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 has created 113 blog entries.

【拆廟還地案】原告委託本所律師提起拆廟還地訴訟,法院判決被告應將該系爭地上物予以拆除返還。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08年度訴更一字第12號 原   告 盧○明 訴訟代理人 劉哲睿律師 被   告 中○宮管理委員會 法定代理人 陳○ 訴訟代理人 張○堂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拆廟還地事件,本院於民國110年3月4日言詞辯 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應將坐落桃園市○○區○○段○○○地號土地上,如附圖標示編號656(1)部分之地上物拆除,並將該部分土地返還原告。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壹拾陸萬柒仟捌佰陸拾元,及自民國一○八年四月十四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於原告以新臺幣柒拾陸萬元為被告供擔保,得為假執行,但被告以新臺幣貳佰貳拾捌萬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本判決第二項得假執行,但被告以新臺幣壹拾陸萬柒仟捌佰陸拾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其餘之訴及假執行聲請均駁回。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主張其於民國107年5月18日發現所有坐落桃園市○○區○○段000號地號土地(下稱系爭土地)無法以農地農用辦理贈與登記,查知系爭土地大部分遭被告興建之土地公廟即桃園市桃園地政事務所108 年12月26日函附複丈成果圖編號656(1)部分之地上物(下稱系爭地上物)非法占用,被告未經同意,亦無任何合法權源占有系爭土地,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段、中段規定,請求被告拆除系爭地上物並返還土地予原告,又被告無權占有系爭土地,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使原告不能使用系爭土地,因此受有損害,系爭土地之申報地價為每平方公尺新臺幣(下同)5,680元,依民法第179條請求被告返還起訴狀繕本送達前5年即103年4月14日至108年4月13日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179,374元,並聲明:(一)被告應將坐落桃園市○○區○○段000地號土地如附圖編號656(1)所示面積63.16平方公尺地上物拆除,將土地返還原告。(二)被告應給付原告179,374 元及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 計算之利息。 二、被告則以:日據時期陳氏祖先於西元1939年(民國28年)間捐出埔子段埔子小段1289地號土地作為土地公時,被告已取得系爭土地所有權,且面積及範圍與現在相同,不因有無登記及嗣後該地分割而受影響。其後於38年間建廟、62年間陳○和等5人再捐地10坪作為系爭地上物即宮廟之一部分,退步言,原告於承受系爭土地時明知前手或前前手捐出系爭土地作為興建宮廟之法律關係,甚而原告與前手文徐○明間以契約約定承受上開法律關係為買賣條件之一,被告非屬無權占有,原告不得訴請拆廟還地。又原告於該宮廟重修期間,曾親至現場對於該宮廟屋頂鳳頭雕飾之方向多次表示其意見,顯已明示同意該宮廟之修建及存在,為一定意思表示,兩造成立無償使用借貸契約,因未約定使用期限,自以宮廟使用目的完成,為契約終止之日,縱非明示合意,依原告之舉動亦足以推知原告同意被告該宮廟重修及存在之效果意思,兩造既有明示或默示之無償使用借貸契約存在,該宮廟使用目的尚未完成前,原告仍不得任意終止該使用借貸契約,原告訴請拆廟還地,自屬無據。再退步言,原告於63年9月2日取得系爭土地時明知該宮廟存在之客觀事實,受讓當時並未訴請拆廟還地,顯已承受該宮廟存在之事實,原告長期不行使其權利及明示之行為,足使被告正當信任,以為原告不欲行使其權利,原告經過46年後忽又主張拆廟還地,顯然違反誠信原則,權利失效,不得訴請拆廟還地等詞,資為抗辯,並答辯聲明:原告之訴駁回。 三、兩造不爭執事項 (一)系爭土地於97年11月4 日地籍圖重測前為埔子段埔子小段1289之4 地號土地。該1289之4 地號土地由同小段1289之1地號分割出來,而同小段1289之1 地號土地則係57年6月22日因分割由登記第1823號即同小段1289之1 地號土地轉載,該土地於35年6 月18日登記為簡○雲等5人共有。 (二)系爭土地於40年11月23日因買賣登記所有權人為陳○波、陳○得、陳○泉、陳○明4人,每人4分之1,陳○得、陳○泉、陳○明3人於57年7月15日因交換登記移轉4分之3予陳○波,嗣於61年2 月7日因買賣登記所有權人為文徐○明,再於63年9 月16日因買賣登記為原告所有。 (三)系爭地上物即桃園市桃園地政事務所108年12月26日函附複丈成果圖編號656(1)部分之地上物為被告所有,占有使用系爭土地面積63.16平方公尺。 四、所有人對於無權占有或侵奪其所有物者,得請求返還之;對於妨害其所有權者,得請求除去之,民法第767 條第1項前段、中段分別定有明文。以無權占有為原因,請求返還土地者,占有人對土地所有權存在之事實無爭執,而僅以非無權占有為抗辯者,土地所有權人對其土地被無權占有之事實無舉證責任,占有人應就其取得占有係有正當權源之事實證明之。又按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有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民法第179條前段定有明文。無權占有他人土地,可能獲得相當於租金之利益為社會通常之觀念,應返還之不當得利範圍,為相當於租金之利益。建築房屋之基地租金,依土地法第105條準用同法第97條規定,以不超過該土地申報總價年息百分之10為限。依土地法第148條、土地法施行法第25條、平均地權條例第16條前段之規定,土地法第97條所謂土地價額依法定地價,土地所有權人依土地法所申報之地價為法定地價,土地所有權人未於公告期間申報地價者,以公告地價百分之80為其申報地價。 五、經查: (一)原告為系爭土地之所有權人,被告所有之系爭地上物占有使用系爭土地之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見前揭兩造不爭執事項(二)、(三)】。原告主張系爭地上物無權占有使用系爭土地,然被告以前詞置辯,依上開規定及說明,被告應就其取得占有係有正當權源之事實負舉證責任。 (二)被告辯稱陳氏祖先於日據時期之28年間捐出系爭土地作為土地公時已由被告取得系爭土地所有權,嗣於38年間建廟、62年間陳○和等5人再捐地10坪作為系爭地上物即宮廟之一部分,原告於承受系爭土地時明知前手或前前手捐出系爭土地作為興建宮廟之法律關係、原告與前手文徐○明間以契約約定承受上開法律關係為買賣條件之一,被告非屬無權占有云云,固據提出系爭土地之光復初期土地舊簿、中○宮於72年8月間修建與90年8月8日重修之樂捐名石碑照片、62年12月18日、75年6月29日、85年5月15日、96年7月18日、107年11月6 日之航空照片及系爭土地目前照片等為證,並以證人童秋生之證言為據。原告對於其買受系爭土地時已有系爭地上物存在及被告提出之光復初期土地舊簿、照片雖不爭執,惟否認有原告所指捐贈情事及證人童○生之證言,並主張其向文徐○明購買系爭土地時,僅獲告知系爭地上物係亂蓋的,原告得自行拆除,當時之土地公廟為僅1 平方公尺之建物等語。被告提出之光復初期土地舊簿,僅能證明系爭土地之所有權人異動情形,提出之照片則顯示系爭地上物於62年12月18至75年6月29日間占用系爭土地之範圍擴大,均無法證明系爭地上物坐落之系爭土地確如被告所辯為陳氏祖先於28年間捐出作為土地公使用或經所有權人捐地蓋廟之情。又證人童○生於本院證稱:蓋廟的時候,系爭土地是我表弟的,有再捐地大概10坪以上,表弟有四個,即陳○傑、陳○坤、陳○和、陳○雄等語(見本院110 年1月11日言詞辯論筆錄),惟原告係於63年9月16日因買賣自文徐○明受讓登記為系爭土地所有權人,文徐○明則是在61年2月7日因買賣自陳○波受讓登記為系爭土地所有權人【見前揭兩造不爭執事項(二)】,證人童○生證稱捐地之4個表弟即陳○傑、陳○坤、陳○和、陳○雄4 人並非系爭土地之所有權人,其所為證言無法證明系爭土地之所有權人確有被告所稱捐地作為土地公或蓋廟之情。被告辯稱原告受讓時明知系爭土地已由前手或前前手捐出作為興建宮廟之法律關係、原告與文徐月明間約定以承受上開法律關係為買賣條件等被告非屬無權占有之情,既無法舉證證明,自難採信。 (三)被告又辯稱系爭地上物即宮廟重修期間原告曾親至現場對於該宮廟屋頂鳳頭雕飾之方向多次表示其意見,兩造有明示或默示之無償使用借貸契約存在,該宮廟使用目的尚未完成前,原告仍不得任意終止該使用借貸契約請求拆廟還地,亦以證人童○生之證言為證。惟原告否認有被告所指至系爭土地現場關心重修並對重修方式表示意見。證人童○生固於本院證稱:廟蓋完很久之後,表弟沒有錢而把地賣給別人;最後一次修理,地就賣給臺北人,臺北人來看了好幾次,說屋頂的鳳頭不要向外,要向廟裡面,臺北人是買這個地的地主等語(見本院110 年1月11日言詞辯論筆錄),惟查系爭土地於40年間登記所有權人為陳○波、陳○得、陳○泉、陳○明4 人,於57年7月15日因交換移轉為陳○波所有,嗣於61年2 月7 日因買賣登記所有權人為文徐○明,再於63年9 月16日因買賣登記為原告所有【見前揭兩造不爭執事項(二)】,又向陳姓所有權人買受系爭土地之文徐○明當時住所在臺北市雙園區,原告向文徐○明買受系爭土地當時之住所在桃園市等情,並有桃園市桃園地政事務所108年4月16日函所附人工登記簿謄本在卷可稽,足見證人童○生上開證言所指臺北人,應係文徐○明,並非原告。被告以證人童○生所為上開證言辯稱系爭地上物即宮廟重修期間原告曾親至現場對於該宮廟屋頂鳳頭雕飾之方向多次表示其意見云云,堪難採信,從而,被告所辯兩造因此有明示或默示之無償使用借貸契約存在,該宮廟使用目的尚未完成前,原告不得任意終止並請求拆廟還地,並無理由。 (四)被告另辯稱原告於63年9 月2日取得系爭土地時明知該宮廟存在之客觀事實,其受讓當時並未訴請拆廟還地,顯已承受該宮廟存在之事實,原告長期不行使其權利及明示之行為,足使被告正當信任,以為原告不欲行使其權利,原告經過46年後忽又主張拆廟還地,顯然違反誠信原則,權利失效,不得訴請拆廟還地云云。惟按行使權利,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權利人在相當期間內不行使其權利,如有特別情事足使義務人正當信賴權利人已不欲行使其權利,其嗣後再為主張,固應認有違誠信而權利失效,惟如無任何具體情事足以引起義務人信賴權利人已不行使其權利,即不得任以權利人未即時行使權利,遽認其不得行使權利。被告就其所有之系爭地上物占有使用系爭土地係有正當權源之事實無法證明,已如前述,原告請求被告拆除系爭地上物並返還系爭土地,為所有權之正當行使,被告又未證明原告有何舉動或特別情事足使被告信賴其不行使上開土地之權利,依上開說明,難認原告請求被告拆除系爭地上物並返還系爭土地有違反誠信原則而權利失效,被告此部分答辯,亦無可採。 (五)被告所有之系爭地上物占有使用系爭土地既無正當權源,難認有法律上原因,被告獲得相當於租金之利益,致原告受有無法收益使用系爭土地之損害,依前揭規定及說明,原告請求被告給付自起訴狀繕本送達日前5 年即自103 年4 月14日起至108 [...]

