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 has created 71 blog entries.

(本所協助陳先生貪污案件獲得無罪判決)

上列被告因貪污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6年度軍偵字第57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陳銘偉無罪。 理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陳銘偉前於民國105年間擔任陸軍第六團三三化學兵群煙幕營煙一連(下稱一連)上尉連長,為依法令服務於國家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人員。詎其明知該連官兵之個人工作獎金為其職務上應發給之款項,竟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以附表所示之理由,要求附表所示之人於領據簽名,卻未發放如附表所示之個人工作奬金,逕將該獎金用於補貼個人所有車牌號碼5593-A6號自用小客車加油使用,而將該獎金侵占入己。因認被告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6第1項第3款之侵占職務上持有非公用財物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次按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又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及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要旨可資參照)。據此,刑事訴訟上證明之資料,無論為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均須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為真實之程度,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若關於被告是否犯罪之證明未能達此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要旨可資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3款之侵占職務上持有非公用財物罪嫌,無非係以被告之供述、證人即煙一連輔導長胡少瑋、證人即煙一連排長蔡政協、伍道修於桃園憲兵隊及偵查中之證述、證人即陸軍第六軍團三三化學兵群監察官田國良於偵訊時之證述、煙一連105年2月16日個人工作獎金核銷簽呈及該連同日陸六烽明字第1050000004號令、煙一連同年4月核銷簽呈及同年月21日陸六烽明字第1050000009號令、國軍國內出差旅費報支規定、陸軍第六軍團三三化學兵群107年1月18日陸六烽天字第1070000142號函、同年月23日陸六烽天字第1070000158號函等,為其主要論據。 四、訊據被告固不否認前於105年間,擔任煙一連上尉連長時,曾以個人前揭車輛提供公務使用而須補貼油錢為由,要求附表所示之軍官以個人工作獎金補貼等事實;惟堅決否認有何侵占所示之軍官以個人工作獎金補貼等事實;惟堅決否認有何侵占職務上持有之非公用財物犯行,並辯稱:我實際都是拿前揭獎金去加油,因為在任務期間,我的車子都放在營中,如果有需要就給大家使用在公務上,我們幹部就以個人工作獎金來分擔一下油錢。至於申請差旅費是看洽公性質申請補貼,有些是不能夠申請,而且申請也不一定會下來,有的是車票補貼而不能折現,無法補貼汽車油錢。因為是連上使用這台車,就由軍官全體來負擔,出差比較多、使用比較多次又沒有主動把油加回去的使用人,我會跟他商量請他拿個人工作獎金補貼該車油錢,如果會把油加回去的人,我就不會請他用個人工作獎金來補貼油錢,至於車輛保養、折舊費用都由我自己吸收等語(本院軍訴卷第106頁反面-107頁反面)。