,蓋用公印或由公務員簽章證明者,應即以公文書論。又如將私文書編訂於公文書之案卷內,則亦成為公文書。前者如法院公證人認證之私文書,後者如法院卷宗內之當事人書狀,苟有偽造變造之行為,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即應成立刑法第213條之罪。又公文書與私文書相黏連,如仍能分割為公、私文書者,則仍屬各別之公、私文書,其有偽造變造之行為,應分別以偽造變造公、私文書論罪。亦即公文書與私文相黏連或制作於同一用紙,仍不失為公、私文書,除公務員在契據用紙內,以文字符號表示其意識之部分為公文書外,該契據之本身,究不因此而變成公文書,如僅契據本身為他人所偽造,不能以偽造公文書論(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464號、27年上字第2801號判例意旨參照)。查炬○公司分別於100年12月23日及101年12月27日開立之統一發票共3紙,乃係被告陳○香用以申報費用,並黏貼於大○國小黏貼憑證用紙之公文書上,是以,被告陳○香所黏貼之前開統一發票共3紙本身固屬私文書,然被告陳○香既以負責申報核銷上開費用之主辦業務人,其將前開本屬私文書之統一發票黏貼在大○國小黏貼憑證用紙上,並在上開憑證用紙用途說明欄位上分別註明「辦理100年度打造知識城活動成果集製作」、「辦理打造知識城成果集印製及光碟壓製」後,經被告陳○香蓋章,揆諸前開說明,被告陳○香既本於法定職權以文字表彰該等統一發票支出之目的,整體觀之,自均屬職務上所製作之文書,而為公文書無訛,是辯護人上開所辯,尚無足採。三、綜上,本案事證明確,被告3人犯行洵堪認定,應依法論科。四、論罪科刑:(一)按會計憑證分為原始憑證(出貨單、統一發票、收據等)與記帳憑證(收入、支出及轉帳傳票),原始憑證乃證明會計事項之經過,而為造具記帳憑證所根據之憑證;記帳憑證則係證明處理會計事項人員之責任,而為記帳所依據之憑證(95年度台上字第2014號判決要旨可參)。又會計憑證,依其記載之內容及其製作之目的,亦屬文書之一種,凡商業負責人、主辦及經辦會計人員或依法受託代他人處理會計事務之人員,以明知為不實事項而填製會計憑證或記入帳冊者,即該當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罪,本罪乃刑法第215條業務上文書登載不實罪之特別規定,自應優先適用。良以商業會計法第33條明定:「非根據真實事項,不得造具任何會計憑證,並不得在帳簿表冊作任何記錄。」倘明知尚未發生之事項,不實填製會計憑證或記入帳冊,即符合本法第71條第1款之犯罪構成要件,立法認上開行為當然足生損害於他人或公眾,不待就具體個案審認其損害之有無,故毋庸明文規定,否則不足達成促使商業會計制度步入正軌,商業財務公開,以取信於大眾,促進企業資本形成之立法目的,反足以阻滯商業及社會經濟之發展(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3677號判例、100年度台上字第2970號判決意旨參照)。次按,95年5月24日修正公布之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填製不實會計憑證罪,犯罪主體必須為商業負責人、主辦及經辦會計人員或依法受託代他人處理會計事物之人員,自屬因身分或特定關係始能成立之犯罪。按商業會計法第4條規定「本法所定商業負責人之範圍,依公司法、商業登記法及其他法律有關之規定。」,而公司法第8條規定之公司負責人並不包含所謂「實際負責人」在內(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第2044號判決意旨參照)。(二)是核被告陳○香如事實欄一所為,係犯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 款之填製不實罪及刑法第216條、第213條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罪;如事實欄二所為,係犯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填製不實罪、刑法第216條、第213條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罪及同法第217條第2項之盜用印章罪。被告周○萍及林○田所為,則均係犯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填製不實罪(共2罪)及刑法第30條第1項、同法第216條、第213之幫助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罪(共2罪)。