2021-04-21T11:59:43+00:00 2021-04-21|

【塗銷所有權移轉登記案】訴訟標的4千萬元的土地爭奪,經本所代理訴訟,高院二審維持一審勝訴判決。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109年度重上字第351號 上  訴  人  瑰○企業有限公司 兼  法  定 代  理  人  鄭○輝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陳○○律師 被 上 訴人  呂○儀             呂翁○雪(即呂O貴之承受訴訟人)             呂○哲(即呂O貴之承受訴訟人)             呂○穎(即呂O貴之承受訴訟人)             呂○翰(即呂O貴之承受訴訟人)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林鈺雄律師                     劉哲睿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塗銷所有權移轉登記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09年3月13日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07年度重訴字第224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109年12月15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本件上訴人主張:伊等於民國81年間由上訴人鄭○輝(下稱鄭○輝)出資新臺幣(下同)1998萬9000元,上訴人瑰○企業有限公司(下稱瑰○公司)出資500萬元,向訴外人邱葉○英購買登記在其子邱○冬名下坐落於改制前為桃園縣○○鄉○○段000○00地號之農牧用地(下稱系爭土地),因伊等無自耕農身分,乃與鄭○輝妻即被上訴人呂○儀約定,由呂○儀於84年1月間申辦取得自耕農身分後,指示邱葉○英於同年月16日將系爭土地移轉登記予呂○儀,而借名在呂○儀名下。另伊等於83年間出資並借呂○儀名義為起造人,在系爭土地上興建門牌號碼為改制前同鄉○○村○○00之00號建物(下稱系爭房屋,與系爭土地合稱系爭房地),供瑰○公司作為工廠及倉庫使用,伊等為系爭房地之真正所有權人。詎呂○儀竟於96年9月21日以買賣為原因,將系爭土地移轉登記予其兄即被上訴人呂○貴(下稱系爭移轉登記),復於同年12月6日協同呂○貴辦理系爭房屋所有權第一次登記(下稱系爭保存登記)。系爭移轉登記及系爭保存登記係呂○儀與呂○貴出於通謀虛偽意思表示所為而屬無效。且其二人就系爭房地所為買賣及所有權移轉契約,侵害伊之借名登記及所有物返還請求權,伊得代位呂○儀請求呂○貴之繼承人即被上訴人呂翁○雪、呂○哲、呂○穎、呂○翰(下稱呂翁○雪等4人)塗銷系爭移轉登記。鄭○輝已以書狀之送達,為終止與呂○儀間借名登記契約之意思表示,如認被上訴人間之買賣為真正,伊亦得依侵權行為、不當得利之法律關係,請求呂○儀、呂翁○雪等4人返還所受利益即將系爭房地應有部分0.2001移轉登記予瑰○公司、將系爭房地應有部分0.7999移轉登記予鄭○輝,或依委任契約之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請求呂○儀賠償系爭房地價值3823萬4620元(其中瑰○公司783萬4539元、鄭○輝3040萬81元),且呂○儀將系爭土地出售予呂○貴亦有權利濫用等情,爰依民法第87條、第179條、第197條第2項、第544條、第767條等規定,按先審酌通謀虛偽意思表示,次審酌共同侵權行為、再審酌委任契約之次序,先位聲明求為命:㈠確認瑰○公司就系爭房屋之所有權應有部分0.2885、鄭○輝就系爭房屋之所有權應有部分0.7115存在。㈡呂翁○雪等4人應將系爭房屋之系爭保存登記予以塗銷。㈢呂○儀應持桃園市政府建設區84年11月6日核發之84蘆鄉建證字第000號實施區域計畫地區自用農舍使用執照(下稱系爭使用執照)辦理建物所有權第一次登記,並將系爭房屋所有權應有部分0.2885移轉登記予瑰○公司、應有部分0.7115予鄭○輝。㈣確認瑰○公司就系爭土地所有權應有部分0.2001、鄭○輝應有部分0.7999存在,並與呂○儀有借名登記委任關係存在。㈤呂翁○雪等4人應將系爭土地之系爭移轉登記予以塗銷。㈥呂○儀應將系爭土地之所有權移轉登記予瑰○公司應有部分0.2001、鄭○輝應有部分0.7999。第一備位聲明求為命呂○儀、呂翁○雪等4人將系爭房地所有權應有部分0.2001、0.7999分別移轉登記予瑰○公司、鄭○輝。第二備位聲明求為命呂○儀給付瑰○公司783萬4539元、鄭○輝3040萬81元,及均加付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算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 二、被上訴人則以:鄭○輝前就同一事件對呂○儀、呂○貴起訴,業經臺灣桃園地方法院97年度重訴字第67號、臺灣高等法院104年度重上更㈡字第114號、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157號民事判決(下合稱前案),駁回鄭○輝之訴確定,鄭○輝就同一訴訟標的又於本案再主張伊與瑰○公司共有系爭房地,應受前案確定判決既判力拘束,不得再重覆起訴或為相反之主張。又前案確定判決認鄭○輝帳戶內款項與瑰○公司帳戶內營業所得混合,已難區隔何者屬鄭○輝或瑰○公司所有資金,係在說明鄭○輝主張伊購買系爭土地及興建系爭房屋之款項均為其個人自有資金不可採,尚難據此推論系爭房地為上訴人共有。瑰○公司為家族企業,由鄭○輝任代表人,於78年起至85年間,由瑰○公司帳戶匯款至鄭○輝帳戶共5890萬元,均係基於讓與合意而移轉,瑰○公司已喪失上開款項所有權。另系爭房屋興建資金雖係由上訴人分別簽發支票支付,惟呂○儀於77年間起掌管瑰○公司會計及財務,與鄭○輝共同經營瑰○公司,所得利益應同歸鄭○輝與呂○儀所有。縱呂○儀同意提供系爭房屋予瑰○公司作為工廠及倉庫使用,充其量僅其與瑰○公司間有使用借貸法律關係存在,其本於所有權人身分將系爭房地出賣予呂○貴並為系爭移轉登記,及協同呂○貴辦理系爭保存登記,無庸徵得使用人同意,無權利濫用,亦無受有不當得利,或因處理委任事務逾越權限致上訴人受有損害之情事等語,資為抗辯。 三、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上訴人提起上訴,聲明:㈠原判決廢棄。㈡先位聲明:1.確認瑰○公司就系爭房屋之所有權應有部分0.2885、鄭○輝就系爭房屋之所有權應有部分0.7115存在。2.呂翁○雪等4人應將系爭房屋之系爭保存登記予以塗銷。3.呂○儀應持系爭使用執照辦理系爭房屋所有權第一次登記,並將系爭房屋所有權應有部分0.2885移轉登記予瑰○公司、應有部分0.7115予鄭○輝。4.確認瑰○公司就系爭土地之所有權應有部分0.2001、鄭○輝應有部分0.7999存在,並與呂○儀有借名登記關係存在。5.呂翁○雪等4人應將系爭移轉登記予以塗銷。6.呂○儀應將系爭土地所有權應有部分0.2001、0.7999分別移轉登記予瑰○公司、鄭○輝所有。㈢第一備位聲明:呂○儀、呂翁○雪等4人應將系爭房地所有權應有部分0.2001移轉登記予瑰○公司,將系爭房地所有權應有部分0.7999移轉登記予鄭○輝。㈣第二備位聲明:1.呂○儀應給付瑰○公司783萬4539元、鄭○輝3040萬81元,及均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2.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