辯護人則辯護略以:被告是因為擔任部隊裡面的主官,才會在聯勇操演的過程,提供自己車輛來供連上使用,且當時軍方並沒有配置車輛,為了解決實際上面的困難,被告才將他的車子供連上幹部作為公務上使用,況實際支出的油錢也遠遠超過起訴書附表所列合計新台幣(下同)2,000元之額度。被告在使用前述獎金來貼補油錢之前,被告沒有不法所有的意圖,應不構成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3款之罪等語(本院軍訴卷第108頁及反面)。經查: (一)、被告前於105年間擔任煙一連上尉連長,並要求附表所示之人於領據簽名,而未將附表所示之個人工作獎金交由胡少瑋、蔡政協、伍道修受領等情,業據被告坦認如前,核與證人胡少偉、蔡政協、伍道修於警詢及偵訊時之證述、證人田國良於偵訊時之證述情節大致相符(胡少瑋:軍偵卷第15-17頁、96頁反面-98頁、本院軍卷第88頁反面-89頁反面;蔡政協:軍偵卷第19-22頁、97頁反面-98頁、本院軍訴卷第90頁反面;伍道修:軍偵卷第24-27頁、99-100頁、本院軍訴卷第95頁;田國良:軍偵卷第137-138頁),並有煙一連105年2月16日個人工作獎金核銷簽呈及該連同日陸六烽明字第1050000004號令、煙一連同年4月核銷簽呈及同年月21日陸六烽明字第1050000009令、國軍國內出差旅費報支規定、陸軍第六軍團三三化學兵群107年1月18日陸六烽天字第1070000158號函等在卷可考(軍偵卷第55-67頁、113-120頁反面),此部分事實,固堪認定。 (二)、關於附表編號1、2部分: 證人胡少瑋於本院審理時證稱:當時陳銘偉是說這個月會發我的個人工作獎金,但他有急用要跟我借,之後會歸還,我想說個人工作獎金發給我,就屬於我私人的錢,所以我沒有去問詳細原因,當時沒有約定利息,這2次所借款項(按:即附表編號1、2),他在105年4月間一起還給我了,我當時是自願借給陳銘偉等語(本院軍訴卷第88頁反面-89頁反面),且此部分之證述,亦與其於桃園憲兵隊及偵查中之證述內容相符(軍偵卷第16頁、第97頁),其證述前後一致,毫無矛盾,可信度極高,堪認被告有以「借貸」為由,向證人胡少瑋取得個人工作獎金。惟按刑法上侵占罪之成立,須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此乃行為人主觀之違法要素,而「不法之所有」,指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取得物之所有權,如無不法所有之意思,或有法律上之原因而將持有他人之物,不予返還,則均非侵占。依據證人胡少瑋上開證述,證人胡少瑋於領據上簽名確認領取款項後,其當有自行處分其所有財物之權利,其既「自願借給陳銘偉」,則其以「占有改定」(雙方當事人訂立足使受讓人因此取得間接占有之契約,而使受讓人對讓與人取得返還請求權)之方式將該2筆個人工作獎金交付被告使用,被告自斯時起即取得該2筆款項之所有權,被告取得該2筆款項既有法律上之原因(源於證人胡少瑋之交付)。所為即難認有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況被告既係基於借款目的而取得其個人工作獎金,此係屬為自己持有之性質,亦與侵占罪「持有他人之物」之構成要件不符。參以證人胡少瑋於本院審理時證稱:陳銘偉已將附表1、2所示款項均返還等語(本院軍訴卷第88頁反面、89頁反面),就此部分亦難認定被告主觀上有不法所有意圖。此部分既無從認定被告有檢察官指訴之事實,即無從認定被告就此部分有侵占證人胡少瑋個人工作獎金之犯行。 (三)、關於附表3、4部分: 證人胡少瑋於本院審理時證稱:連上幹部如果要外出洽公,都是用陳銘偉的車,單位裡沒有配屬一般的民用車,當時幹部蔡政協、伍道修都有用過等語(軍偵卷第97頁、本院軍訴卷第88頁);證人蔡政協於本院審理時證稱:連上幹部如果外出洽公,有時會開民用車,單位裡面沒有配屬一般民用車,連上幹部有外出洽公需要,會用陳銘偉的車子,副連長張文昱、士官長胡政宏、排長伍道修及我都有用過他的車去洽公,當時陳銘偉有跟我說要我把個人工作獎金拿來補貼車子油錢,我當時覺得沒關係,同意讓他去補貼油錢等語(軍偵卷第97頁反面、本院軍訴卷第90頁及反面、92頁反面);證人伍道修於本院審理時證稱:連上幹部有開民用車外出去洽公的情形,單位裡沒有配屬一般民用車,洽公會看當時有誰的車子可以借,例如連長陳銘偉的車或士官長的車,好處是方便我們洽公順利,我用過陳銘偉的車子去洽公蠻多次,除了我以外,副連長陳文昱、士官長胡政宏都有使用陳銘偉的車子去洽公過。