又被告陳○香於公文書上登載不實後持以行使,不實登載公文書之低度行為為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次按教唆犯係指僅有教唆行為者而言,如於實施犯罪行為之際,當場有所指揮,且就其犯罪實施之方法,以及實施之順序,有所計劃,以促成犯罪之實現者,則其擔任計劃行為之人,與加工於犯罪之實施初無異致,應認為共同正犯,而不能以教唆犯論(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473 號判例意旨參照)。本件被告陳○香指示被告周○萍及林○田開立不實之炬○公司統一發票供其核銷款項,顯係就渠等填製不實會計憑證之犯行有所計畫及指揮,而促成犯罪之實現,是被告陳○香與被告周○萍及林○田間,就上開填製不實會計憑證犯行顯已成立共同正犯無疑,公訴人認被告陳○香係犯刑法第29條第1項、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教唆填製不實會計憑證罪,尚有未恰,爰變更檢察官起訴之法條(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574號判例意旨參照)。被告3人就違反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填製不實罪部分,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至被告周○萍及林○田就幫助行使公務員明知不實登載公文書罪部分,雖均不具公務員之身分,惟被告陳○香具有公務員身分,業經認定如前,依刑法第31條第1項之規定,仍應論以幫助犯。再被告陳○香及林○田雖均非商業會計法規定之商業負責人、主辦及經辦會計人員或依法受託代他人處理會計事務之人員,其與炬○公司之負責人即共同被告周○萍開立不實統一發票部分,依刑法第31條第1項之規定,亦應論以共同正犯。再按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其存在之目的,在於避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則自然意義之數行為,得否評價為法律概念之一行為,應就客觀構成要件行為之重合情形、主觀意思活動之內容、所侵害之法益與行為間之關連性等要素,視個案情節依社會通念加以判斷。如具有行為局部之同一性,或其行為著手實行階段可認為同一者,得認與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要件相侔,而依想像競合犯論擬(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449號判決參照)。被告陳○香如事實一所示填製不實會計憑證及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之行為,及如事實欄二所示填製不實會計憑證、盜用印章及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之行為,各行為固有先後之別,惟均為遂行其不實核銷款項之同一目的,其等犯罪目的單一,是自其主觀之意思及所為之客觀事實觀察,依社會通念,其如事實一所示填製不實會計憑證及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犯行間,及如事實欄二所示填製不實會計憑證、盜用印章及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犯行間,應各具有行為局部之同一性,法律評價應認屬一行為同時觸犯數罪名較為適當,是被告陳○香如事實一所犯填製不實會計憑證及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2 罪間,及如事實欄二所犯填製不實會計憑證、盜用印章及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3 罪間,各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論以想像競合犯,各從一重之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罪論處;被告周○萍及林○田如事實一、二所示填製不實會計憑證及幫助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犯行間,亦係以一行為同時觸犯數罪名,均應論以想像競合犯,各從一重之幫助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罪論處。