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 has created 90 blog entries.

【詐欺案】當事人陳先生獲不起訴處分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    109年度偵緝字第1794號   告 訴 人 葉O濱 被   告 陳O傑 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江鎬佑律師 上列被告因詐欺案件,業經偵查終結,認應為不起訴處分,茲敘述理由如下: 一、告訴及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板橋分局報告意旨略以: 被告陳O傑與同案被告葉O霆,前於107年間,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詐欺之犯意聯絡,由同案被告葉O霆央求被告陳O傑介紹其周遭有無朋友想要賺錢,陳O傑遂介紹其軍中友人即告訴人葉O濱給同案被告葉O霆認識,再於107年8月29日20時50分,在新北市板橋區大觀路O段OO巷OO弄O之O號「上O車行」,由同案被告葉O霆對告訴人誆稱:可以擔任汽車之人頭買主,購買汽車後將汽車交予其使用,其會出租汽車,每週會有固定分紅,其也會全額負責汽車的車貸及罰單云云,致告訴人陷於錯誤,與同案被告葉O霆簽立上開內容之契約書(下稱本件契約),再由告訴人向「上O車行」簽立中古汽車買賣定型化契約書,以分期付款每月約新臺幣(下同)1萬9,000元,總貸款金額約85萬元,分60期繳納之價格購買車牌號碼85OO- O2號自用小客車(下稱本件汽車)後,告訴人將本件汽車交予同案被告葉O霆開走,同案被告葉O霆再於107年9月10 日20時8分,在新北市樹林區保安街2段215號「7-11樹林保安店」超商內,對告訴人稱:要把本件汽車出租給桃園市桃園區OO路OOO號「滿O通車行」,要求告訴人先簽立汽車讓渡合約書,告訴人遂在空白之汽車讓渡合約書「讓渡人」、「甲方」欄位簽下自己基本資料(下稱本件汽車讓渡合約書一)並交予同案被告葉O霆,同案被告葉O霆再於107年9月11日至「滿O通車行」,告知「滿O通車行」當天之業務員陳O輝欲將本件汽車的使用權賣給「滿O通車行」,並由陳O輝在本件汽車讓渡合約書一上「承受人」及「乙方」等欄位簽自己的姓名(下稱本件汽車讓渡合約書二),再由「滿O通車行」當場交付17萬元予同案被告葉O霆。嗣後同案被告葉O霆隨即避不見面亦未繳納任何一期車資及罰單,也沒有給告訴人任何分紅,更於107年11月某日,由「滿O通車行」業務員電聯告訴人已將本件汽車找好嘉義的買家欲出賣本件汽車,告訴人再給付22萬元予「滿O通車行」贖車費用後,始悉受騙。因認被告陳O傑亦涉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而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又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可資參照。 三、訊據被告陳O傑固坦承有介紹同案被告葉O霆給告訴人葉O濱認識,然堅決否認有何上開犯行,辯稱:同案被告葉O霆說,請我介紹人幫忙購買車子,會分告訴人錢,會給告訴人 一個紅包,我就介紹告訴人給同案被告葉O霆認識,且因為當時告訴人和同案被告葉O霆還不認識,所以同案被告葉O霆當時說事成以後要我拿紅包給告訴人。我介紹葉O濱給同案被告葉O霆認識我沒有拿到任何好處,我介紹他們雙方認識之後,我就沒有參與了。當時我介紹完之後,他們就一起去車行,我說剩下的事情就你們兩個自己弄,我就不參與了,我也沒有抽成等語。經查: (一)告訴及報告意旨認被告陳O傑與同案被告葉O霆共同涉有詐欺罪嫌,無非係以告訴人警詢及偵訊中指述為其依據,然查,同案被告葉O霆於偵訊中供稱:「(問:被告陳O傑在這件事扮演什麼角色?你是否與被告陳O傑共謀?)不是。 (問:你當初怎麼和被告陳O傑說的?)我請他幫我找周遭的朋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辦汽車。(問:你賣的17萬元,有分給被告陳O傑嗎?)沒有。」等語,有同案被告葉O霆108年5月22日偵訊筆錄1紙在卷可稽,核予被告陳O傑所辯大致相符,是被告陳O傑既無收取任何費用,是尚無積極證據可證明被告陳O傑確係與同案被告葉O霆一開始就共謀要詐騙告訴人而為詐欺之共同正犯。 (二)再證人陳O輝即「滿O通車行」負責人亦於警詢中供稱:同案被告葉O霆確有於107年9月11日至「滿O通車行」將本件汽車使用權賣給車行,當時只有同案被告葉O霆之女友陪同案被告葉O霆來,被告陳O傑沒有來,和滿O通車行溝通賣車的人也只有同案被告葉O霆,亦徵被告陳O傑確實沒有跟同案被告葉O霆、告訴人一起至車行辦理本件汽車出賣使用權的事,是尚無積極證據可證明被告陳O傑確係與同案被告葉O霆一開始就共謀要詐騙告訴人而為詐欺之共同正犯。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陳O傑有何告訴意旨所指犯行,揆諸前揭法條及判例意旨說明,應認其罪嫌不足。 四、依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為不起訴之處分。 中華民國109 年6 月19日 檢察官 何克凡