一開始沒有先講好油錢分擔情形,是陳銘偉在發獎金時,有說因為使用他車子去洽公,所以要用幹部個人工作獎金來補貼油錢,我當時有答應,只是因為簽領據有扣稅問題,又沒實際拿到錢,我才不開心,但陳銘偉說要貼補油錢,而我確實也都有使用他的車子,所以就接受等語(軍偵卷第99頁、本院軍訴卷第93-95頁反面);證人即煙一連士官長胡政宏於本院審理時證稱:連上幹部有開民用車外出洽公的情形,單位裡面沒有配屬民用車,有開車需求時,看當下有哪些幹部有車子,就開誰的車子去洽公,我有幫他加油,他有給我油錢等語(本院軍訴卷第96-97頁);證人即煙一連副連長張文昱於本院審理時證稱:連上幹部如有外出洽公需求,有開民用車之情形,當時是用到陳銘偉及我自己的車子,我也使用過陳銘偉的車子洽公,陳銘偉把個人工作獎金發給我後,他同時提及將該獎金補貼他車子油錢的事,我有同意把這筆錢拿給他當作油錢補貼,他沒有強迫我,我覺得這是使用者付費原則,我使用陳銘偉的車子有幫他加油,但並不是每次都加,因為有時他的車本身有油等語在卷(軍偵卷第100頁、本院軍訴卷第97頁反面-99頁),顯見被告辯稱因其車輛供連上幹部洽公使用,遂與使用該車之幹部商量以個人工作獎金補貼車輛油資等情,並非無據。被告因其服務之煙一連並無配備民用車輛,遂將其車輛提供連上幹部洽公,並取得曾使用其車輛洽公之證人蔡政協、伍道修同意逕將其等個人工作獎金以「占有改定」之方交付被告,使被告取得其個人工作獎金之所有權,得逕行使用各該款項供作該車油錢補貼之用,已難據此即認被告主觀上有不法所有意圖及侵占犯意。 (四)、至部隊幹部提供私人車輛作為公務車使用之油資補助情形,證人伍道修於本院審理時證稱:如果使用民用車洽公,依規定是申請差旅費等一些補助費用,但是需要跑一些比較繁雜程序等語(本院軍訴卷第94頁);證人胡政宏於本院審理時證稱:使用民用車洽公的話,規定上不行申請補助,要申請差旅補助等語(本院軍訴卷第96頁反面),佐以有關駕駛自用汽(機)車出差者,其交通費得按同路段公民營客運汽車最高等級之票價報支;出差人員之出差期間及行程,應視事實之需要,於事前填製出差派遣單簽奉權責長官核定,出差事畢,應於15日內詳實填製出差旅費報告表或旅費證明冊,連同有關書據,報請所屬單位辦理申領事宜等節,有陸軍第六軍團三三化學兵群107年1月18日陸六烽天字第1070000142號函在卷可查(軍偵卷第113-114頁反面),可見駕駛自用車輛洽公之補助費用相關申辦內容及流程,須事前簽請長官核定,出差完畢尚須於期限內填載相關出差文件,始得報請申領,足認申請流程並非彈性、機動,且補助額度受限於公民營交通工具之票價,無法確實反應使用自用車輛洽公時,實際所耗之油資,從而被告以前述變通方式,協調證人蔡政協、伍道修等使用其車輛洽公者,提供其等個人工作獎金補貼實際使用其車輛之油錢,而未依國軍國內出差旅費報支規定申請油資補助,固有可議之處,然依被告主觀認知,其車輛提供公務使用,即以此為由向使用之人收取其等個人工作獎金補貼油資,自難僅以被告未依相關出差旅費請領規定申請補助而改以前述方式使用附表編號3、4之個人工作獎金,即認被告當然有侵占職務上持有之非公用財物罪之主觀不法所有意圖。綜上所述,被告就附表編號3、4所示個人工作獎金之支用情形,亦難認定其有不法所有之主觀意圖及侵占自己職務上持有個人工作獎金之行為。 五、按刑事訴訟上證明之資料,無論其為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均須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如得據為有罪之認定。本案檢察官所舉事證之證明力尚未達此程度,而有合理懷疑之存在,尚不足以認定被告就附表所示之工作獎金有中飽私囊,挪供己用之侵占行為或不法所有之主觀意圖,是本院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揆諸前揭法條及判例要旨,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2019-07-09T14:46:47+00:00 2019-07-09|