2021-04-21T10:41:52+00:00 2021-04-21|

【貪汙治罪條例案】當事人涉犯貪汙重罪,一審無罪判決檢察官不服上訴,高院二審經本所協助辯護維持原審判決。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08年度上訴字第3695號 上  訴  人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陳○偉 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違反貪污治罪條例案件,不服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07年度軍訴字第4號,中華民國108年6月19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106年度軍偵字第57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陳○偉前於民國105年間擔任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煙幕營煙幕○連(下稱煙幕○連)上尉連長,為依法令服務於國家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人員。詎其明知該連官兵之個人工作獎金為其職務上應發給之款項,竟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以起訴書附表所載之理由,要求如起訴書附表所示之人於領據簽名,卻未發放如起訴書附表所示之個人工作獎金,逕將該工作獎金用於補貼個人所有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客車加油使用,而將該工作獎金侵占入己。因認被告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3款之侵占職務上持有之非公用財物罪嫌等語。 二、程序事項: (一)按軍事審判法第1條規定「現役軍人戰時犯陸海空軍刑法或其特別法之罪,依本法追訴、處罰。現役軍人非戰時犯下列之罪者,依刑事訴訟法追訴、處罰:一、陸海空軍刑法第44條至第46條及第76條第1項。二、前款以外陸海空軍刑法或其特別法之罪。非現役軍人不受軍事審判」,另同法第237條第2項規定為:「本法中華民國102年8月6日修正之條文,除第1條第2項第2款自公布後5個月施行外,自公布日施行」,並均於同年8月13日由總統公布施行,故於103年1月13日之後,現役軍人非戰時犯陸海空軍刑法或其特別法之罪,依上說明,原則上已應依刑事訴訟法追訴、處罰。查本件案發時,被告為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煙幕營煙幕○連上尉連長,為現役軍人,且現時並非政府依法宣布之戰時,而本案檢察官起訴被告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3款之侵占職務上持有之非公用財物罪嫌,屬現役軍人非戰時犯陸海空軍刑法第76條之罪,依照上開說明,原審及本院俱有審判權,合先敘明。 (二)另按刑事訴訟法第308 條規定:「判決書應分別記載其裁判之主文與理由;有罪之判決並應記載犯罪事實,且得與理由合併記載」,同法第310條第1款規定:「有罪之判決書,應於理由內分別情形記載左列事項:一、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其認定之理由」及同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揆諸上開規定,刑事判決書應記載主文與理由,於有罪判決書方須記載犯罪事實,並於理由內記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其認定之理由。所謂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即為該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之「應依證據認定之」之「證據」。職是,有罪判決書理由內所記載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即為經嚴格證明之證據,另外涉及僅須自由證明事項,即不限定有無證據能力之證據,及彈劾證人信用性可不具證據能力之彈劾證據。在無罪判決書內,因檢察官起訴之事實,法院審理結果,認為被告之犯罪不能證明,而為無罪之諭知,則被告並無檢察官所起訴之犯罪事實存在,既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規定「應依證據認定之」事實存在,因此,判決書僅須記載主文及理由,而理由內記載事項,為法院形成主文所由生之心證,其論斷僅要求與卷內所存在之證據資料相符,或其論斷與論理法則無違,通常均以卷內證據資料彈劾其他證據之不具信用性,無法證明檢察官起訴之事實存在,所使用之證據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之證據為限,是以被告既經本院認定無罪(詳如後述),本判決即不再論述所援引有關證據之證據能力。 三、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次按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又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據此,刑事訴訟上證明之資料,無論為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均須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為真實之程度,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若關於被告是否犯罪之證明未能達此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要旨可資參照)。 四、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3款之侵占職務上持有之非公用財物罪嫌,無非係以 (1) 被告於桃園憲兵隊調查時及偵查中之供述、(2)證人胡○瑋、蔡○協、伍○修於桃園憲兵隊調查時及偵查中之證述、(3)證人田○良於偵訊時之證述、(4)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煙幕營煙幕○連105年2月16日個人工作獎金核銷簽呈及同日陸○烽明字第1050000004號令、同年4月21日個人工作獎金核銷簽呈及同日陸○烽明字第1050000009號令、國軍國內出差旅費報支規定、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107年1月18日陸○烽天字第1070000142號函、同年月23日陸○烽天字第1070000158號函暨附件等為主要論據。訊據被告對其於105年間擔任煙幕○連上尉連長時,曾以個人車輛提供公務使用而須補貼油錢為由,要求起訴書附表編號1至4所示軍官胡○瑋、蔡○協、伍○修等人以個人工作獎金補貼等事實均坦認不諱(見原審卷第38頁,本院卷第271頁),惟堅決否認有何侵占職務上持有之非公用財物等犯行,辯稱:在105年1月至4月到屏東恆春執行任務期間,伊車子都放在營中,如果公務上有需要,伊會提供給大家使用,汽車油錢就由軍官幹部全體來負擔,伊請出差(使用)比較多且沒有加油的人,以個人工作獎金來貼補、分擔油錢,車輛保養、折舊則由伊個人負擔,事先有經過他們同意;差旅費要看洽公性質,有些是不能申請,而且申請也不一定會核發下來,有些則是以車票補貼,不能折現、補貼汽車油錢等語(見原審軍訴字卷第38頁、第106 頁反面至第107頁反面,本院卷第271頁、第273頁至第274頁)。 