2020-07-08T10:39:22+00:00 2020-07-08|

【當選無效案】當事人段先生獲勝訴判決,將遞補桃園市第二屆市議員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108年度選上字第32號   上 訴 人 劉O羣 訴訟代理人 邱品嘉律師       蔣大中律師       黃曼瑤律師 複代理人  李安傑律師 送達代收人 左佳祥 被上訴人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訴訟代理人 陳李中 被上訴人  段O文 訴訟代理人 許子豪律師       袁健峰律師       林鈺雄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當選無效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08年10 月31日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07年度選字第3號、第9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109年5月13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 按當選人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下稱選罷法)第99條第1 項所規定之行為者,選舉委員會、檢察官或同一選舉區之候選人得以當選人為被告,自公告當選人名單之日起30日內,向該管轄法院提起當選無效之訴,同法第120條第1項第3款 28 定有明文。本件上訴人於107年11月30日經中央選舉委員會 29 以選務字第1073150509號公告為民國107年11月24日桃園 30 市第2屆第3選區(八德區)市議員選舉(下稱系爭選舉)之當選人,有該次公告在卷可稽【原審107年度選字第9號卷(下稱原審107選9號卷)第11頁、原審107年度選字第3號卷(下稱原審107選3號卷)第13頁】。被上訴人段O文、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分別於107年12月3日、12月18日提起本件當選無效之訴,未逾前開規定之30日法定期間,合先敘明。 貳、實體方面: 一、被上訴人主張:段O文與上訴人為系爭選舉之候選人,嗣上訴人經中央選舉委員會於107年11月30日以中選務字第1073150509號公告為系爭選舉當選人。然上訴人為使其於系爭選舉當選,基於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而約定其為一定行使之犯意聯絡,107年6月間指示其助理呂O蘭於桃園市八德區陸光四村社區(下稱系爭社區)管理委員會改選各棟管理委員(下稱棟委)後,藉由祝賀當選棟委之名目,發送給每位當選棟委1盒價值新臺幣(下同)738元之蘋果禮盒(下稱系爭蘋果禮盒),呂O蘭於發送系爭蘋果禮盒時,趁機拜託受領系爭蘋果禮盒棟委於系爭選舉支持上訴人,上訴人發送系爭蘋果禮盒與選民約定為一定投票行使間具有對價關係,已構成選罷法第99條第1項之投票行賄罪。爰依選罷法第120條第1項第3款規定,請求宣告上訴人就107年11月24日舉行之系爭選舉之當選無效等語。(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上訴人不服,提起上訴)。並於本院聲明:上訴駁回。 二、上訴人則以:所謂賄選罪係以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為構成要件,亦即須視行為人主觀上是否具有行賄之犯意,而約使有投票權人為投票權一定之行使或不行使,客觀上行為人所行求期約或交付之賄賂或不正利益是否可認係約使投票權人為投票權之一定行使或不行使之對價,及所行求、期約、交付之對象是否為有投票權人而定,上開對價關係,在於行賄者之一方,係認知其所行求、期約或交付之意思表示,乃為約使有投票權人為投票權一定之行使或不行使,在受賄者之一方,亦應認知行賄者對其所行求、期約或 交付之意思表示,乃為約使其為投票權一定之行使或不行使。而候選人或其助選人員藉本身或朋友人脈於競選期間向選民請託賜票支持,均屬正當之競選方式,非謂一經表示 「懇請賜票支持」等助選言論,即遽認其主觀上已與有投票權人互達約使投票權行使或不行使之意思合致。倘對象僅係具特定身分之人而非不特定之選民,於餐會時向其尋求支持之所為,與選罷法第99條第1項之要件並不該當,送禮時亦須視是否合於一般人情往來之禮儀,不得逕以候選人送禮即認係進行投票行賄之行為。上訴人於104年1月間接手負責系爭社區選民服務,並安排專人駐點提供服務,為感念各棟委對系爭社區住戶之協助,並透過各棟委與上訴人服務處之配合,提升上訴人對系爭社區住戶之服務能量,上訴人於106年1月12日曾受系爭社區當時主任委員李O安邀約至OOO居酒屋與該社區全體棟委餐敘,並藉該次聚餐機會致贈葡萄禮盒予全體棟委。其後,各棟委生日時,上訴人亦均有致贈蛋糕聯繫感情,系爭社區於107年5間改選棟委後,上訴人於107年6月間致贈全體當選棟委系爭蘋果禮盒係循往例為之,主觀上並無行賄之意思,且距系爭選舉投票日107年11月24日尚有半年之久,兩者間並無關聯。又上訴人致贈系爭蘋果禮盒對象為系爭社區全體棟委,其中訴外人呂O芬、戴O平並非有投票權之人,另原本即支持上訴人之訴外人馮O敏、白O雄,及早已表態不支持上訴人之訴外人何O鳳均有受贈系爭蘋果禮盒。另原法院106年度選訴字第4號刑事案件(下稱原法院108選4號刑事案件)審理中已查明系爭蘋果禮盒中,並無上訴人名片或選舉文宣,且有9位棟委未拿到系爭蘋果禮盒,另林O月、洪O美、羅O英、葉O贊、何O鳳、呂O智、胡O龍、錢O玲、王O雲、孫郭O女、姚O隆、鄧許O娟、鄭O女、周O雲、黃O仁、黃O田、洪O化、田O村、丁陸O蘭、李劉O姣、戴O平、呂O芬、馮O敏、白O雄等人均證稱呂O蘭致贈系爭蘋果禮盒時,僅祝賀當選系爭社區棟委及端午節愉快,並未提及為上訴人尋求系爭選舉投票支持,且原法院108選訴4號刑事案件判決上訴人無罪,足認上訴人致贈系爭蘋果禮盒與系爭選舉無關。再者,上訴人為國民黨員,系爭社區為大型眷村改建,系爭社區有近1,000名國民黨員,國民黨黃復興黨部亦在此設立黨部照顧住戶,該黨部於104年1月11日指示將系爭社區劃分為上訴人之黨部責任區,並交由上訴人負責服務,上訴人不需要買票即已有票源。