【本所協助劉小姐獲得緩刑】

被告劉小姐擔任A股份有限公司職工福利委員會會計幹事,負責製作福委會請款單及福利金收支年度決算表,為從事業務之人。涉嫌將A公司所有回饋金,侵占入己;並有在其業務上所掌之文書為不實登載後,持向福利會總幹事、主任委員及總經理以行使。嗣福委會於發現上開帳戶帳目不清,且被告有逕自將福委會103年前收支情形之相關請款單、單據憑證及帳簿銷毀等情況,而遭業務侵占罪起訴,經本所協助後,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千元折算壹日。緩刑參年。

2018-12-21T17:00:20+00:00 2018-12-21|

【本所協助黃小姐獲得不起訴處分】

告訴暨桃園市政府警察局龜山分局報告意旨略以: 被告黃OO與告訴人許OO間為男女朋友,被告黃OO竟與被告温OO共同基於無故侵入他人住宅之犯意聯絡,於民國107年4月23日上午9時30分,未經許可而進入告訴人位於桃園市龜山區住處。因認被告2人涉犯刑法第306條第1項之無故侵入他人住宅罪嫌。 經本所協助被告黃小姐開庭辯護後,經桃園地檢署偵辦後認: 自被告黃OO進入該住處之緣由、手段、進屋後表現等情狀綜合觀察,可認被告黃OO於進入告訴人住處尚與社會一般公序良俗觀念無違,仍屬有正當理由,難謂被告黃OO之前開行為即為「無故」,所為核與刑法侵入住宅罪之構成要件有間。至被告温OO係應被告黃OO之要求始進入該處協助取回個人物品,且被告温OO事前亦未與告訴人聯繫進屋之事,當僅知悉自身係在協助被告黃OO取回個人物品。況被告温OO亦當場見聞被告黃OO持鑰匙開啟住處鐵門,而非以其他不法方式闖入該住處,則被告温OO進入告訴人住處尚與社會一般公序良俗觀念無違,仍屬有正當理由,難謂被告黃OO之前開行為即為「無故」,所為核與刑法侵入住宅罪之構成要件有間。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2人涉有上揭犯行,揆諸首揭法條及判例意旨,應認其等罪嫌不足。獲得不起訴處分。   關鍵字:台北律師、桃園律師、不起訴處分、無故、侵入住居    

2018-11-13T17:14:06+00:00 2018-11-08|

【本所協助顏先生涉及販賣大麻案件獲得緩刑】

被告顏先生因涉及大麻、麥角二乙胺(簡稱LSD貼片)販賣,而涉及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2款所規範之第二級毒品,販賣、持有案件,經本所林鈺雄律師協助下,獲得緩刑。 判決書如下: 【裁判字號】臺灣新竹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7,訴,551 【裁判日期】民國107年10月23日 【裁判案由】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裁判內文】 本院判決如下:主文顏xx犯如附表一編號1 至19所示之罪,主文、宣告刑及沒收各如附表一編號1 至19所載。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緩刑伍年,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並應於本案判決確定後貳年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貳拾萬元,以及於本案判決確定後貳年內向指定之政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機構或團體,提供貳佰壹拾小時之義務勞務。 事 實 一、顏xx明知大麻、麥角二乙胺(簡稱LSD 貼片)係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 條第2 項第2 款所規範之第二級毒品,依法不得販賣、持有,竟基於販賣第二級毒品大麻、LSD 貼片以牟利之犯意,以其所有之門號0000000000、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與附表一編號1 至19所示之相對人聯繫後,分別於附表一編號1 至19所示之時間及地點,以附表一編號1 至19所示之毒品種類、數量及金額,販賣第二級毒品予附表一編號1 至19所示之相對人。嗣於107 年5 月30日上午7 時45分許,在新竹縣○○市○○○路0 段000 巷0 號,為警拘提到案,並扣得如附表二編號1 至12所示之物;另於107 年5 月30日下午1 時53分許,在高雄市○○區○○○路0 ○0 號日翊文化行銷股份有限公司高雄物流中心,扣得顏xx寄予黃遠昱之包裹(內有毛重3 公克之大麻1 包),始查悉上情。 二、案經新竹市警察局移送臺灣新竹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程序部分: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固有明文;惟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 條之1 至之4 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又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 條第1 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 條之5 亦定有明文。本件被告顏xx及其辯護人於本院審判程序中,對於本案相關證人於警詢、偵訊時之證述暨其他相關具傳聞性質之證據資料之證據能力,均表示無意見,且迄於言詞辯論終結前亦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本案證人之陳述及證據資料作成時之情況,核無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認為以之作為證據為適當,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 規定,前述證人於審判外之陳述及相關證據資料,自均得作為證據。 貳、實體部分: 一、認定犯罪事實所根據的證據及理由上揭事實,業據被告於警詢、偵訊、本院訊問、準備程序及審理時坦承不諱(見107 年度偵字第5848號卷【下稱偵卷】第5 [...]