五、經查: (一)被告為中正理工學院70期畢業,於96年6月30日入伍服志願役,至105年11月1日辦理退伍,並於105年間服役任職於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煙幕營煙幕○連,擔任上尉連長,負責煙幕○連業務督導執行等職務,係依據陸海空軍軍官士官任官條例、陸海空軍軍官士官任職條例、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等法令,服務於國家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權限之公務員等情,業據被告供承不諱(見軍偵字卷第5頁反面,原審軍訴字卷第37頁反面至第38頁),並有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105年7月18日陸○烽天字第1050003053號函附卷可佐(見軍偵字卷第36頁),足證被告行為時具有刑法第10條第2項第1 款前段所稱依法令服務於國家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公務員身分。 (二)又證人胡○瑋、蔡○協、伍○修於105年間分係煙幕○連中尉輔導長、少尉排長、中尉排長,因於連上擔任職務認真努力,時任煙幕○連連長之被告本於權責於105年2月16日、4月21日核定准發放每人新臺幣(下同)500元之個人工作獎勵金,嗣由預財士呂○杰分別於105年2月16日、4月21日擬具以煙幕○連之特別補助費(一般事務費)核銷用以核發個人工作獎金之簽呈,連同領據及領出之工作獎金一併上呈,經該連副連長張○昱、排長伍○修、輔導長胡○瑋會辦後,由被告批准,原應由被告將起訴書附表編號1至4所示個人工作獎金發放予受獎人胡○瑋、蔡○協、伍○修,然胡○瑋、蔡○協、伍○修於105年2月16日、4月21日分別在「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領據」簽名後,均未實際領得獎金款項等事實,業據被告坦認不諱(見軍偵字卷第7頁反面、第100頁正、反面,原審軍訴字卷第38頁、第106頁反面,本院卷第271頁),核與證人即時任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監察官田○良、煙幕○連下士預財士呂○杰分別於桃園憲兵隊詢問、檢察官偵訊、本院審理時證述有關個人工作獎金之簽核發放流程(見軍偵字第33頁正反面、第137頁反面,本院卷第276頁至第282頁)、證人胡○瑋、蔡○協、伍○修分別於桃園憲兵隊詢問、偵訊、原審及本院審理時證述簽署領據後未領得如起訴書附表編號1至4所示個人工作獎金等節(見軍偵字卷第15頁反面至第16頁、第20頁、第25頁、第97頁至第98頁、第99頁,原審軍訴字卷第88頁反面、第90頁反面至第92頁,本院卷第291頁、第300頁)大致相符,並有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105年7月18日陸○烽天字第1050003053號函暨所檢附105年2月16日個人工作獎金核銷簽呈、原始憑證黏存單及胡○瑋、蔡○協、伍○修簽名之領據、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煙幕營煙幕○連105年2月16日陸○烽明字第1050000004號令、105年4 月21日個人工作獎金核銷簽呈、原始憑證黏存單及胡○瑋簽名之領據、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煙幕營煙幕○連105年4月21日陸○烽明字第1050000009號令在卷可考(見軍偵字卷第55頁至第56頁反面、第58頁至第59頁、第61頁、第62頁反面、第66頁至第67頁),此部分事實,堪可認定。 (三)然按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3款之侵占職務上所持有非公用私有物罪,為刑法第336條第1項之特別規定,而不同類型的侵占罪,其共同要素乃在於「侵占持有他人之物」,區分不同類型侵占罪的個別要素,則以公務上、公益上所持有或業務上所持有,而作不同規定。是普通侵占罪之成立,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擅自處分自己持有之他人所有物或變易持有之意為所有之意,而逕為所有人之行為為要件,公務員侵占公用財物或非公用私有財物罪之侵占行為亦然,若僅不法挪用致一時未能交還,並無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者,因缺乏主觀犯意,自不能以該罪相繩(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1838號、92年度台上字第699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件被告固未將起訴書附表編號1至4所示個人工作獎金發放予受獎人胡○瑋、蔡○協、伍○修,然被告始終辯稱因執行任務期間,提供個人車輛供公務使用,所以要求出差(使用)次數較多且未加油之軍官幹部以個人工作獎金來貼補、分擔油錢,並未將應發放的個人工作獎金據為己有等語,揆諸前開說明,尚難以其客觀上未實際發放獎金之事實,逕謂其主觀上有不法所有之意圖,仍應探究卷證資料,始得查明原委。 (四)關於起訴書附表編號1、2部分:  (1)證人胡○瑋於接受桃園憲兵隊詢問、偵訊、原審、本院審理時均證稱:105年2月間,被告(時任煙幕一連連長)透過預財士呂○杰叫伊過去,被告說2 月份會發工作獎金,有急用要向伊借,伊認為獎金發給伊就是伊私人所有,可以自由處分,就答應借給被告,4月份的工作獎金也是類似情形;被告總共向伊借1,000元工作獎金,之後被告在105年4月間透過副連長張○昱把錢還給伊;那時被告說要「借」,伊沒有額外問這筆錢的用途,伊是自願借給被告等語(見軍偵字卷第15頁反面至第16頁、第97頁、原審軍訴卷第88頁反面至第89頁反面,本院卷第291頁、第293頁至第294頁)。是證人胡○瑋就被告於105年2月、4月發放個人工作獎勵金時向其借用、同年4月間透過張○昱返還等細節均詳予說明,前後證言始末一貫,且於檢察官偵查、原審及本院審理時均經告知具結義務及偽證之處罰,並命具結後負擔偽證重罪處罰之心理壓力下作證(見軍偵字卷第96頁反面、第104頁,原審軍訴字卷第87頁反面、第110頁,本院卷第262頁、第311頁),應難憑空編撰不實情節而為相同、前後一致之證述內容,其證述具高度憑信性,堪信為真實。  (2)檢察官雖以證人胡○瑋前開證述內容,核與其於105年5月25日、7月2日出具之調查報告書上記載「上尉連長陳○偉於2月16日請職(即胡○瑋)、中尉伍○修、蔡○協3員晚上到連長辦公室,簽2月份工作獎金500元領據…簽收後未發工作獎金」、「上尉連長陳○偉於4月21日在連長室,由職(即胡○瑋)簽收4月份工作獎金500元領據,未發工作獎金給我」、「一、2月份工作獎金領用情形:…當我們簽完2月份工作獎金單筆1人500元的領據後,連長只告知他要使用我們3人的工作獎金共1,500元,當下我及伍○修、蔡○協均回答不同意連長使用我們的工作獎金…迫於無奈無繼續追問連長用途為何」、「二、4月份工作獎金領用情形:…當我簽完領據後,連長告知我,他要使用我的工作獎金500元,當下我表示不同意連長使用我的工作獎金,但連長還是未發工作獎金500元給我…迫於無奈無繼續追問連長用途為何」等內容不符(見本院卷第104頁、第107頁至第108頁),且與被告所執辯解不同,質疑證人胡○瑋前開證述之憑信性等語(見本院卷第27頁、第167頁)。然檢察官所舉上開調查報告書,係證人胡○瑋於審判外之書面陳述,屬於傳聞證據,基於刑事訴訟法直接審理、言詞審理之原則,除具有必要性及信用性情況者外,原則上不認其有證據能力;況證人胡○瑋於本院審理時明確證稱:當初在寫調查報告時,可能有些疏漏,因為調查時,已經過一段時間,又要求伊趕快寫一寫,所以在很緊急、時間很趕的情況下寫完調查報告,不知道寫的內容是否正確;接受憲兵隊、檢察官、法院傳訊前,伊有認真、仔細回想當初經過情形,因此要以接受憲兵隊調查、偵訊、法院訊問之筆錄為準等語(見本院卷第295頁至第297頁),已詳述箇中原委,本院審酌證人胡○瑋於接受桃園憲兵隊詢問、檢察官偵訊、原審及本院審理行交互詰問時所為證述內容,就被告於105年2月、4月發放個人工作獎勵金時向其借用、同年4月間透過證人張○昱返還等細節均詳予說明,前後證述一致且無瑕疵,倘非親身經歷之事,料無可能憑空杜撰,為此詳盡、前後一致之證述,尤以證人胡○瑋與被告並無特殊情誼,其於檢察官偵訊、原審及本院審理時均經以證人具結程序擔保所述屬實,業如前述,證人胡○瑋當應無甘冒偽證之重責而捏造前開情節迴護被告之必要,是證人胡○瑋於桃園憲兵隊詢問、檢察官偵訊、原審及本院審理時所為證詞,應屬真實可採。檢察官主張應以證人胡○瑋所寫105年5月25日、7月2日調查報告書內容較為可採等語,難認有據。  (3)從而,依證人胡○瑋前開所為證述,堪認被告確於105年2月、4月間,以「借貸」為由向證人胡○瑋取得起訴書附表編號1、2所示個人工作獎金。