況上訴人若有意買票,亦無可能僅針對訴外人李O湘、丁O傑買票,李O湘、丁O傑亦未認知呂O蘭係對渠等為行賄之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上訴人致贈系爭蘋果禮盒係單純祝賀當選棟委而非買票之對價,其亦無向受贈系爭蘋果禮盒棟委表達要於系爭選舉投票予上訴人,且受贈蘋果禮盒棟委亦無人因此而改變投票意向,故本件與選罷法第99條第1項規定不符等語,資為抗辯。並於本院聲明: (一)原判決廢棄。 (二)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駁回。   三、兩造不爭執事項: (一)上訴人於107年6月6日上午某時以2萬8,800元之代價,向訴外人陳O添所經營址設桃園市龜山區萬壽路O段O號OO青果行購入系爭蘋果禮盒,每盒單價為738元。 (二)上訴人指派其助理呂O蘭於107年6月6日至6月8日期間前往系爭社區向38位當選棟委發放系爭蘋果禮盒。 (三)上訴人於107年5月15日經中國國民黨桃園市黨部提名參選系爭選舉,並於同年8月間登記為該選區市議員候選人。 四、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為使其於系爭選舉當選,基於對於有投票權之人交付賄賂,而約定其為一定行使之犯意聯絡,107 年6月間指示其助理呂O蘭致贈系爭蘋果禮盒予系爭社區當選棟委,並與受贈禮盒棟委約定為一定投票行使,兩者間具有對價關係,構成選罷法第99條第1項之投票行賄罪,其依選罷法第120條第1項第3款規定,請求判決上訴人之系爭選舉當選無效等語,為上訴人所否認,並執前詞置辯。 經查:(一)上訴人指派其助理呂O蘭發放系爭蘋果禮盒予系爭社區當選棟委,是否構成選罷法第99條第1項之投票行賄罪? 1.按選罷法第99條第1項之賄選罪,其行求賄選階段,屬行賄者單方意思表示行為,不以相對人允諾為必要;而交付賄選階段,則行賄者已實施交付賄賂或不正利益之行為,一經交付,罪即成立。亦即投票行賄罪於行為人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時,交付之相對人對其交付之目的已然認識而予收受,其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之犯行即為成立,不以收受者確已承諾,或進而為一定投票權之行使為必要。且對有投票權人交付之財物或不正利益,並不以金錢之多寡為絕對標準,而應綜合社會價值觀念、授受雙方之認知及其他客觀情事而為判斷。 2.系爭社區107年度當選棟委為李O湘、丁O、馮O敏、白O雄、林O月、洪O美、羅O英、葉O贊、何O鳳、呂O智、胡O龍、錢O玲、王O雲、孫郭O女、姚O隆、朱O潔、李O義、鄧許O娟、湯O綺、鄭O女、周O雲、黃O仁、黃O田、洪O化、田O村、丁陸O蘭、李劉O姣、蔡O麗、趙O勤、李O源、孫O芬、戴O平、戴張O峰、呂O芬、丁O琦、王O順、周O陽、詹O妹等38人,有系爭社區第7屆委員通訊錄在卷可憑【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107年度選 19 他字第19號卷(下稱107選他19號卷)卷一第8頁】。又上訴人指示助理呂O蘭於107年6月間至系爭社區發放系爭蘋果禮盒予上開當選棟委,其中李O湘、丁O傑、馮O敏、白O雄、林O月、洪O美、羅O英、葉O贊、何O鳳、呂O智、胡O龍、錢O玲、王O雲、孫郭O女、姚O隆、朱O潔、李O義、鄧許O娟、湯O綺、鄭O女、周O雲、黃O仁、黃O田、洪O化、田O村、丁陸O蘭、李劉O姣等27人為系爭選舉有投票權之人,亦為上訴人所不爭。上訴人於107年5月15日經中國國民黨桃園市黨部提名參選系爭選舉,有被上訴人所提網路新聞資料在卷可憑(107選字9號卷第15至16頁),則上訴人於107年6月6日購買系爭蘋果禮盒,並指示其助理呂O蘭於107年6月6日至6月8日至系爭社區發送系爭蘋果禮盒予該社區當選棟委時,已因業經中國國民黨提名而確定參選系爭選舉。又證人丁O傑於原審證稱:107年5月社區棟委改選後,其突然接到1通自稱上訴人助理的電話表示說要拜會並認識當選棟委,沒有說要送水果禮盒,但有說恭喜其當選棟委,其說沒空,隔天該助理又打電話給我,堅持說一定要拜會,也有提到說要送禮盒,其一開始拒絕,然對方堅持要碰面,所以其才答應,並約在桃園市八德區陸光街的便利商店門口碰面,該助理有遞名片,並提到給上訴人多多支持,且說每位當選棟委都有送水果禮盒,其收下後就把水果禮盒送給資源回收婦人。就其當時認知,其能給上訴人支持就只能投票,上訴人可能是希望其把票投給他,才送其水果禮盒。上訴人本來就是市議員,派議員助理來送水果禮盒給其等當選棟委,其自然就會想到跟選舉有關。呂O蘭送系爭蘋果禮盒前,有說要其多多支持上訴人,送禮盒時,呂O蘭又再說1次,總計次數不只1次等語(原審107選3號卷一第12 14至127頁)。復於原法院108選訴4號刑事案件證稱:107年5月改選棟委後有收到呂O蘭交付系爭蘋果禮盒,除了該禮盒外,還有1張名片,其上記載類似上訴人辦公室助理的字樣。呂O蘭有說恭賀其當選棟委,其當下不太想收,但呂O蘭強調所有棟委都有,並希望其等棟委給予上訴人多多支持及服務機會,其感覺是希望市議員選舉時,要投票給上訴人。其原先拒絕收禮金的原因是其之前為職業軍人,比較敏感,感覺快到系爭選舉,且是議員助理送過來,自然想到跟系爭選舉有關。其擔任系爭社區棟委期間,沒有收過上訴人致贈其他禮品等語,有該案108年11月11日審判筆錄在卷可稽(本院卷一第134至153頁)。證人李O湘於原審證稱:107年呂O蘭交給其系爭蘋果禮盒時,有祝賀其連任棟委,且要其支持上訴人及給予上訴人服務機會,其覺得應該是希望能讓上訴人連任議員,因其知道快要系爭選舉,所以其大概聽得懂O蘭可能是講這個意思等語(原審107選9號卷第75至77頁)。復於原法院108選訴4號刑事案件審理中證稱:107年6月8日其收到呂O蘭交付系爭蘋果禮盒,呂O蘭表示端午節快到了,上訴人一點心意,類似端午節賀禮,其知道呂O蘭是上訴人助理,呂O蘭有說要其繼續支持上訴人及給予上訴人服務機會,因上訴人是連任議員,呂O蘭又要其繼續支持上訴人,所以其猜測上訴人會繼續參選等語,該案108年11月11日審判筆錄在卷可憑(本院卷一第155 至157頁)。依證人丁O傑、李O湘之上開證詞,可知呂O蘭向丁O傑、李O湘致贈系爭蘋果禮盒時,除了恭賀其當選棟委外,另有表示要其多多支持上訴人及給予上訴人服務機會,且李O湘亦認知上訴人致贈系爭蘋果禮盒應係上訴人有意爭取市議員連任而須選民投票支持。上訴人於經中國國民黨提名確定參選系爭選舉後,指示其助理呂O蘭致贈每盒單價738元之系爭蘋果禮盒系爭社區當選棟委,並於交付予有投票權之棟委丁O傑、李O湘時,請其等多多支持上訴人及給予上訴人服務機會,丁O傑、李O湘已然認知呂O蘭上開表述隱含希望其等於系爭選舉支持上訴人而投票予上訴人之意 16 思,應認上訴人致贈系爭蘋果禮盒與約定選民為一定投票行 [...]