2019-06-12T10:44:17+00:00 2018-10-30|

【本所協助鄒先生涉犯販賣一級毒品、二級毒品案件】

被告賈OO及鄒OO為朋友關係,其等明知海洛因及甲基安非他命分別係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1款、第2款所列之第一級、第二級毒品,非經許可不得販賣或持有,案經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林口分局報告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經本所協助,被告鄒OO經認定,僅涉及幫助販賣第一級毒品,未遂,處有期徒刑壹年拾壹月;又幫助販賣第二級毒品,未遂,處有期徒刑拾壹月。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

2018-10-04T15:39:47+00:00 2018-10-04|

【本所協助楊小姐涉犯寄藏禁藥獲得緩刑】

被告楊小姐於明知甲基安非他命、大麻等物,分別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所稱之第二級、第三級毒品,亦屬藥事法所稱之禁藥、偽藥,均不得寄藏,竟基於寄藏禁藥及偽藥之犯意,於民國106年2月21日晚上某時,在桃園市○○區○○○街00巷00號6樓之居處,向林男收受如附表所示之禁藥及偽藥而寄藏之。嗣於106年8月14日上午11時許,經警持桃園地方法院核發之搜索票,搜索上址而扣得如附表所示之物,案經臺北市政府警察局移送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本案設犯法條: 藥事法第83條第1項:明知為偽藥或禁藥,而販賣、供應、調劑、運送、寄藏、牙保、轉讓或意圖販賣而陳列者,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5百萬元以下罰金。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1條 第1項、第3項: 持有第二級毒品者,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3萬元以下罰金。 持有第二級毒品純質淨重二十公克以上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70萬元以下罰金。 經本所辯護就犯藥事法第八十三條第一項之寄藏禁藥罪,處有期徒刑參月。緩刑參年,並應於緩刑期間內參加法治教育貳場次。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2018-07-27T11:56:59+00:00 2018-07-27|