被告陳○香所犯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2罪,及被告周○萍及林○田所犯幫助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2罪,其時間相隔約1年,顯係各別起意,均應分論併罰。被告周○萍及林○田係基於幫助之犯意而為非屬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之構成要件行為,為幫助犯,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各按正犯之刑減輕之。末按刑法第216條、第213條之罪,係因身分而成立,與同法第134條但書所謂因公務有關之身分已特別規定其刑之情形相當,故被告陳○香上開所犯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罪,不得再依刑法第134條前段規定加重其刑,附此敘明(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2437號判例意旨參照)。(三)爰審酌被告陳○香身為公務員,本應恪遵法令,竟僅為於會計年度結束前核銷所承辦業務之費用,為求方便行事,即指示炬○公司開立不實之統一發票供其核銷費用;被告周○萍及林○田明知並無實際出貨於大○國小,卻仍配合開立不實統一發票,影響稅稽機關查核稅捐之正確性,所為均應予非難;惟念及被告陳○香僅係為核銷所辦理業務之費用,其實際上並未獲取任何利益;被告周○萍及林○田係囿於與大○國小之長年交易往來而予以配合,暨被告3人均坦承犯行,犯罪後態度良好,另考量被告3人之智識程度、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暨定其等應執行之刑,以示懲儆。又刑法第50條固業經修正而於102年1月23日公布,於同年月25日施行,然查被告3人上開犯行經量處之刑,並無該條第1項但書所定不得併合處罰之情形,而純屬有關刑法第50條第1項前段之適用,自無庸為新舊法之比較,併此敘明。(四)又被告陳○香、周○萍及林○田均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素行良好,有台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憑,本院認被告陳○香係因未及時於會計年度結束前核銷費用,方指示被告周○萍及林○田開立不實發票,其後炬○公司確有實際出貨之事實,且其未獲有任何利益,顯係一時貪圖便宜行事而為,惡性尚非重大;被告周○萍及林○田則係為維繫其商業利益而配合開立不實統一發票,亦有可原之處,犯後始終坦承犯行,是本院認被告3人經此偵審程序及刑之宣告等教訓後,當知依法行政、謹慎自律,信無再犯之虞,認被告3人所受刑之宣告,以暫不執行為宜,併分別宣告如主文所示之緩刑期間,以啟自新。再衡以被告3人上揭所為損害公文書內容及交易往來之正確性,為促使其日後得以知曉尊重法治之觀念,本院認除上揭緩刑宣告外,另有賦予被告3人一定負擔之必要,爰審酌被告3人就本案犯行所扮演角色之輕重,依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命被告3人於判決確定後6月內向公庫捐款如主文所示之金額,除填補其等犯行對法秩序造成之破壞,並發揮附條件緩刑制度之立意及避免短期自由刑執行所肇致之弊端,期符合本案緩刑目的,以昭炯戒。另被告3 人若不履行前開負擔,且情節重大足認原宣告之緩刑難收其預期效果,而有執行刑罰之必要者,依刑法75條之1第1項第4款之規定,其緩刑之宣告仍得由檢察官向本院聲請撤銷,併此指明。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刑法第28條、第30條、第31條第1項、第216條、213條、第217條第2項、第51條第5款、第41條第1項前段、第74條第1項、第2項第4款,刑法施刑法第1條之1,判決如主文。中華民國105年2月25日

2016-03-08|

【毒品案】當事人蔡先生二審獲改判