2020-06-16T15:21:51+00:00 2020-06-16|

【妨害公務】當事人高先生獲不起訴處分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       109年度偵字第4968號   被            告  高O佐   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江鎬佑律師   上列被告因妨害公務案件,業經偵查終結,認應為不起訴處分,茲敘述理由如下: 一、告訴及桃園市政府警察局楊梅分局報告意旨略以: 被告高O佐於民國108年11月22日晚間11時7分,在桃園市楊梅區梅獅路O段OOO號O樓住處,與其前妻黃O嫻(2人於108年9月OO日兩願離婚)因小孩看護有所糾紛,經警到場處理,因不滿桃園市政府警察局楊梅分局草湳派出所警員黃O浩、吳O航之處理方式,明知上開2警員均為依法執行職務之公務員, 基於妨害公務之犯意,與上開2警員發生推擠行為,並對該等警員稱「你現在在要流氓是不是」等語2次,以此方式對該等警員施以強暴、脅迫。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135條第1項之妨害公務罪嫌。 二、不起訴之理由: (一)被告高O佐否認有何妨害公務犯行,辯稱:伊與黃O嫻離婚後都一直住在一起,事發前伊在客廳打遊戲,小孩直接踢伊一腳,伊就拍了小孩,黃O嫻就報警並指控伊家暴,警察來後伊問黃O嫻這種事為何要報警,當時伊只覺得黃O嫻無理取鬧,警察認為伊有家暴嫌疑,伊就跟警察說沒有家暴,後來伊認為警察執法有問題,罔顧伊權利,執意要讓黃O嫻帶小孩離開家中,伊認為這不符合當初離婚協議內容,過程中警察有將伊壓制,伊問警察為何可以打人,警察說是伊自己跌倒,伊覺得伊受到不平等待遇,伊才說「你現在在要流氓是不是」等語。 (二)報告意旨認被告涉有妨害公務罪嫌,無非係以員警前往上址處理之過程中,被告有與警員發生推擠行為,並曾對警員說上開言語為據,經勘驗警員之秘錄器錄影錄音紀錄及被告提供對著住家門前之電梯之監視器錄影紀錄,被告與警員問確有言語及肢體接觸、推擠等情,此有警製職務報告、錄音譯文各1份、本署勘驗筆錄2份錄影擷取照片等在卷可稽。再被告與黃O嫻於108年9月OO日兩願離婚,之後小孩每週1至週5之生活起居、開銷等生活條件由被告負責,週6及週日則由黃O嫻負責等情,有108年9月OO日終止結婚協議書及個人戶籍資料(完整姓名)查詢結果各1份在卷可參,是被告上開辯稱警員執意要讓黃O嫻帶小孩離開家中,其認為這不符合當初離婚協議之內容,其為保障自己權利等情,並非無稽而遽予不採。另警員在處理上開紛爭之過程中,對被告阻擋警員執行職務之行為,有排除阻擋之推擠動作,惟該動作過大略有不當等情,有桃園市政信箱回復被告資料1份在卷可稽。綜上,被告上開與警員間雖有言語及肢體動作之紛爭,而有不妥,然究其背景原因,並非全然無因,是客觀上判斷,尚難認定被告有妨害公務之故意,而以該罪責與之相繩。 (三)綜上,被告犯罪嫌疑不足。 三、依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為不起訴處分。   中華民國109 年5月27日 檢察官 王以文

2020-06-16T14:38:32+00:00 2020-06-16|

【運毒案】當事人游先生獲不起訴處分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  108年度偵字第20588號                     109年度偵字第1425號 被   告  游O揚 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江鎬佑律師 被   告 盧O能(已歿)   上列被告等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業經偵查終結,認應為不起訴處分,茲敘述理由如下: 一、內政部警政署航空警察局及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移送意旨略以:被告游O揚、盧O能與同案被告陳O霖、張O麒(前2人另行通緝)共同基於運輸第二級毒品之犯意聯絡,由被告盧O能在不詳時、地,吞食裝於球袋內之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約76顆後,與被告游O揚及同案被告陳O霖、張O麒,於民國108年3月27日分別搭乘中華航空CI100、CI108、CI106班機前往日本,而起運前開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嗣抵達日本境內即前往東京都台東區「APA飯店淺草藏前」入住而輸送至該處。因認被告游O揚、盧O能均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之運輸第二級毒品罪嫌。 二、按被告死亡者,應為不起訴之處分,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6款定有明文。查被告盧O能業於108年3月29日死亡,有個人基本資料查詢結果在卷可稽,是依前開規定,自應為不起訴處分。 三、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訊據被告游O揚否認有何上開犯行。經查,被告盧O能於108年3月30日12時17分許,在上開飯店OOOO號房內,遭人發現死亡,其體內經日方司法解剖發現胃、腸部殘留約76顆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毒球 (毛重約575公克),主因係吞食之毒品破裂致身體吸收大量毒品後衰竭死亡等情,有外交部轉電函及檢附調查資料可稽。而被告游O揚雖同行前往日本,然尚乏其他事證足認被告游O揚有參與共同運輸之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尚難單憑 被告游O揚同行前往日本,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何上開犯行,應認犯罪嫌疑不足。 四、依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6款、第10款為不起訴之處分。   中華民國 109 年 4 月 13 日 檢察官  洪榮甫