【死刑議題】林鈺雄律師:法務部長有執行死刑義務!< 蘋果即時新聞2018/06/28 >

【台灣應否恢復執行死刑】台灣近月發生數起震驚社會的分屍案,大眾再度討論處以極刑的可能;但台灣自2016年執行最後一次死刑迄今未再執刑,面對罪大惡極的犯罪者,應否恢復執行死刑?我們邀請法界人士、受害者家屬與教育者從不同角度進行辯證,您怎麼看? 林鈺雄/律師 死刑是否存廢的問題,在台灣社會一直是個爭議性很大的議題,因為死刑的存廢從來不是單純是一個法律問題,法律以外更牽涉了政治、道德、社會、宗教,等因素,即便單純從法律上來思考這個問題,考慮死刑的重大性跟不可回復性,若要慎重思考這個問題,至少也還得從立法、行政、司法三個層次去進一步思考死刑這件事,而這三個層次簡單來說,就至少包含了「法律到底要不要保留死刑的規定?」、「法官在個案上到底要審酌那些事項後才可以判處死刑?在重大治安事件,或顯然泯滅人性的案件下,有哪些情況下可以不判死刑?」、「法務部在接獲死刑定讞的判決後,能不能不執行死刑?什麼情況下可以不執行死刑?執行死刑的過程中要遵照那些程序?」等等問題。 台灣現行法制對於死刑的肯認 在立法上死刑到底要存在或廢除,若從刑罰目的的觀點出發,不外乎聚焦於應報、特別預防以及一般預防此三種觀點,這三個聽起來惱人的專有名詞,其實便已涵蓋了台灣大部份人民對於刑罰的想像,這樣的想像則構築了死刑現階段仍存在於台灣《刑法》中的現狀。主張應報者認為刑罰是國家對於已經發生的犯罪者所做的回應,而這個對於罪刑的回應必須合乎比例,然而怎樣的刑罰才合乎比例呢?有認為所謂合乎比例既罪刑重大之人「應得」之刑罰既應為死刑,也有認為殺人不等於既須償命,而應綜合考量一切情狀,不只是客觀上法益狀態,也還得考量主觀動機及心智,所以死刑應限於極端邪惡案件。 另外,相較於應報理論著重於面對犯罪人破壞的修補,預防理論著重在未來不再發生,其中特別預防者,認為刑罰的目的是預防犯罪者再度犯罪,所以因應犯人個別的情況不一樣,而施予隔絕或矯治,對於無矯治可能者,死刑得達成社會永久隔離;而一般預防則著重於刑罰的威嚇作用,也就是刑罰的「殺雞儆猴」效果,透過執行刑罰的本身亦或是快速的執行刑罰,達到嚇阻其他人有樣學樣的犯罪。簡單說完上述三個理論後,不難發現台灣現行法保留死刑,意味著立法者所希望的無非是肯認當重大犯罪者出現時,死刑可以做為選項、意味著肯認死刑擁有殺雞儆猴的效果、意味著肯認當出現罪大惡極的犯罪時,我們可以用死刑當作永久隔離無矯治可能的犯罪者。 法官在什麼情況下可以判死刑 在台灣動輒有「整部《六法全書》唯一死刑」,甚或代議士常有「重大犯罪唯一死刑」的呼聲,不僅對於《憲法》原則及現行法認識上有所欠缺,也忽視這樣的主張在刑事政策上欠缺效用。對於被告得以求處死刑者僅有在被告所犯法定刑有死刑時才可以處以死刑,而考量到死刑係終結人民一切權利的極刑,處刑後人民的生命將不可回復,是不得已情形之最終刑罰,故死刑應謙抑適用。步驟上則必須先審酌被告具體個別犯罪情節、所犯之不法及責任之嚴重程度等犯罪情狀,以及《刑法》第57條所列的科刑條件,無論自罪刑均衡之觀點抑或自一般預防之觀點,都有處以死刑的必要時才得予處以死刑。 法務部長應有執行死刑的義務 按照《刑事訴訟法》第461條:「死刑,應經司法行政最高機關令准,於令到三日內執行之。但執行檢察官發見案情確有合於再審或非常上訴之理由者,得於三日內電請司法行政最高機關,再加審核」,從條文結構上來看現行法的確賦予法務部長就是否簽屬死刑執行令沒有期間上的限制,然而這樣的規定並不是賦予法務部長擁有不執行死刑的權利,否則無異肯認行政權可以專擅的否定立法與司法的決定,做為執行者於衡酌個案已無再審、非常上訴等特別救濟程序正在進行、個案的司法程序亦無瑕疵而有執行上的疑慮時,就必須依法迅速執行死刑,不得無故拖延,否則,不啻為單以行政權在實質上廢除死刑。 當國家收歸被害人復仇的權力後,在立法允許、司法審視後,行政權就有忠實執行死刑的義務,行政的裁量空間在此刻是有限度的,如果沒有忠實的執行或僅在發生重大案件才執行,則無異以行政權架空立法權與司法權,怠惰死刑之執行,不僅不符合現行法律制度之要求,亦傷害社會大眾之法感情,司法行政最高機關即法務部有義務、也有責任讓死刑的執行遵循特定的機制審視及確實執行。  資料來源:蘋果即時新聞,網址:https://tw.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80628/1380978。

2018-06-28T13:42:01+00:00 2018-06-28|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本所承辦黃男涉兒童及少年性剝削案件獲緩起訴處分。