蔡先生購買毒品自行食用為警查獲,一審法院判決認定構成販賣毒品罪,經委由本所辯護,釐清並非未牟利而持有毒品,二審獲改以持有毒品論處。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104年度上訴字第2656號上 訴 人即 被 告 蔡○炫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劉哲睿律師上列上訴人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不服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03 年度訴字第486號,中華民國104年9月10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103年度偵字第5499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原判決撤銷。蔡○炫持有第三級毒品純質淨重二十公克以上者,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扣案附表一所示之愷他命(驗餘淨重貳佰壹拾柒點壹捌公克)及包裝夾鏈袋共拾捌個,均沒收。  事  實一、蔡○炫知悉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之愷他命,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所列管,非經許可不得持有,詎其於民國103年農曆過年後之2月上旬某日,在桃園市桃園區南平路之汽車旅館內,以新臺幣(下同)4 萬元,向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之成年人購買含附表一編號1、2所示之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之愷他命(純質淨重為約212.91公克,驗餘淨重為217.18公克),及其他宣稱施用後可助興之物品【附表二編號3所示之含有第三級毒品4-甲基甲基卡西酮成分之白色粉末(純質淨重約2.1公克,驗餘淨重為1.86公克),及如附表二編號1 所示之含有愷他命及第三級毒品硝甲西泮成分之圓錠(愷他命純度未達1%,無法估算純質淨重,硝甲西泮純質淨重約0.05公克)、附表二編號2 所示之含有4-甲基甲基卡西酮成份之飲料包(純質淨重為2.11公克),此部分無持有意圖,尚不成立犯罪】,並置於桃園市○○區○○路000號6樓2室租屋處內而持有之。嗣員警接獲線報,於103年2月19日晚間10時許,前往查緝,經蔡○炫同意入內搜索,在茶几上發現附表一編號2之16小包愷他命、附表二編號3所示之白色粉末(4-甲基甲基卡西酮)及附表三編號1現金2萬900元之盒子,及在電視櫃、大衣櫃內分別發現附表一編號1所示大包裝之愷他命各1包,在電腦桌抽屜內所發現之附表二編號1、2所示之毒品,及與本案無關之附表三所示之物,一併扣案而查獲。二、案經桃園市政府警察局桃園分局移送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偵查起訴。  理  由壹、證據能力:一、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雖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外,不得作為證據。惟同法第159條之5 明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 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又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卻表示「沒有意見」,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應視為已有將該等傳聞證據採為證據之同意(最高法院93年度臺上字第3533號、94年度臺上字第2976號判決意旨參照)。經查,檢察官、上訴人即被告蔡○炫及辯護人,對於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均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本院卷第39至40頁),本院審酌上開各該傳聞證據均非非法取得之證據,並無證據力明顯過低之情形,均有證據能力。二、本件搜索、扣押筆錄及自願受搜索同意書,記載搜索之處所為桃園市○○區○○○路000號5樓」(偵卷第33、36頁),但蔡○炫於警詢及原審指稱:員警係至其桃園市○○區○○○路000號6樓2室」之租屋處執行搜索等語(偵卷第8頁反面,原審卷第66頁反面)。