2020-05-11T14:05:19+00:00 2020-05-11|

【殺人未遂案】當事人邱先生、吳先生獲不起訴處分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  108年度偵字第13061號                    108年度偵字第19399號 告訴人 馮O隆、馮O明、郭O彤   被   告 邱O桐 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張哲誠律師   被   告 吳O維 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江鎬佑律師   被   告 邱O嶂       陳O城       詹O安 上列被告等因殺人未遂等案件,業經偵查終結,認應為不起訴之處分,茲敘述理由如下: 一、告訴暨桃園市政府警察局大園分局報告意旨略以: (一)被告邱O嶂、吳O維(所涉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部分,不另為不起訴處分)等人自民國108 年1月前某日,加入由被告邱O桐為首之「四海幫蘆竹分會」,成為該犯罪組織成員,其成員間有上下從屬關係,為具有內部管理結構之幫眾,具有集團性、常習性及脅迫性之暴力性犯罪組織。復被告邱O桐竟基於妨害自由及傷害之犯意,教唆被告邱O嶂、吳O維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號「阿孝」之成年男子等3人,於108 年1月28日凌晨2時30分,前往告訴人馮O隆位於桃園市大園區OOO之住處,欲要求告訴人郭O彤返家。於告訴人馮O隆住處,被告邱O嶂及吳O維見告訴人馮O隆開啟大門,即基於傷害之犯意聯絡,由被告吳O維以徒手之方式毆打告訴人馮O隆頭部,致告訴人馮O隆受有不明傷勢之傷害。嗣被告邱O嶂及吳O維尋得告訴人郭O彤後,基於妨害自由之犯意聯絡,以強壓之方式,將告訴人郭O彤載至被告邱O桐位於桃園市蘆竹區OOO之住處。嗣被告邱O桐基於傷害及妨害自由之犯意,於同日凌晨4時許,於上開住處,基於傷害及妨害自由之犯意,先手持鐵棍毆打告訴人郭O彤身體及頭部,致告訴人郭O彤受有右側眉尾處,左眼處瘀傷、右手腕背部腫等傷害,並不讓告訴人郭O彤離開該處,妨害其行動自由之權利。 (二)又被告吳O維明知可發射金屬或子彈具有殺傷力之各式槍枝、子彈,係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列管之物品,未經主管機關許可不得持有,於104年間某日,自吳明榮(業已於 104年12月29日歿)贈與取得換裝土造金屬槍管而成之具殺傷力改造手槍1支(槍枝管制編號:1103015485號,含彈匣2 個)、美國INTRATEC廠TEC-KG9 型口徑9×19mm制式半(全)自動手槍製造具殺傷力仿造手槍1支(槍枝管制編號: 1103015484號,含彈匣2個)、及具殺傷力之子彈233顆等物品(所涉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另行起訴)。嗣因被告邱O桐因對告訴人郭O彤寄居於告訴人馮O隆、馮O明之住處有所不滿,被告邱O桐於108年1月28日凌晨某時許,基於教唆恐嚇及毀損他人器物之犯意,教唆被告吳O維及其餘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之人前往告訴人馮O明、馮O隆住處示警,被告吳O維及其餘年籍不詳之人基於恐嚇(被告吳O維所涉恐嚇罪嫌部分,另行起訴)與毀損及殺人(所涉殺人之未遂犯罪嫌部分,不另為不起訴處分)之犯意聯絡,於同日凌晨4時許,至告訴人馮O隆、馮O明住處,持前揭槍枝朝特定處擊發數十槍後旋即逃逸,使告訴人馮O隆及馮O明心生畏懼致生危害於安全,且造成告訴人馮O明上址所有鐵捲門及鋁門窗凹陷損壞,足生損害於告訴人馮O明。嗣於108 年4月30日,警方持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08年聲搜字第372 號所核發之搜索票,在桃園市蘆竹區奉化路O號O樓(B樓)處所執行搜索因而查獲具殺傷力改造手槍1枝、仿造手槍1 枝、子彈233 顆及衝鋒槍零件1 批等物品,而查悉上情。 (三)被告陳O城與告訴人游O健間因財務問題而存有怨懟,竟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恐嚇取財之犯意,於108年1月19 日16時35分許,在桃園市某不明處所,以其所申辦之門號 0915******號行動電話,傳送寄發內容為:「你不接電話,就別怪我不給面子」等語之簡訊,至告訴人O智健所使用之門號0927******號行動電話,使告訴人游O健心生畏懼致生危害於安全。俟被告陳O城及被告詹O安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恐嚇取財之犯意,於108年1月20日17時30分許,夥同不知情之邱O桐及吳O維等人,駕駛吳O銓所有車 牌號碼AYH-0567之車輛,前往告訴人游O健位於桃園市大園區新O路O號之住處,欲索取財物新臺幣1千萬元未果,使告訴人游O健心生畏懼致生危害於安全。 (四)因認被告邱O桐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發起組織、同條例第4條第1項之召募他人加入犯罪組織、刑法第29條、108年5月31日修正前同法第277條第1項教唆傷害罪、 同法108年5月31日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同法第 29條、第302條第1項教唆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同法第302 條第1項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同法第29 條、第305 條教唆恐嚇罪、同法第29條、第354條教唆毀損等罪嫌;被告邱O嶂涉犯組織犯罪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參與犯罪組織、同條例第4條第1項之招募他人加入犯罪組織、108 年5月31日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同法第302 條第1項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等罪嫌;被告吳O維涉犯108年5月31日修正前刑法第 277條第1項傷害、同法第302 條第1項剝奪他人行動自由、同法第354條毀損器物等罪嫌;被告陳O城、詹O安均涉犯刑法第346條第3項恐嚇取財之未遂犯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次按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此有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 81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又刑法恐嚇危害安全罪之成立,係「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之事,恐嚇他人,使其心生畏懼,致生危害於安全」為構成要件,而所稱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者,係指以使人生畏怖心為目的,而通知將加「惡害」之旨於被害人而言,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751號判例可資參照。再所謂惡害通知,係指明確而具體加害上述各種法益之意思表示,客觀上一般人皆認足以構成威脅,致接受意思表示者之生活狀態陷於危險不安之境,倘非具體明確,即難認係惡害通知;如僅以接受意思表示之一方之主觀感受為準,亦有悖於法律之安定性,從而對被害人為惡害之通知,是否使被害人心生畏怖,應依個案具體事實審酌主、客觀情形全盤判 斷,不得僅憑被害人自稱心生畏怖,即遽以該罪相繩。 三、訊據被告邱O桐、邱O嶂、吳O維、陳O城及詹O安均堅詞否認有何上開犯行,被告邱O桐辯稱:伊沒有發起及召募他人進入任何幫派組織,且伊只有叫被告邱O嶂及被告吳O維,將告訴人郭O彤帶回伊之住處,伊沒有教唆被告邱O嶂及被告吳O維傷害告訴人馮O隆、限制告訴人郭O彤之人身自由,及教唆被告吳O維至告訴人馮O明及馮O隆之住處開槍等語;被告邱O嶂辯稱:伊沒有參與及召募他人進入任何幫派組織,且伊只有將告訴人郭O彤帶回被告邱O桐之住處,伊沒有共謀傷害告訴人馮O隆,及限制告訴人郭O彤之人身自由等語;被告吳O維辯稱:伊沒有參與及召募他人進入任何幫派組織,且伊沒有限制告訴人郭O彤之人身自由等語;被告陳富城辯稱:伊與告訴人游O健間有債權債務關係,又伊所傳送之上開簡訊,係伊平常講話之口吻,沒有要恐嚇告訴人游O健之意思,且伊、邱O桐、被告詹O安及被告詹O安之友人,於上開時間及地點至告訴人游O健住處是要談論財務之事情,並沒有要對告訴人游O健恐嚇取財,而吳O維當天並無在場等語;被告詹O安辯稱:伊只是單純跟被告陳O城於上開時間,一同前往告訴人游O健之前揭住處,伊不清楚被告陳O城及告訴人游O健間之債權債務關係,且吳O維當天並無在場,在場有伊、邱O桐、被告陳O城及伊之友人等語。經查: (一)被告邱O桐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發起組織、同條例第4條第1項之召募他人加入犯罪組織,被告邱O嶂涉犯組織犯罪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參與犯罪組織、同條例 第4條第1項之招募他人加入犯罪組織罪嫌部分: 1、報告意旨雖指稱被告邱O桐發起或召募他人加入犯罪組織;另被告邱O嶂則參與犯罪組織或召募他人加入犯罪組織,然依本件偵查後結果,無從論斷其等間具上下屬從關係或有何內部管理分工結構,亦未發現其等係以犯罪為宗旨或以其成員從事犯罪活動,並具有集團團性、常習性、脅迫性、暴力性犯罪組織之不法事證,被告邱O桐、邱O嶂等人所為,顯與組織犯罪防制條例規範之犯罪組織有別。又被告邱O桐、吳O維或有從事犯罪行為,然充其量為犯罪時之臨時性組合, 是難遽認該當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所規範之犯罪組織,亦不能以擬制推測之方式遽認被告邱O桐及邱O嶂有發起、參與及召募他人加入犯罪組織之犯行。 2、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認定被告邱O桐及邱O嶂有何上揭犯行,揆諸首揭法條規定及判例意旨,應認其犯罪均嫌疑不足。 [...]