而刑法上之侵占罪,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擅自處分自己持有之他人所有物,即變更持有之意為不法所有之意,為其構成要件,故行為人本身有處分權限,抑或已得他人同意而為處分,構成要件即不該當。查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煙幕營煙幕○連發放105年2月16日、4月21日個人工作獎金之流程,係由時任煙幕○連連長之被告依國防部及所屬各機關(構)獎金核發作業規定,核定准發放予胡○瑋、蔡○協、伍○修每人500元之個人工作獎勵金,由該連預財士呂○杰分別於105年2月16日、4月21日擬具以煙幕一連之特別補助費(一般事務費)核銷,用以核發個人工作獎金之簽呈,連同領據及領出之工作獎金一併上呈,經該連副連長張○昱、排長伍○修、輔導長胡○瑋會辦後,由被告批准後發放予受獎人等事實,業如前述,參以證人即時任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監察官田○良於偵訊時證稱:出完任務後針對有功人員,簽奉權責長官核可後,用權責長官的行政事務費發放個人獎金,本案係以連長行政事務費支出,領取人簽完領據後才可拿到款項等語(見軍偵字卷第137頁反面),是受獎人於領據上簽名表示領取後,該筆獎金即屬受獎人個人所有之財物。則本案證人胡○瑋既於105年2月16日、4月21日「陸軍第○軍團○○化學兵群領據」簽名之際,已同意被告所請,將起訴書附表編號1、2所示工作獎金出借給被告使用,該2筆款項轉為借款關係,被告與證人胡○瑋以「占有改定」(雙方當事人訂立足使受讓人因此取得間接占有之契約,而使受讓人對讓與人取得返還請求權)之方式將起訴書附表編號1、2所示個人工作獎金交付被告使用,則被告取得該2 筆款項自屬有法律上之原因(源於證人胡○瑋之同意借款),難認有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亦與侵占罪「持有他人之物」之構成要件不符。公訴及上訴意旨仍以被告未實際發放起訴書附表編號1、2所示工作獎金予證人胡○瑋,認被告主觀上有侵占非公有財物之不法犯意云云,尚屬無據。  (4)至被告辯稱係向證人胡○瑋表示要將工作獎金用來貼補油錢等語(見原審軍訴字卷第106頁反面),固與證人胡○瑋前開所述不同,且未提出其他證據資為佐證,是否可採,或容有疑義。惟證人胡○瑋於本院審理時證稱:倘被告當初表示要用工作獎金去貼補油錢,伊還是會同意把錢借給被告,因為工作獎金發給我個人,如何運用就是伊個人權利,不管被告有無告知用途,伊都會借等語(見本院卷第294頁),亦即被告將起訴書附表編號1、2所示工作獎金用於何處、作何用途,均不影響證人胡○瑋出借款項予被告之意願。況我國刑事訴訟程序,採取「證據裁判主義」,且被告基於「不自證己罪原則」,並無供述之義務,亦不負自證清白(反證)之責任,是被告否認犯罪事實所持辯解縱使不能成立,除非有確實證據足以證明對於被告犯罪已無合理之懷疑外,亦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特予敘明。 (五)關於起訴書附表編號3、4部分 (1)依據下列曾任職煙幕一連之官兵證述:    ①證人即時任煙幕○連副連長張○昱於桃園憲兵隊詢問時證稱:因為伊多次使用被告的個人用車,後來發工作獎金時,被告提到請伊幫他加油,伊當下就同意,因為個人獎金是發放個人使用,伊之前開被告的車,所以幫他加油是應該的等語(見軍偵字卷第12頁);於偵訊時證稱:當時連隊沒有公務車,如有外出洽公需求,就要開自己的車或幹部的車,因為之前有向被告借車,他說希望我們補貼油錢,伊就把領到的工作獎金拿給被告貼補油錢,油錢都是自己的錢,單位沒補助等語(見軍偵字第98頁至第99頁);復於原審審理時證稱:外出洽公有開民用車之情形,油錢都是自己吸收,原則上不能申請補助,當時伊有使用過被告的車子洽公好幾次,被告把當月個人工作獎金發給伊後,他同時主動提及將該獎金給補貼油錢,伊覺得使用者付費很合理,就同意把這筆錢拿給他當作油錢補貼,被告沒有強迫等語甚詳(見原審軍訴卷第97頁反面至第98頁、第99頁)。證人張○昱並於本院審理時證稱:當時經常協助連隊接送人員洽公、受訓,所以有向被告借車,因為距離比較遠,所以有向被告拿錢加油,也有自己出錢加油,但大多是油表快要沒有油的狀況,後來在發個人工作獎金時,被告說可否針對這幾次開車去洽公的部分補貼油錢給他,伊想說獎金本來就是多餘的錢,考量到使用者付費的原則,就把工作獎金交給被告補貼油錢,這沒有規定,屬於個人意願的問題;據伊所知沒有相關補助,縱使可以申請差旅費,也要有很多資料佐證,且差旅費有控管,不見得每次都會達到申請標準等語明確(見本院卷第285頁至第286頁、第288頁)。     ②證人即時任煙幕○連士官長胡○宏於原審審理時證稱:連上幹部有開民用車外出洽公的情形,單位裡面沒有配屬民用車,有開車需求時,看當下有哪些幹部有車子,就開誰的去使用,伊使用過自己跟被告的車子外出洽公,伊幫被告加油,他有給油錢,其他還有中士張○淵等幹部也有用過被告的車;外出洽公可以申請差旅補助,但使用民用車不可以申請補助,伊或其他幹部使用伊的車子外出洽公,伊不會得到油錢的補助等語明確(見原審軍訴字卷第96頁至第97頁)。    ③證人胡○瑋於偵訊、原審審理時證稱:連上幹部如果要外出洽公,都是用被告的車,單位裡面沒有配屬一般的民用車,當時幹部蔡○協、伍○修等人都有用過等語(見軍偵字卷第97頁,原審軍訴字卷第88頁)。    ④證人蔡○協於偵訊時證稱:連隊幹部(如排長、班長等)有時候阿兵哥受傷或購買連隊需要的物品,外出都會用到被告的車等語(見軍偵字卷第97頁反面);復於原審審理時證稱:當初連上沒有配屬一般民車,所以幹部有外出洽公需要,會用被告的車子,副連長張○昱、士官長胡○宏、排長伍○修、輔導長及伊都有使用過被告的車;105年2月16日(起訴書附表編號3)那次,預財士呂○杰拿領據給伊簽時,伊就知道領不到獎金,伊之後就去問被告,被告說要把伊個人的工作獎金拿去補貼油錢,伊當時覺得沒關係,同意讓他去補貼油錢,只有該次沒有獎金,其他都有領到獎金;在軍中使用民車洽公,要有預算的科目才可以申請補助等語(見原審軍訴字卷第90頁至第91頁反面、第92頁反面)。       ⑤證人伍○修於偵訊時證稱:連隊沒有配一般民用車,伊如果要外出洽公,近的話自己騎機車,較遠就向連長(即被告)或士官長借車,之前在南部沒有其他車子可以用,被告說要拿工作獎金來分攤油錢,一開始伊沒有同意,但被告講很多次,伊最後有簽名等語(見軍偵字卷第99頁正、反面);又於原審審理時證稱:當時連上沒有配屬一般民車,所以幹部有外出洽公需要,會看當時有誰的車子可以借,伊有使用過被告、士官長的車子,副連長、輔導長、士官長都有用過被告的車子;一開始沒有先講好油錢分擔,後來被告在發獎金時有說因為使用他車子去洽公,所以要用幹部個人工作獎金來補貼油錢,伊當時有答應,只是因為簽領據有扣稅問題,又沒實際拿到錢,伊才不開心,但被告說要貼補加油錢,而伊確實也都有使用他的車子,就只好接受;軍中可以申請差旅費或補助費用,但要跑繁雜的程序等語(見原審軍訴字卷第93頁至第95頁反面)。證人伍○修並於本院審理時證稱:105年2月16日那次的工作獎金,被告說要拿去做他車子的加油經費,當下伊沒有同意,伊不記得不同意的原因,但伊確實有使用過被告的私人車輛等語(見本院卷第298頁至第301頁)。  (2)參以證人田○良於偵訊時證稱:煙幕○連於105年1月至4月奉派到屏東參加聯勇任務時所配備之軍用車,只要有狀況都可以依規定申請使用,如果出差要有出差派遣單,需經過權責長官核定,開自己的車輛外出洽公,油錢超過火車、公車票價的部分,不能申請補助等語(見軍偵字卷第137頁反面),及陸軍○六軍團○○化學兵群107年1月18日陸○烽天字第1070000142號函、107年1月23日陸○烽天字第1070000158號函暨檢附國軍國內出差旅費報支規定等相關資料(見軍偵字卷第113頁至第120頁),煙幕○連於105年1月至4月奉派至屏東實施聯勇操演,僅派遣軍用車輛10輛,並無配備民用型車輛;軍隊幹部如提供私人車輛作為公務車使用,依國防部106年1月19日國主財會字第1060000270號令頒國軍國內出差旅費報支規定第11條第3項、第3條、第9條規範「駕駛自用汽(機)車出差者,其交通費得按通路段公民營客運汽車最高等級之票價報支」、「出差人員支出差期間及行程,應視事實之需要,於事前填製出差派遣單簽奉權責長官核定」、「出差事畢,應於15日內詳實填製出差旅費報告表或旅費證明冊,連同有關書據,報請所隸單位辦理申請事宜」。綜上,足認駕駛自用車輛洽公之補助費用相關申辦內容及流程,須事前簽請權責長官核定,出差完畢尚須於期限內填載相關出差文件,始得報請申領,申領流程並非彈性、機動,且補助額度受限於公民營交通工具之票價,無法確實反應使用自用車輛洽公時實際所耗之油資。 [...]