經查,證人即承辦員警陳志坤於原審審理時證述:經蔡○炫同意進入桃園市○○區○○路000號6樓2室搜索,該處係整棟建築之頂樓加蓋,並無門牌,依照偵查之習慣,搜索之處所本應記載為5樓加蓋,但本件卻漏記了加蓋字樣,當日只有針對蔡○炫居住之桃園市○○區○○路000號6樓2室搜索等語(原審第90頁正反面),且蔡○炫亦供承:6樓頂樓加蓋都規劃成套房,由6樓頂樓加蓋處的門口,走公用樓梯到1樓,141號5樓與頂樓加蓋的6樓內部,沒有設置相通的樓梯,要走公共樓梯才能到6樓頂樓加蓋處,伊只有使用6樓頂樓加蓋裡的其中1間套房,伊是承租141號6樓2室的套房等語(原審卷第66頁,本院卷第55頁)。又參之桃園市○○區○○路○000號與143號係同一棟5層樓之公寓建築,共用1個對外樓梯,而頂樓加蓋為6樓,但未劃設門牌一情(僅1樓至5樓設有門牌),有陳志坤提出之現場照片在卷可稽(原審卷第77至79頁)。堪認蔡○炫同意搜索及警察實施搜索地點,均為桃園市○○區○○路000號6樓2室。上開搜索扣押筆錄及自願受搜索同意書雖誤載搜索地點為桃園市○○區○○○路000號5樓」,漏未加註「加蓋」字樣,要屬登載疏漏,不影響本件搜索、扣押之合法性,併予敘明。貳、認定犯罪所憑之證據及理由:一、蔡○炫坦承於上開時、地,為供己施用而向不詳姓名年籍之成年人以4萬元價格,購買包含上開扣案之附表一編號1、2之愷他命而持有之犯行(偵卷第9至10、114、116頁,原審卷第21頁反面至22、95頁,本院卷第38頁反面),與陳志坤證稱:經蔡○炫同意搜索,在屋內電腦桌扣得疑似搖頭丸之圓錠8 顆、咖啡奶茶包5包、愷他命1大包,在茶几上扣得愷他命20包、2萬900元,在大衣櫃扣得愷他命1大包,而在電腦桌之愷他命應該是在電視櫃裡扣到的,為了怕漏掉,把電視櫃抽屜裡的愷他命放到電腦桌上與搖頭丸、咖啡奶茶包一起拍照等語相合(原審卷第88頁反面至89頁),並有現場平面圖、搜索扣押筆錄、桃園縣政府警察局桃園分局扣押物品目錄表、自願受搜索同意書、查獲現場與扣押物品照片在卷可稽(原審卷第76頁,偵卷第33、34、36、37至52頁)。而扣案如附表一所示之愷他命,經送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以拉曼光譜法、氣相層析/質譜分析法、核磁共振分析法檢驗結果,認驗前總毛重為224.08公克(包裝塑膠袋總重約6.82公克),取樣0.08公克鑑定用罄,檢出愷他命成分,純度約98%,推估驗前純質淨重為212.91公克,驗餘淨重為217.18公克(224.08-6.82-0.08=217.18),有該局103年4 月9 日刑鑑定第0000000000號鑑定書1 件在卷可考(偵卷第128頁)。足認蔡○炫前揭自白,與事實相符,堪可採信。蔡○炫持有第三級毒品愷他命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之犯行,洵堪認定,應依法論科。二、蔡○炫持有附表一所示之愷他命,不具販賣牟利之意圖:(一)於行為人持有毒品並未賣出即遭查獲之情形,其持有之毒品,是否基於販賣營利之意思而販入,攸關應否成立販賣毒品、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甚或單純持有毒品罪責之判斷,事實審法院對於此項主觀意圖之有無,自應以積極之證據證明,並於事實欄內詳為記載,然後於理由內說明其憑以認定之證據,始為適法。基此,持有毒品之原因非僅一端,或基於販賣營利之目的販入毒品而持有、或基於非營利之目的而取得毒品並持有,如無確切證據,自不得僅憑持有毒品之數量多寡,或有查獲相關工具等情狀,即推定為行為人係基於營利目的而販入毒品之主要論據(最高法院98年度臺上字第4875號判決意旨參照)。(二)經查,警察於103年2月19日經蔡○炫同意後,搜索桃園市○○區○○路000號6樓2室,扣得蔡○炫所有之附表一所示愷他命2 大包及16小包,及附表三編號1至5所示之物,有前揭扣案證物及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查獲現場及扣案證物照片在卷可考(偵卷第33、34、37至52頁),而陳志坤於原審審理時證稱:在蔡○炫住處茶几上扣得愷他命20包(附表一編號2之愷他命16小包、附表二編號3之4-甲基甲基卡西酮4小包),與現金2萬900元係置於同一盒子裡而放在桌上,此2萬900元現金都是在盒子裡扣得,沒有扣押蔡○炫身上的現金等語(原審卷第89頁正反面)。且蔡○炫亦供認扣案附表一、附表三編號1至5所示之物均為伊所有(偵卷第9至10、114、116頁,原審卷第21頁反面至22、95頁),足認蔡○炫持有扣案附表一、附表三編號1至5所示之物。