2020-05-06T15:29:49+00:00 2020-05-06|

【竊盜案】當事人王先生獲不起訴處分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    109年度偵字第7920號   告訴人 沈O晴 被 告 王O丞 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江鎬佑律師 上列被告因竊盜案件,業經偵查終結,認應為不起訴之處分,茲敘述理由如下: 一、告訴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文山第二分局報告意旨略以: (一)時間:民國109年2月6日上午6時許。 (二)地點:臺北市萬華區康定路O號O樓。 (三)行為:被告王O丞為告訴人沈O睛所經營自助餐店之員工,被告前因向告訴人借款而簽發票號均不詳、票面金額分別為新臺幣(下同)32萬元、20萬元之本票各1紙。被告趁店內無人之際,以告訴人所交付之遙控器開啟店門後,竊取告訴人放置在店內櫃臺抽屜中之上開本票2紙,及票號均不詳、票面金額分別為10萬元、2萬元之本票各1紙,得手後即離去。嗣因告訴人發覺本票失竊,欲聯繫被告均未果後報警處理,而查悉上情。 (四)罪名: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嫌。   二、不起訴處分之理由: (一)被告王O丞辯稱:沒有向告訴人借32萬元、20萬元並竊取本票。 (二)告訴人沈O晴指稱:被告108年10月、11月向伊借款,簽發本票做為借款憑證,109年2月6日因為想要聯繫被告,2月7 日整理時才發現本票失竊,本票放在抽屜,每天都會開啟抽屜,都沒發現異狀,2月6日有打開抽屜,但沒注意到,沒有確認本票在抽屜,2月5日以前應該都有在,幾乎都有看到,平常抽屜很常開,不會上鎖,認為本案係被告所為理由是被告在店內桌上放遙控器等語。依告訴人所述,其非在案發當日即被告離開之日即發覺本票失竊,已難作為不利被告之認定。且案發當日告訴人既有打開抽屉卻未能發現上開本票失竊,而上開本票為被告向告訴人借款之唯一憑據,然告訴人卻將本票任意放置在人來人往之上開營業場所未上鎖之抽屜內,與常情均有不符,亦難遽採。 (三)告訴人所提出之109年1月份薪資袋、與被告之LINE通訊軟體對話紀錄,僅能證明被告曾向告訴人借款,並於被告109年1 月份之薪資中扣除,難認被告確有向告訴人借款32萬元、20 萬元並簽發本票之情形。 (四)現場並無可攝得抽屉之監視器,且告訴人迄今未提出相關證據、證人以實其說,或指明其他證據方法以供本署調查,自難僅憑告訴人之片面指訴,遽認被告有何告訴及報告意旨所指不法犯行。 (五)綜上,被告犯罪嫌疑不足。   三、依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為不起訴處分。 中華民國109 年 4月 16日 檢察官 羅儀珊