2021-04-21T11:45:39+00:00 2021-04-19|

【遺棄致死案】遭起訴最輕7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遺棄致死罪,經本所協助辯護後,一審獲無罪判決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9年度訴字第499號 公 訴 人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劉O坤 指定辯護人 本院公設辯護人彭詩雯   被   告 黃O順 選任辯護人 劉哲睿律師 上列被告因傷害致死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8 年度偵字第25951 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劉O坤犯傷害致人於死罪,處有期徒刑肆年。 黃O順無罪。     事  實 一、劉O坤與黃O順係徐O豐朋友,劉O坤、黃O順、徐O豐與呂O明,於民國108 年8 月24日上午9 時許,在桃園市八德區OO街O巷旁土地公廟前同桌喝酒,席間劉O坤因細故與徐O豐發生口角,徐O豐先轉身以雙手掐住坐於身旁之劉O坤脖子,並將劉O坤壓制於可向後傾斜之椅子上,致劉O坤無法吸呼,劉O坤雖無置徐O豐於死之故意,惟應可預見徐O豐如遭硬物毆擊頭部,可能因此流血不止而發生死亡之結果,竟為排除現在不法之侵害,防衛自己生命、身體權利,以逾越防衛之必要程度而基於傷害他人身體之犯意,隨手拾取地上之空玻璃酒瓶毆擊徐O豐之頭部,致徐O豐受有頭頂近額緣裂傷及額部近髮際線緣裂傷之傷害,劉O坤隨即停止攻擊,四人仍在該處聊天喝酒後,劉O坤始行離去,徐嚮豐則於同日上午11時許搭乘黃O順所駕駛之車號000-0000號自用小貨車,隨黃O順返回桃園市○○區○○○路00巷000弄00號工寮休息,而未立即就醫,並於上開自用小貨車內休息後,至同日下午2 時許再前往停放於該處其所有之車號00-0000 號自用小客車上休息。嗣於翌(25)日上午6時5分許,適蔡O堅路過發現徐O豐倒臥在上揭自用小客車旁,已無呼吸、心跳而發生死亡之結果。 二、案經徐O桂訴由桃園市政府警察局八德分局報請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下稱桃園地檢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審理範圍     按法院不得就未經起訴之犯罪審判,刑事訴訟法第268 條定有明文。又犯罪是否已經起訴,應以起訴書依刑事訴訟法第264 條第2 項第2 款規定所記載之「犯罪事實」為準。而此「犯罪事實」之重要內容,包括犯罪構成要件事實及所組成之具體「人、事、時、地、物」等基本要素,亦即與犯罪成立具有重要關係之基本社會事實。是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表明起訴之特定犯罪,不致與其他犯罪互相混淆,除須足使法院得確定審判範圍外,並須足以使被告知悉係因何「犯罪事實」被起訴,俾得為防禦之準備,以充足保障被告訴訟防禦權(最高法院109 年度台上字第4903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本件起訴書犯罪事實就被告黃O順部分係記載「詎黃O順明知徐O豐已因受頭部攻擊而發生身體不適異狀,可能引發死亡結果,應本於危險前行為之保證人地位,立即將徐O豐送醫救治,而依黃O順竟基於遺棄無自救力之人之犯意,而未立即將徐O豐送醫急救,任令徐O豐於車牌號碼00-0000號自小貨車內休息,未為任何送醫救助之行為」等語,所引法條欄復記載「核被告黃O順所為,係犯刑法第294條第2項之遺棄致死罪嫌」等語,顯未敘及被告黃O順涉犯刑法第293條第2項之犯罪事實及罪名,雖告訴代理人於刑事補充告訴理由狀及本院準備程序中陳稱:本件被告黃O順所為,除可能構成檢察官起訴罪名刑法第294條第2 項之違背法令契約遺棄致死罪外,亦可能構成刑法第293 條第2項之普通遺棄致死罪等語(見本院109 年度訴字第499 號卷〈下稱本院卷〉第107至123、204 頁),惟公訴人亦僅請求增列刑法第293條第2項之普通遺棄致死罪為本案爭點(見本院卷第204 頁),或請本院一併審酌是否有上述罪名之認定(見本院卷第382 至383 頁),並未實際變更起訴法條,復未追加起訴刑法第293 條第2 項之普通遺棄致死罪,是本件被告黃O順之審理範圍僅限於刑法第294 條第2 項之犯罪事實,自不及於刑法第293條第2 項之犯行,合先敘明。 貳、證據能力部分     本判決以下援引作為認定犯罪事實之供述及非供述證據,業經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見本院卷第80至81、103、202至203頁),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作成時並無違法取證或證據力明顯偏低之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及第158條之4規定,認以資為證據核無不當,揆諸前開說明,該等證據均有證據能力。 參、有罪部分(即被告劉O坤部分) [...]

2021-03-23T11:18:36+00:00 2021-03-23|

【新聞分享】取消限量分案制度!最高法院今狂分4432件庫存案

最高法院長久以來採「限量分案」制度,讓法官維護判裁判品質,但近年來飽受外界質疑,院長吳燦去年7月宣示今年1月起取消限量分案制度,是繼最高法院取消祕密分案後,另一大變革;最高法院指出,今天刑事、民事案件共分出去4432件庫存案件,未來上訴、抗告至最高法院案件,會立即有法官受理。 最高法院因是法律審,為讓法官有較多時間從法律面思考,長期以來每位法官每個月施行限量分案,如無人犯在押等需要立即分案情況,有些案件上訴最高法院後要等一、兩年才會從倉庫裡拿出來分案;近年來飽受批評,立法院也要求廢除限量分案制度,加上最高法院曾歷經分案霸凌風波、前院長鄭玉山提早退休,吳燦上任後,院內決議廢除限量分案制度。 最高法院指出,限量分案制度起源於1949年,從大陸廣州撤離帶來台灣的未結案件當時高達9457件,為因應法官人力有限,而採取限量分案作法,維護裁判品質和工作負荷;隨訴訟制度變革、法律修正,最高法院收案量大幅增加,法官須花更多精力研究案件,平均每日工作時數超過10小時。另外,最高法院也多次召開會議討論積案影響人民訴訟權益問題,但礙於新舊案交疊,案量負荷沉重,加上法官離退情形,辦案人力始終短缺,考量法官工作負荷能力,為兼顧裁判品質,仍維持限量分案制度。 最高法院去年開始清理積案,司法院也同意增加辦案法官人力、過渡期間放寬辦案期限,緩衝龐大案件壓力,而修改內部規範後,今年1月起廢除限量分案制度;今天為新年度上班第一天,刑事案件共分出2454件、民事1978件庫存案件。 最高法院指出,民事案件量比刑事少,是因去年起民事庭分案已調整比例,讓每位法官分得較多案件。(聯合報記者 林孟潔報導)   ※以上新聞轉貼自udn聯合新聞網 https://udn.com/news/story/7321/5145626?from=udn-relatednews_ch2&fbclid=IwAR2PYMbMQO9apHSYzkmx0Wz7wviYvTAgBwbD9kKl1DmWzx7oCSCFQrt_8Ec