(三)惟蔡○炫辯稱:上開扣案之2大包與16小包之愷他命是伊在汽車旅館請傳播小姐打電話央人送來,伊本來就有施用愷他命,在家裡用味道會很重,有時喝完酒會去汽車旅館用,故購入扣案愷他命係為供己施用,未曾向他人兜售,伊持有上開愷他命期間內,亦未販賣或想過要販賣給他人,這次買的愷他命都沒有使用到,因為之前買的還有剩餘,伊1次買多會比較便宜;又伊買毒品怕被騙,且出門都會帶1小包愷他命,要先分裝好,所以會準備扣案之電子磅秤;扣案之2萬900元現金,是因伊平日沒有使用錢包的習慣,都放在盒子裡;扣案之分裝袋(夾鍊袋)是伊所有,但還沒有使用,之前伊買1大包愷他命,出門前為了準備在外面施用,還要分裝,所以才準備空的分裝袋;扣案之K盤與刮卡是伊所有,施用愷他命使用;扣案之K煙1支,是伊所有,尚未施用等語(偵卷第114至115頁,原審卷第21頁反面至22頁)。復於本院審理時辯稱:伊交到壞朋友,那時常與友人至汽車旅館玩,1個月去5至6次,當下會施用愷他命,有時在家裡也會用,那時伊月入2至3萬元,1次買毒品會比較便宜,才會買那麼多,伊用自己賺的和向家裡拿的錢去買愷他命等語(本院卷第55頁)。1、毒品交易之動機、標的、數量等,因人而異,未可一概而論,施用毒品者為供己施用,而以較優惠價格,1次大量購入毒品,非無可能,是購入毒品數量之多寡,與是否有販賣毒品營利之意圖,未可等同視之。查蔡○炫為警採尿送由台灣檢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EIA 酵素免疫分析法初步檢驗及GC/MS氣相層析質譜儀法檢驗結果,確呈愷他命類陽性反應,有該公司濫用藥物檢驗報告及桃園縣政府警察局桃園分局103 年4 月23日桃警分刑字第0000000000號函各1紙在卷可憑(偵卷第123、122頁)。堪認蔡○炫有施用愷他命之行為,其辯稱扣案之附表一所示之愷他命,係為供己施用一節,並非無據。2、警察搜索時同在蔡○炫上開租處而遭查獲之康軒、莊智宇、林常宇、徐瑞煌等人,經採尿送驗,均呈愷他命陽性反應,有上開桃園縣政府警察局桃園分局103年4月23日桃警分刑字第0000000000號函1 件及台灣檢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濫用藥物檢驗報告4紙在卷足稽(偵卷第122、124至127頁)。又康軒、莊智宇、林常宇、徐瑞煌所施用之愷他命,均非自蔡○炫出售而來,此據康軒、莊智宇、林常宇、徐瑞煌證述在卷(偵卷第14頁反面、19頁反面、24、29、110、101至102、106至107、113頁)。且無其他人指稱向蔡○炫購買愷他命、或有聯絡販賣愷他命之事證、或曾販賣愷他命與其他人,或有何販賣計畫、或有俟機販賣愷他命之積極事證,自難以蔡○炫持有附表一所示愷他命,即謂其有販賣之意圖。3、扣案之電子磅秤、分裝袋固可供分裝愷他命使用,然參之蔡○炫所供:有時會至汽車旅館施用愷他命,且本件扣案附表一所示愷他命係於汽車旅館請傳播小姐代為聯繫購買一情,顯見蔡○炫時有攜帶愷他命外出施用之行為,則其備以電子磅秤、夾鍊袋分裝少量愷他命,便於外出攜帶施用,並未悖乎事理。而蔡○炫將現金2萬900元與附表一編號2之16小包愷他命、附表二編號3之4包4-甲基甲基卡西酮一併裝入盒裡,再將盒子置於茶几上一節,且參之警察查獲之際,蔡○炫家中尚有康軒、莊智宇、林常宇、徐瑞煌前來逗留,蔡○炫亦未將現金妥善收納於抽屜內,堪認蔡○炫並非謹慎處理金錢之人。復觀諸蔡○炫自承:在過年前曾有月入3萬多元工作,扣案之愷他命等物,係在過年時即事發前1週買的,當時雖然沒有工作,但愛玩所以花4 萬元買上開愷他命等語(原審卷第95頁反面、96頁),且警察搜索時尚扣得盒內之現金2萬900元,本件復無蔡○炫有何已販出愷他命獲取價金之事證,堪認蔡○炫為警查獲時,尚有資力,難謂蔡○炫以4 萬元購買包含附表一所示之愷他命,或其持有重約200餘公克之愷他命即謂其有販賣之意圖。(四)參合上情,蔡○炫所辯係為供己施用而購買附表一所示愷他命,並無販賣牟利之意圖等語,應屬可採。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證明其有販賣之意圖,自無從認定蔡○炫持有附表一所示愷他命,即具有販賣牟利之意圖。、論罪科刑及撤銷改判之理由:一、論罪科刑部分:(一)按愷他命係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3款列管之第三級毒品,蔡○炫持有附表一所示愷他命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核其所為,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1條第5項之持有第三級毒品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之罪。(二)檢察官起訴雖認蔡○炫所為,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5條第3項之意圖販賣而持有第三級毒品罪。