2020-05-06T14:37:37+00:00 2020-05-06|

【運輸毒品案】當事人江小姐獲二審無罪判決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08年度上訴字第4088號 上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甲○○○○(加拿大籍,中文名:卓○恩) 選任辯護人 趙元昊律師、洪鈴喻律師 被   告 乙○○(江○晨) 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江鎬佑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等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8年度訴字第612號、第746號,中華民國108年11月29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108年度偵字第15553號、追加起訴案號:同署108年度偵字第18826、19754號;移送併辦:同署108年度偵字第19754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犯罪事實 一、甲○○○○(加拿大籍,中文名:卓○恩)明知甲基安非他命屬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 項第2款所定之第二級毒品,並為行政院依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第3項公告之「管制物品管制品項及管制方式」第1項第3款所列管制進出口物品,不得私運進口,竟意圖營利,基於販賣第二級毒品,及與Stephanie Martinez Enriquez(無證據可證明未滿18歲,下稱Stephanie)竟共同基於運輸第二級毒品及私運管制物品進口之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由甲○○○○先於民國108年5月中某時,在美國洛杉磯以其所持用如附表編號2所示之行動電話內之通訊軟體Tumblr、LINE與乙○○(無罪部分詳後述)所持用如附表編號所示之行動電話進行聯繫,最終雙方以甲○○○○高於販入金額之美金4,800元、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453公克(即1磅),並相約在臺灣進行交易等事項達成約定後。甲○○○○遂於同年5月28日搭乘飛機進入我國,而與乙相約在丹迪旅店(址設臺北市○○區○○街00號)見面,乙○○並於翌(29)日先後匯款美金美金1,400元、500元(共計美金1,900元,未扣案)至甲○○○○之帳戶後,甲○○○○即透過網路向Tumblr上之Stephanie訂購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淨重218.3公克,驗餘淨重216.38公克,純質淨重173.02公克),由Stephanie以甲○○○○墨西哥護照上之名字「David Alberto Rodriguez-Chon」及丹迪旅店分別作為收件人及收貨地址,於同年5月30日,佯裝為保健食品,自美國以國際航空快遞貨物之方式,寄送夾藏內含如附表編號1所示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之郵包(下稱系爭郵包),利用不知情之國際航空快遞貨物公司成年人員輸入及私運進入我國國境內海關後,於同年6月2日經財政部關務署臺北關查驗,發現內夾藏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後,乃依海關緝私條例相關規定於同日予以扣押,函送法務部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下稱臺北市調處),並於同年6月6日配合快遞業者遞送系爭郵包至丹迪旅店,經甲○ ○ ○○ 領取後,旋即遭在場埋伏之調查局人員逮捕,而未完成交付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與乙○○,並扣得如附表編號1至8所示之物。嗣經甲○○○○於偵查及審理中先後自白上開販賣及運輸第二級毒品行為,始悉上情。 二、案經臺北市調處報請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追加起訴暨移送併辦。 理 由 壹、有罪部分(即被告甲○○○○部分) 一、證據能力部分: 本件認定犯罪事實所引用之證據,皆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又檢察官、被告甲○○○○及其辯護人於本院審理時均未就證據能力部分聲明異議(見本院卷第142至147頁、241至247頁),復經審酌該等證據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顯不可信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亦無違法不當與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且與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8 條之4 反面解釋及第159 條之5 規定,認均有證據能力。 二、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及理由: ㈠上揭犯罪事實,業據被告甲○○○○於偵查、原審時均坦承不諱(見108年度他字第5903號卷【下稱他字卷】第139至142頁;108年度偵字第15553號卷【下稱偵一卷】第13至15頁、108年度訴字第612號卷【下稱原審卷一】第17至23頁、第37至41頁、第185 頁),核與證人即被告乙○○於警詢及偵查中陳述與被告甲○○○○購買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之過程、證人即丹迪旅店員工吳雅婷及林巧平於警詢中證述被告甲○○○○曾請求代收郵包之情節大致相符(見108 年度偵字第18826號卷【下稱偵三卷】第7至15頁、第147至150頁、他字卷第79至83頁、第85至89頁),復有臺北關扣押貨物/運輸工具收據及搜索筆錄、商業發票影本、貨物通關個案委任書、如附表編號4 所示被告甲○○○○墨西哥駕照影本各1 紙(他字卷第9、11、15、17、61頁)、被告乙○○與被告甲○○○○之通訊軟體對話翻拍照片共2份(見108年度偵字第19754號卷【下稱偵二卷】第23至95頁、第105至131頁、偵三卷第19至63頁、第91至143頁),並有系爭郵包扣案可憑(見偵二卷第143 頁)。又扣案系爭郵包內如附表編號1 所示之物經鑑驗結果,確含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成分,此有法務部調查局108年6月17日調科壹字第10823207630號鑑定書1份在卷可稽(見偵一卷第17至18頁)。從而,被告甲○○○○所為上開不利於己之供述既均屬其親身經歷之事項,並有相關證人證述、書證與物證可資佐證,顯非杜撰之詞,足徵被告甲○○○○上開任意性自白與事實相符,自可憑採。 ㈡再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係屬嚴重違法行為,非可公然為之,且有其獨特之販售通路及管道,本無一定之公定價格,並可任意分裝或增減其份量,而每次買賣之價量,可能隨時依雙方關係之深淺、資力、需求程度及對行情之認知、貨源是否充裕、查緝是否嚴密、購買者被查獲時供述毒品來源之可能性,進而為各種不同之風險評估,機動調整而異其標準,非可一概而論,而買受毒品之人通常亦難以探知販毒者所賺取利潤幾何,是販賣毒品之利得,除販毒者就每次販入或賣出之毒品價格、數量及純度等項,俱臻詳記載成本利得並明確供述外,委難察得實情。然因毒品非但對個人身心戕害甚鉅,對社會秩序亦潛藏有高度危險,治安機關對於販賣毒品之犯罪行為,莫不嚴加查緝,各傳播媒體對於政府大力掃毒之決心與行動亦再三報導,致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取得不易而物稀價昂,苟無利可圖,自無甘冒刑事訴追風險而將價格昂貴、取得不易之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無端供應他人之理。被告甲○○○○於本院審理時雖辯稱,其無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予被告乙○○,然查: ⒈依卷附被告乙○○與被告甲○○○○之通訊軟體對話翻拍照片所示,被告甲○○○○於108年5月28日搭乘飛機進入我國後翌日(即29日)向被告乙○○表示「我談判完了」、「老大終於給我對等價格了」;在同年6月4日則向被告乙○○表示「東西到了,我需要和你碰面」、「這個買賣你做不做,我不勉強你」、「等東西在我手上,我再和你見面吧」等語,而被告乙○○則以「我怎確定來的物品、包裝好的、每樣是我要的!(現場每一樣你拆給我看?)」、「我費用交給你、帶回去箱子裡卻是同等量的-【其他物品】」、「我一直支付費用1400飛機票」、「500美金是當天突然跟我說(不在之前所講的)」,而被告甲○○○○則以「我所有客戶都說我多給,沒一個說我虧待它們」(見偵三卷第19至21頁、第29頁、第34頁),顯見被告乙○○與被告甲○○○○係基於買賣雙方地位,彼此商議交易時間、見面方式、交易價格內容、確認毒品程序,且被告乙○○對於被告甲○○○○並無信任關係,而被告甲○○○○則表示其之前購毒客戶並無此質疑情形,進而強調己身交易信用;參以被告甲○○○○於原審所供承,是在108年5月29日被告乙○○才將1400美元匯至伊帳戶,伊於同日訂購時,對方說要多500美金,被告乙○○才又將500美金匯至伊帳戶;後來因為她不願意跟我合作,最後價格才會漲一倍變成美金3,400元,這個漲價是我自己決定的,所以如果包含漲價費用的話,就是要再加上美金500元等語(見原審卷一第188、191頁),亦核與上開對話意旨所示相符,是被告甲○○○○確係立於出賣人地位,而得決定交易時間、見面方式、交易價格內容等主要毒品交易條件,其所辯並無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予被告乙○○,自非可採。 ⒉此外,被告甲○○○○於本院審理中亦自承「原先一磅是1,700、1,800元美金」、「原先我希望有美金3,000元給我太太做醫藥費,後來我訂的時候是缺這個錢,所以把價錢提上去」、「我個人專程來做這件事情,所以我索取3,000元美金的費用」(見本院卷第251至252頁),而其與被告乙○○約定之交易價格則為美金4,800元(見108年度訴字第746號影卷,下稱【原審卷二】第109頁),可見此交易被告甲○○○○確有從中賺取價差圖利之意圖,是其所辯不是以美金4,800元賣給被告乙○○,3,000元美金不是價差云云,亦非可採,其主觀上確有販賣第二級毒品藉以從中牟利之意圖,堪以認定。 ㈢至扣案系爭郵包內如附表編號1 所示之物,經鑑驗結果雖為「淨重218.3 公克,驗餘淨重216.38公克,純質淨重173.02公克」(見原審卷一第37頁、第184 頁),惟依被告甲○○○○與被告乙○○於108年4月對話所示,被告甲○○○○已提及「沒有100%純的。真有也不是人能使用的...所以都加了一堆東西。有人說,是必須加的,否則根本沒辦法使用。」等語(見偵三卷第109頁);另參以被告乙○○亦曾於對話中提及「當初在湯說一磅170」、「後來又改口說合夥又要增加170」、「變成一磅340你不是口口聲聲說事情是你說的算」等語(見偵三卷第44頁),及證人即被告甲○○○○於原審審理中所供承:伊向Stephanie 所購買之甲基安非他命確實重量為1 磅,至於為何最後系爭郵包內之如附表編號1所示甲基安非他命之重量未達1磅乙事,伊並不清楚等語(見原審卷一第196 頁),顯見被告甲○○○○販賣與被告乙○○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之商議,確實欲以1磅之重量為交易數量;再參以被告甲○○○○復表示「你想虧,我如你所願。你想不虧,我留給你76克+4=80」等語(見偵三卷第47頁),可見被告甲○○○○若未經在場埋伏之調查局人員逮捕,於取得如附表編號1 所示之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後,自得以不詳方式完成與被告乙○○所約定重量達1磅之交易數量,並進而牟利(詳後述),自不因實際自美國起運之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經鑑驗為「淨重218.3公克,驗餘淨重216.38公克,純質淨重173.02公克」,而影響其與被告乙○○之合意交易數量,附此敘明。 ㈣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甲○○○○販賣第二級毒品未遂、運輸第二級毒品及私運管制物品既遂犯行均堪認定,應依法論科。 三、論罪 ㈠按販賣毒品罪之販賣行為,祇須行為人主觀上有營利意圖,進而與應買者就毒品標的物與價金等買賣毒品之重要內容有所意思表示而達成契約之合致,即足當之;而販賣行為之完成與否,則有賴標的物之是否交付為區分既、未遂之標準,苟標的物尚未交付,縱行為人已收受價金,仍難謂其販賣行為已屬完成;反之,如標的物已交付,縱買賣價金尚未給付,仍應論以販賣既遂罪。至於實際上是否已經獲利及所獲之利益是否為現金(例如以償債或作為勞務之報酬而抵作工資),均非所問;必也始終無營利之意思,而以原價或低於原價有償讓與他人,方難謂為販賣行為,而僅得以轉讓毒品罪論處。查被告甲○○○○於如犯罪事實欄一所示之時間,約定以美金4,800元之價格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1磅(即453 公克)予被告乙○○,而被告乙○○亦先後匯款部分價金共計美金1,900 [...]