2021-01-22T11:49:43+00:00 2021-01-22|

【新聞分享】逾百司法官捲入石木欽案 懲處名單出爐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與富商翁茂鍾不當往來買股案,司法院最終調查報告預計週一(18日)公布,司法院認定在「銀行員之死事件」承審過翁的公司與巴黎銀行3億債務案的3大刑民事官司的前最高行院長林奇福、前最高法院庭長吳銘雄、顏南全及前台南地院法官蘇義洲,與當事人不當往來及收襯衫及補品禮物另其他法官共20人與翁不當往來,均應予懲戒,但因全案發生在10年前,已逾懲戒時效,只有3人會被移送監察院,其餘17人依現行法律無法移送懲戒,難以追回退休金,司法院對此只能研議修法避免以後再發生。 捲入此案的現任法官是懲戒法院法官洪佳濱,在家裡與同事審理案件的當事人翁茂鍾討論案情,2人見面及吃飯10次,洪也收了翁6件繡有姓名的客製版襯衫,已預計3月2日退休;最高法院庭長陳世淙雖未與翁見面,但也收了6件襯衫,則預計在2月21日退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陳金圍,則是多次與翁見面並收襯衫,也預計在3月2日退休,這3名現任法官,也都不會被懲處;陳世淙目前承審促轉會主委楊翠的兒子魏揚在6年前攻占行政院案,預計週一(18日)宣判。 2019年本刊獨家踢爆石木欽替富商翁茂鍾解答法律問題,並買股大賺逾千萬,全案移送監察院調查後,傳出有監委從中護航,本刊追查發現,當時監委方萬富曾在擔任台南地檢署檢察長時受理過翁的案件,翁在官司得勝後,方萬富就買了翁的公司股票。 2020年本刊對此再踢爆,監院在通過對石木欽彈劾後,要求司法院及法務部對相關涉案人加以調查,本刊持續追查,2021年再獨家踢爆全案竟有逾200司法檢警官員捲入,與翁茂鍾互利共生數十年,翁的3億法律案脫身解決,彼此一起吃吃喝喝、買股打高球,翁再幫司法官們解決兒子服役、子女讀明星小學及求職等生活上大小事。 司法院認定20人應追查,分別是現任優遇大法官蔡清遊、最高法院庭長陳世淙、優遇庭長謝家鶴、最高行發言人鄭小康、懲戒法院法官洪佳濱、前最高行政法院院長林奇福、前最高法院庭長顏南全、洪昌宏;前台南地方法院法官蘇義洲、前最高法院庭長吳雄銘、前台南高分院法官曾平杉、陳義仲、黃崑宗;前最高法院庭長花滿堂,前台中高分院法官胡景彬、前高院庭長尤豐彥及林金村與前最高法院法官劉介民、現任北高行法官陳金圍、台南地院法官朱中和等20人。 司法院最後認定林奇福、顏南全、蘇義洲、吳雄銘、曾平杉、陳義仲、林金村及洪佳濱等8人情節最重大,均應移送監察院議處並由懲戒法院審理是否應追回退休金,但其中僅曾平杉、陳義仲、林金村涉入時間是在最近10年內,也就是說,只能移送這3人,另洪昌宏、花滿堂及陳世淙等12人情節第二重大,應予行政懲處,但這12人收禮及交往都在5年以前,也就是超出懲戒時效,也不能實質懲處。 這20人中承審過「銀行員之死事件」的林奇福與顏南全,與富商翁茂鍾吃飯雖高達22次及18次,還長年收富商襯衫及補品,林收了5件襯衫、10盒補品,顏收了8次襯衫及4盒補品,司法院認為,案發時逾10年懲戒時效已不能對他們懲處,僅能從修《法官法》及職務法庭改造方面著手,避免以後發生這種事時無法可管。 「銀行員之死事件」為本刊2019年踢爆石木欽與富商翁茂鍾不當往來及買股案後追查發現,富商翁茂鍾與他的司法界好友們,不僅利用他在司法界的關係,巧妙免去3億元債務,對依法向他追債的巴黎銀行經理諸慶恩,竟連人死了都不放過,還對他2位稚女提告要求賠償利息及商譽損失5億元,一干人等橫行司法界卻無人敢吭聲,諸家最後雖獲判免賠確定,但已對司法徹底失望,諸慶恩原本擔任律師的妹妹,更是傷心到遠走國外。 本刊踢爆此案後,諸家親人告訴本刊,這篇報導還給無辜受害的諸慶恩一個清白,對於困惑、不平交雜十數年的親屬,也是一個closure(終結)。本刊調查,諸慶恩是諸家獨子,30幾歲就擔任外商銀行經理,表現傑出,是諸家的希望,沒想到卻英年早逝、家破人亡,本刊調查,諸的妻子非常不簡單,細心照護下2個女兒都是國立頂尖大學高材生。 監察院在林雅鋒及王美玉、高涌誠等監委的努力下已通過彈劾,但諸家老母等親人仍害怕再受司法迫害,不願出面要求政府查明真相,平白損失3億元的巴黎銀行也是如此,今年1月28日,監察院長陳菊帶領監委巡察行政院長,針對此事提出討論, 行政院長蘇貞昌宣示要徹查涉案的檢警調人員,以向人民交代,總算使全案再露出曙光。(鏡周刊記者 劉志原報導)   ※以上新聞轉貼自Yahoo奇摩新聞網  https://reurl.cc/8yyljM

2021-01-19T10:10:51+00:00 2021-01-19|

【毒品案】起訴死刑無期徒刑之販賣海洛因第一級毒品罪,經本所辯護一審改判幫助施用毒品罪,量處得易科罰金有期徒刑5月«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9年度訴字第87號 公 訴 人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洪O儀 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法扶律師)       江鎬佑律師(法扶律師) 上列被告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7 年度偵字第31641 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洪O儀犯幫助施用第一級毒品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事  實 一、洪O儀明知海洛因係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 條第2 項第1 款所規定之第一級毒品,未經許可,不得幫助施用,且知悉劉O榮欲購入第一級毒品海洛因供己施用,卻仍基於幫助劉O榮施用第一級毒品之犯意,於民國107 年8 月28日下午5 時47分許前之某時,接獲劉O榮以網路通訊軟體MESSENGER 詢問表示欲以新臺幣(下同)1,000 元購買第一級毒品海洛因後,兩人便約定在桃園區中山路與民生路口見面,碰面時洪欣儀向劉O榮表示其無法提供第一級毒品海洛因,然告知可替劉O榮以1,000 元之價格向真實姓名年籍資料均不詳之成年人購買第一級毒品海洛因1 小包,洪O儀隨即帶領劉O榮一同前往桃園市八德區東勇街某鐵皮工廠,由洪O儀在該處購得第一級毒品海洛因1 小包後,交予劉O榮,劉O榮亦當場交付1,000 元予洪O儀,以此方式幫助劉O榮施用第一級毒品海洛因1 次。 二、案經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安分局移送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證據能力部分: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之規定,然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 第1 項定有明文。經查,本判決以下所引用被告洪O儀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雖屬傳聞證據,惟據被告及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均表示對證據能力不爭執等語(見本院訴字卷第181 頁至第182 頁),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揆諸前開規定,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 規定,認均有證據能力。又本判決所引卷內之非供述證據,與本案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且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依刑事訴訟法第158 條之4 規定反面解釋,應具證據能力。 貳、實體部分: 一、訊據被告矢口否認前揭犯行,辯稱:劉O榮是其配偶范O賢的朋友,劉O榮曾向其詢問有沒有毒品可販賣給他,其有幫他詢問他人,但實際上沒有獲得購買之相關訊息,劉O榮與范O賢因販賣金融帳戶有金錢糾紛,所以遭劉O榮挾怨報復,其無任何犯罪行為云云;其辯護人則辯護稱:劉O榮於警詢、偵查、審理時證述不一,且其與被告之對話紀錄截圖,不足以證明兩人實際上有見面交付毒品,在無其他證據補強劉O榮證詞可信性之下,無從認定被告有任何犯行云云。 經查: (一)證人劉O榮先以暗號向被告表示欲購買女生(即第一級毒品海洛因),被告隨即詢問需要多少量,證人劉O榮遂回答1 張(即1,000 元),兩人並相約於桃園區中山路與民生路口見面等情,此有上開對話內容截圖附卷可稽(見他字卷第10頁),參照被告於警詢時供稱:劉O榮確實有用網路通訊軟體MESSENGER 詢問我是否可以賣毒品給他,但我說我沒有賣毒品,我有幫他問看看別人有沒有賣等語(見他字卷第3 [...]