惟本院認定蔡○炫不具有販賣之意圖(參見貳、二所載),而係犯同條例第11條第5項之持有第三級毒品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之犯行,兩者雖係以行為人主觀上犯意而為認定之依據,然其等犯罪構成要件,同條例分別規定於第5條第3 項與第11條第5項,應為獨立不同之犯罪構成要件,而非屬高低度行為或事實擴張、減縮,其基本社會事實同一,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0 條變更起訴法條。二、撤銷改判部分:(一)原審因予論罪科刑,固非無見,惟查:(1)蔡○炫持有附表一所示愷他命之行為,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1條第5款持有第三級毒品愷他命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之罪,原審誤認蔡○炫有販賣第三級毒品之意圖,論以為同條例第5條第3項之意圖販賣而持有第三級毒品罪,即有未合;(2)蔡○炫持有附表二編號3所示白色粉末4小包,雖含有第三級毒品4-甲基甲基卡西酮成份,惟此部分為白色粉末,與愷他命為白色結晶物不同,且據蔡○炫之供述,售毒之人僅稱此為可供施用助興之物,不明其成分,且無販賣牟利之意圖(詳肆、三所載),無從就此部分以意圖販賣而持有第三級毒品論處,原審認此屬等價客體錯誤,論以意圖販賣而持有第三級毒品罪,自有未當。蔡○炫不服,提起上訴略以:伊係供己施用而購入附表一、二所示之毒品,且本件無客觀跡證可證明有販賣之意圖,無從認定伊有意圖販賣而持有第三級毒品之事實等語,經核尚無不合,為有理由。原判決既有上開可議之處,自應由本院予以撤銷改判。(二)爰審酌蔡○炫因沾染施用愷他命惡習,不能衡度資力自我節制毒癮,竟貪圖便宜購買大量毒品供己施用,且持有愷他命數量非少,及犯後坦承犯行,再兼衡其現於聯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作,有該公司在職證明書附卷可考(本院卷第58頁),及家庭中尚有父母、姐姐,其智識程度及犯罪動機、目的、手段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1年2月,以示懲儆。(三)扣案附表一所示之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之愷他命,屬違禁物,除因鑑定用罊部分,應依刑法第38條第1項第1款規定沒收之。而上開愷他命之外包裝夾鍊袋,難與上開愷他命析離,併同沒收之。而扣案附表二所示之分別含有愷他命、硝甲西泮、4-甲基甲基卡西酮等成份之圓錠、咖啡奶茶包、白色粉末等物,及附表三編號1至5所示之物,雖屬蔡○炫所有,然與其所犯本件罪行無涉(蔡○炫持有上開含有愷他命、硝甲西泮、4-甲基甲基卡西酮等成份之圓錠、咖啡奶茶包、白色粉末部分,因不成立犯罪,故與本件犯行無涉,參下列肆、三所載);至附表三編號6 至11所示之物,分屬康軒、莊智宇、林常宇所有之物,此經康軒、莊智宇、林常宇供述在卷(偵卷第13頁反面、19、24、102、106、110頁),且有扣押物品目錄表在卷可佐(偵卷第34頁),非屬蔡○炫所有之物,均無從沒收。肆、不另為無罪之諭知:一、公訴意旨略以:蔡○炫明知愷他命、硝甲西泮、4-甲基甲基卡酮係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3款明定之第三級毒品,不得販賣,竟基於意圖販賣毒品之犯意,於103 年2月19日前某日,在不詳地點,以4 萬元向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男子購買含有愷他命、硝甲西泮之附表二編號1之第三級毒品8顆(毛重5.53公克)、附表二編號3之第三級毒品愷他命(經鑑定後認係4-甲基甲基卡西酮,非愷他命)4小包、附表二編號2 之摻有愷他命之咖啡牛奶5包(經鑑定認係4-甲基甲基卡西酮,非愷他命,毛重計111.73公克),販入後俟機販賣予不特定人而牟利而持有上開第三級毒品,因認蔡○炫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5條第3款意圖販賣而持有第三級毒品罪嫌。