黃男於網路買春時,不慎與未成年女子性交易,因而涉犯兒童及少年性剝削條例第31條第2項之規定,今在本所律師協助辯護下獲緩起訴處分。 4107109648 行股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緩起訴處分書 106年度偵字第19485號 被 告 OOO                       男 33歲(民國73年4月24曰生) 住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國民身分證統一編號:000000000號 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劉哲睿律師 上列被告因違反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案件,業經偵查終結 ,認以緩起訴為適當,茲敘述理由如下: 一、OOO於於某網路獲取代號00000000000號女子(民國88年8 月生,姓名詳卷下稱A女)之性交易訊息,其可預見人女為16 歲以上未滿18歲之人,竟基於與16歲以上未滿18歲之人為性 交易亦不違反其本意之未必故意,於106年4月1日下午2時30 分許,在桃園市中壢區中北路2段206號7-11便利商店附近某 旅館内,與人女約定以新臺幣(下同〕3,500元為代價,對A 女為性交行為1次。案經桃園市政府警察局中壢分局報告偵 辦。 二、上揭犯罪事實,業據被告OOO於警詢及偵查中均坦承不諱 ,核與證人即被害人A女於警詢證述情節相符,復有通聯調 閱查詢單及對話紀錄截圖10張在卷可稽,足認被告之自 白與事實相符,其犯行應堪認定。 三、核被告所為,係違反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1條第2   項之18歲以上之人與16歲以上未滿18歲之人為有對價之性交   行為罪,而該罪屬法定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3   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茲審酌被告素行良好,並無前科 ,此有本署刑案資料查,註紀錄表1份在卷足憑。其因一時失 慮致罹刑章,情節尚屬輕微,事後亦深表悔悟等情,並參酌 刑法第57條所列事項及公共利益之維護,認以緩起訴為適當 ,以勵自新。 四、   緩起訴期間為1年,被告並應於緩起訴處分確定之日起6個月 内向國庫支付2萬5,0⑻元。 五、   依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1第1項、第253條之2第1項第4款為 缓起訴之處分 中   華  民  國  107  年  3  月  26  日  

2018-04-13T16:11:09+00:00 2018-04-12|

【捷報!本所承辦劉男強盜案件獲不起訴處分~】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承辦劉男強盜案件獲不起訴處分 本所受當事人劉00委任偵查中強盜案件,業經桃園地檢署作成106少連偵字第229號不起訴處分。 摘錄 三、被告A、B涉犯強盜罪嫌 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又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訴是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始得為不利被告知認定,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著有判例可資參考。 訊據被告B、A等2人固不否認於前揭時、地搭乘少年C所駕駛之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客車至該處乙情,惟均堅決否認有何強盜、毀棄損壞等犯行,被告B辯稱:當時伊以2000元之代價向告訴人D購買K他命,但是伊懷疑不純,便與告訴人生口角爭執,伊就先打對方,後來伊就跟友人下車拿鋁棒砸車,A當時覺得怪怪的,就下車過來將伊和友人拉上車,離開現場等語;被告A則辯稱:伊當時在車上,伊沒有砸車等語。經查,本件告訴人D(涉嫌偽證、誣告及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等罪嫌,業經本署已106年度偵字第13639號案件偵辦中)固指訴在上揭時、地遭被告等人分別持瑞士刀抵制脖子及持鋁棒砸擊車輛玻璃、後視鏡,因不能抗拒,遂交付財物等情;惟於偵訊時卻改稱:對方表明係來尋仇,沒有叫伊交付財物,伊也沒有將財物交付對方,是事後打架結束後,才發現伊的手機及錢包不見,因為當時警詢時伊太混亂,所以說錯等語,其指訴前後不一,則益發啟人疑竇;又證人及少年C則證稱:當時伊開車在被告B與A等人前往現場,伊跟被告A在車上,渠等看到A與D起口角,就跟A下車去阻止等語,核與被告2人所辯上情大致相符;參以告訴人於本署偵訊時陳稱:因為當時伊手機和錢不見,因為錢是要交給殯儀館的老闆,所以一時慌,但手機和錢之後都在伊車輛後車廂找到等語,甚至於106年12月11日具狀向本署表明是伊事情沒記清楚乙節,有卷附告訴人之陳報狀乙紙可稽,自難僅以告訴人之指訴逕認被告2人涉有上情。據上,本件除告訴人之指述外,並無其他積極之證據,自不能僅以其片面之指訴,即遽認被告等人曾在上址對告訴人為強盜、毀棄損壞等犯行。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之證據,足資認定被告等人有何告訴人指訴之犯行,揆諸首開規定判例意旨,自難僅憑告訴人之單一指訴,而據令被告等人擔負罪責,故應認被告等人之罪嫌均有不足。 四、依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5款、第10款為不起訴處分。   *不起訴處分的意義: 案件經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後,如告訴人未聲請再議,或再議之聲請被駁回,此時該不起訴處分即已確定。不起訴處分確定後,除非發現新事實、新證據或有其他再審的事由,否則檢察官不得對於同一案件再行起訴。

2018-03-09T16:31:01+00:00 2018-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