2021-03-19T15:15:37+00:00 2020-12-25|

【毒品案】起訴最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之販賣二級毒品未遂罪,經本所辯護獲2年6月減刑判決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8年度訴字第718號 被            告     林O霆 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江鎬佑律師 上列被告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8年度偵字第16967號、毒偵字第2628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林O霆犯販賣第二級毒品未遂罪,處有期徒刑貳年陸月。 扣案如附表編號一所示之物沒收銷燬之;如附表編號二至五所示之物均沒收之。 被訴施用第二級毒品部分公訴不受理。     事  實 一、林O霆明知甲基安非他命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所列管之第二級毒品,不得非法販賣、持有,竟基於意圖營利而販賣第二級毒品之犯意,於民國108年7月3日至4日之某時許,利用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連接網際網路,以暱稱「煙商可試」登入通訊軟體「Grindr」暗示毒品兜售。適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下稱信義分局)吳興街派出所(下稱吳興街派出所)警員鄭安博,於同年月4日下午6時許,執行網路巡邏而喬裝為毒品買家與之接洽,雙方則以「煙一件怎麼算」「1/3000」等語交換意見後,達成以新臺幣(下同)3,000元之價格購買甲基安非他命1公克之合意,於雙方約定交易時間及地點等事宜後,林O霆遂於同年月5日上午11時許,在臺北市○○區○○街00號5樓9號套房內,交付前揭毒品予無購買真意之警員鄭安博,經鄭安博確認無訛,旋當場表明警察身分逮捕林O霆而未遂,並扣得如附表所示之物。 二、案經信義分局報告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下稱臺北地檢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甲、有罪部分 壹、證據能力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定有明文。又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同法第159條之5第1項亦有明定。查本案判決下列所引用證人鄭安博於審判外之書面陳述,因被告林O霆於準備程序中就該等供述證據之證據能力表示同意(見本院108年度訴字第718號卷《下稱本院卷》第107頁),且檢察官及被告迄至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再聲明異議,復經本院審酌該等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均依上開規定,應認有證據能力。 二、本案通訊軟體對話訊息截圖及扣案物品照片,均有證據能力: (一)按刑事偵查技術上所謂之「釣魚」,係指對於原已犯罪或具有犯罪故意之人,以設計引誘之方式,佯與之為對合行為,使其暴露犯罪事證,再加以逮捕或偵辦者而言;此項機會提供型之誘捕行為,純屬偵查犯罪技巧之範疇,因無故入人罪之教唆犯意,亦不具使人發生犯罪決意之行為,並未違反憲法對於基本人權之保障,且於公共利益之維護有其必要性,故依「釣魚」方式所取得之證據資料,若不違背正當法定程序,法律不予禁止,原則上尚非無證據能力(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008號判決意旨參照)。故警調機關在偵查販毒等重大危害社會治安且又屬難以偵查之案件時,在不違反人身自由之不可受侵犯之憲法基本權之保障下,自得以符合比例原則之手段以偵查此類犯罪,所謂「釣魚」,於販毒案件中,自屬在不違反憲法上基本權之保障原則下,為使國家社會免於毒品之危害,所不得不採行之偵查手段,況於此類犯罪中,犯罪嫌疑人均本即具有販賣毒品之犯意,初非警調人員所造意,此與憲法上之正當法律程序無違。 (二)經查,警員鄭安博係因被告在通訊軟體「Grindr」上,以暱稱「煙商可試」暗示毒品兜售,而察覺有異,遂以「煙一件怎麼算」確認後,被告則覆「1/3000」等節,有通訊軟體對話截圖在卷可參(見毒偵卷第37頁至第39頁),可知被告早有販賣毒品犯意,始於通訊軟體「Grindr」上以「煙商可試」為暱稱吸引買家,其販毒犯意並非因警員鄭安博之挑唆而起,故警員鄭安博以「釣魚」之方式,只使被告暴露犯罪事證,因而查獲被告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之情事,並無違法之處,是警方據此取得之前揭證據自得作為證據。 三、其餘資以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詳後述),亦查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之反面解釋,應具證據能力。 貳、實體部分 一、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 (一)上揭事實,業據被告於警詢中、偵查時及審理中均坦承不諱(見臺北地檢署108年度毒偵字第2628號《下稱毒偵卷》第17頁至第22頁、第86頁,本院卷第106頁至第107頁、第167頁至第168頁),並有吳興派出所職務報告、通訊軟體對話訊息截圖、信義分局搜索扣押筆錄、扣案物品目錄表、照片及交通部民用航空局(下稱民航局)108年7月9日航藥鑑字第0000000號鑑定書(下稱108年7月9日鑑定書)等件在卷可證(見毒偵卷第35頁至第40頁、第43頁至第53頁、第57頁至第63頁、第115頁)。綜上,被告出於任意性之上開自白,確與事實相符,堪予採信。 (二)販賣毒品此違法行為,非可公然為之,其交易亦無公定價格,不論任何包裝,均可任意分裝增減分量,且每次買賣之價量,亦每隨雙方關係深淺、資力、需求及對行情之認知、來源是否充裕、查緝是否嚴緊,購買者被查獲時供出來源之可能性等而有異,委難查獲利得之實情,但為避免知過坦承者難辭重典,飾辭否認者反得僥倖之不當結果,除別有事證可認係按同一價量委買、轉售或無償贈與外,即應認販賣之人確有營利意圖。查被告與喬裝為毒品買家之警員間並非至親,如於交易之過程無從中賺取差價或貪圖小利,被告自無必要甘冒觸犯刑罰之高度風險而從事毒品交易行為,且據被告於偵查時自承:如果買成的話,每1公克可賺1,000元等語(見毒偵卷第86頁),足徵被告主觀上確有營利之意圖甚明。 (三)綜上所述,本案事證明確,被告本案犯行洵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二、論罪科刑: (一)論罪部分: 1. 新舊法比較: 被告於行為後,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及第17條第2項規定已於108年12月17日修正,並於109年1月15日公布,自公布後6個月即同年7月15日施行。修正前同條例第4條第2項規定:「製造、運輸、販賣第二級毒品者,處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000萬元以下罰金」,修正後之法定刑提高為「處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500萬元以下罰金」;又修正前同條例第17條第2項規定:「犯第4條至第8條之罪於偵查及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修正後條文則為:「犯第4條至第8條之罪於偵查及歷次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上開條文經比較新舊法之結果,均以修正前規定對被告較為有利,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應適用行為時即修正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第17條第2項等規定。 2. 按刑事偵查技術上所謂之「釣魚」,係指對於原已犯罪或具有犯罪故意之人,以設計引誘之方式,迎合其要求,使其暴露犯罪事證,再加以逮捕或偵辦者而言;則行為人如原即有販賣毒品營利之犯意,雖因經警設計誘捕,致實際上不能完成毒品交易,然因其原即具有販賣毒品之意思,客觀上又已著手於販賣行為,仍應論以販賣毒品未遂罪(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427號判決意旨參照)。查被告基於販賣第二級毒品之犯意而著手販賣之犯行,因警員並無購買毒品之真意,故其犯行自僅成立未遂犯。核被告所為,係犯修正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第6項之販賣第二級毒品未遂罪。 3. 被告販賣前持有第二級毒品之低度行為,為販賣第二級毒品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 (二)科罪部分: 1. [...]

2021-03-19T15:19:27+00:00 2020-12-25|

【洗錢防制法】最高法院刑事大法庭裁定-108年度台上字第3101號

行為人提供金融帳戶提款卡及密碼予他人是否成立一般洗錢罪? 裁定主文 行為人提供金融帳戶提款卡及密碼予不認識之人,非屬洗錢防制法第2條所稱之洗錢行為,不成立同法第14條第1項一般洗錢罪之正犯;如行為人主觀上認識該帳戶可能作為收受及提領特定犯罪所得使用,他人提領後即產生遮斷資金流動軌跡以逃避國家追訴、處罰之效果,仍基於幫助之犯意而提供應論以幫助犯同法第14條第1項之一般洗錢罪。 本件法律爭議: 行為人提供金融帳戶提款卡及密碼給詐欺犯,嗣詐欺犯將之作為被害人匯入款項之用,並予提領,行為人是否成立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一般洗錢罪? 理由摘要: 一、行為人提供金融帳戶提款卡及密碼供他人使用,是否成立一般洗錢罪,須處理下列3項核心問題: 一般洗錢罪與特定犯罪係不同構成要件之犯罪,特定犯罪僅係洗錢行為之 「不法原因聯結」,而非該罪之構成要件行為,特定犯罪之既遂與否和洗錢行為之實行間,不具有時間先後之必然性,只要行為人實行洗錢行為,在後續因果歷程中可以實現掩飾、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之效果,即得以成立一般洗錢罪,並不以「特定犯罪已發生」或「特定犯罪所得已產生」為必要。 洗錢防制法第2條修正立法說明第4點,已敘明有關是否成立該條第3款洗錢行為之判斷重點「在於主觀上是否明知或可得而知所收受、持有」,即不以「明知」為限,且洗錢防制法第2條規定之洗錢行為並無「明知」之要件,在解釋上自不能限於確定故意(直接故意),仍應包含不確定故意(未必故意或間接故意)。 提供金融帳戶提款卡及密碼之行為人,因已失去對自己帳戶之實際管領權限,若無配合指示親自提款,即無收受、持有或使用特定犯罪所得之情形,且無積極之移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之行為,故非屬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1款、第3款所稱之洗錢行為。' 又同條第2款之掩飾、隱匿行為,目的在遮掩、粉飾、隱藏、切斷特定犯罪所得與特定犯罪間之關聯性,須與欲掩飾、隱匿之特定犯罪所得間具有物理上接觸關係(事實接觸關係)。 而提供金融帳戶提款卡及密碼供他人使用,嗣後被害人雖匯入款項,然此時之金流仍屬透明易查,在形式上無從合法化其所得來源,未造成金流斷點,尚不能達到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之來源、去向及所在之作用,須待款項遭提領後,始產生掩飾、隱匿之結果,若無參與後續之提款行為,即非同條第2款所指洗錢行為,無從成立一般洗錢罪之直接正犯。 二、特定犯罪之正犯實行特定犯罪後,為掩飾、隱匿其犯罪所得財物之去向及所在,而令被害人將款項轉入其所持有、使用之他人金融帳戶,並由該特定犯罪正犯前往提領其犯罪所得款項得手, 因已造成金流斷點, 該當掩飾、隱匿之要件,該特定犯罪正犯自成立一般洗錢罪之正犯。 如提供金融帳戶之行為人主觀上認識該帳戶可能作為對方收受、提領特定犯罪所得使用,對方提領後會產生遮斷金流以逃避國家追訴、處罰之效果,仍基於幫助之犯意,提供該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以利洗錢之實行,應論以一般洗錢罪之幫助犯。 裁定全文 https://reurl.cc/v1YLQk 司法院新聞稿: https://www.judicial.gov.tw/tw/cp-1888-341426-62a49-1.html 洗錢防制法第 2 條 本法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 一、意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追訴,而移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 二、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之本質、來源、去向、所在、所有權、處分 權或其他權益者。 三、收受、持有或使用他人之特定犯罪所得。 洗錢防制法第14條 有第二條各款所列洗錢行為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前二項情形,不得科以超過其特定犯罪所定最重本刑之刑。

2020-12-17T16:24:05+00:00 2020-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