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又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係指足以認定被告確有犯罪行為之積極證據而言,苟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亦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參看最高法院29年度上字第3105號、40年度臺上字第86號、56年度臺上字第807 號判例參照)。又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被告否認犯罪事實所持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非有積極證據足以證明其犯罪行為,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故檢察官基於追訴者之地位,應依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就被告犯罪事實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之證明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三、蔡○炫就附表二所示之圓錠、咖啡奶茶包及白色粉末,非意圖販賣而持有:(一)扣案附表二編號1、2所示之圓錠與咖啡奶茶包,經送交通部民用航空局航空醫務中心以氣相層析質譜儀(GC/MS)法鑑定結果,認橘色橢圓形錠劑8顆,淨重5.1810公克,取樣0.0673公克鑑定用罄,檢出愷他命、硝甲西泮成分;內含咖啡色粉末之立頓香濃原味奶茶包5 袋,實稱毛重110.6000公克(含4 袋4 標籤),淨重104.9200公克,取樣0.0175公克,餘重104.9025公克,檢出4-甲基甲基卡西酮成份,有該中心103年3月6日航藥鑑字第0000000號毒品鑑定書1 紙附卷可考(偵卷第147頁)。嗣經原審送請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以氣相層析/質譜分析法、核磁共振分析法檢驗結果,認上開橘色橢圓形藥錠,總淨重5.15公克,取0.65公克鑑定用罄,總餘4.50公克,檢出微量第三級毒品愷他命及硝甲西泮(硝甲氮平)等成分,硝甲西泮純度約1%,驗前總純質淨重約0.05公克;上開奶茶包,驗前總毛重112.79公克(外包裝總重約7.05公克),驗前總淨重約105.74公克,取0.72公克鑑定用罄,檢出第三級毒品4-甲基甲基卡西酮成分,純度約2%,推估驗前總純質淨重約2.11公克,此有有該局103 年12月30日刑鑑字第0000000000號、103年12月12日刑鑑字第0000000000號鑑定書各1 件可佐(原審卷第48、46頁)。顯見附表二所示之物,分別檢出第三級毒品愷他命、硝甲西泮、4-甲基甲基卡西酮之成分,首堪認定。(二)然蔡○炫於原審供稱:伊在汽車旅館請傳播小姐找人送愷他命過來,送毒品的人來之後,推薦伊買附表二所示之物,表示吃了以後會開心,附表二編號2的奶茶包,吃了會抖腳,於是伊一起買,打算去汽車旅館玩的時候可以用,共花了4萬元左右等語(原審卷第21頁反面至22頁)。而參之附表一之愷他命,與附表二編號1至3所示之圓錠、咖啡奶茶包、白色粉末,已據販賣者表示施用後有不同效果,且均與扣案附表一之愷他命為白色結晶物之外觀有顯著不同,可見蔡○炫於持有之初,即認知附表一所示之愷他命與附表二所示之圓錠、咖啡奶茶包及白色粉末等,分係不同種類之物。雖附表二所示之圓錠、咖啡奶茶包及白色粉末,分別經檢出含有第三級毒品愷他命、硝甲西泮、4-甲基甲基卡西酮成份,惟一般人均無從自該圓錠、咖啡奶茶包及白色粉末之外觀得知其內含成份,自難期蔡○炫知悉扣案附表二所示之物含有第三級毒品而持有之。蔡○炫就附表二所示之圓錠、咖啡奶茶包、白色粉末部分,應無持有第三級毒品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之犯意,應可認定。(三)再以附表二所示之毒品,不過8顆圓錠、5包咖啡奶茶包及4小包白色粉末,數量非多,且蔡○炫已陳明係供己施用,復無證據證明其有對外販賣之計劃或行為,實難認蔡○炫對此部分毒品,亦有加以販賣之意圖,其此部分犯行,尚屬不能證明。惟此部分與上開持有第三級毒品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部分,有一罪關係,爰就此不另為無罪之諭知。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1條第5項,刑法第11條、第38條第1項第1款,判決如主文。中華民國104年12月22日

2016-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