2020-04-20T09:17:14+00:00 2020-03-30|

【事務所遷移啟事】本所自109年4月2日起搬遷

【遷移啟事】 本所自109年4月2日起,遷址至:桃園市桃園區藝文一街86號16樓之5(昭揚乾坤大樓),特此公告。 《舊址:桃園市桃園區新埔六街77號13樓之5》   交通資訊: 國道1號:自桃園交流道(桃園/南崁),循右側往桃園方向右轉經國路→右轉大興西路→右轉可達藝文一街 國道3號:自桃園機場交流道,往桃園方向直行至大興西路-左轉中正路-右轉同德五街-左轉可達藝文一街

2020-03-12T10:36:55+00:00 2020-03-12|

【販毒案】當事人游先生獲得緩刑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8年度訴字第325號 公 訴 人 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莊富棋 被   告 游O睿 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江鎬佑律師   上列被告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8年度偵字第7688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游O睿販賣第二級毒品,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未扣案之販賣毒品所得新臺幣參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又販賣第二級毒品,未遂,處有期徒刑拾月,扣案之第二級毒品大麻陸包沒收銷燬之(其中二包合計驗餘淨重十九點八九公克,餘四包合計驗餘淨重一百七十七點五八公克);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未扣案之販賣毒品所得新臺幣參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扣案之第二級毒品大麻陸包沒收銷燬之(其中二包合計驗餘淨重十九點八九公克,餘四包合計驗餘淨重一百七十七點五八公克);緩刑參年,並應向公庫支付新臺幣捌萬元。 事 實 一、游O睿明知大麻係毒品危害防制條例規定列管之第二級毒品,不得任意販賣,竟仍意圖營利,基於販賣上揭第二級毒品之犯意,於民國108年2月19日下午4時許在臺北市中正紀念堂附近路邊,以新臺幣(下同)75000元代價,向「周O麒」販入150公克大麻後,復承前販賣之不法營利意圖與犯意,而透過「顧O平」介紹,與吳O慶相約以30000元代價,販售50公克大麻給吳O慶,進而於108年5月14日下午5時許,在臺北市士林區士東路220 巷21號「OK便利商店」前,於收受吳O慶交付之30000元現金後,交付其手上剩餘之30公克大麻,同時告知吳O慶稍後再補足尚欠之20公克大麻;惟吳O慶在取得游O睿交付之30公克大麻後,即因涉嫌透過網路販賣大麻,而於當日(5月14日)晚間7時許,在臺北市中正區寶慶路32之1號B1「西門捷運站智慧圖書106館」旁之廁所內,為警查獲(周O麒、吳O慶涉嫌販賣第二級毒品部分,均由檢察官另案處理;顧O平涉嫌販賣第二級毒品部分,由警方另行追查)。 二、游O睿為補足前述積欠吳O慶之20公克大麻起見,又另行起意,而意圖營利,基於販賣上開第二級毒品之犯意,於當日(5月14日)晚間8時許,在臺北市南港區中坡北路110 號「松山火車站」附近路邊,以110000元代價,向「周O麒」販入約200公克之大麻後,藏放在其位於臺北市士林區芝玉路O段O巷O號O樓之住處內,預備伺機販賣營利。嗣於當日(5月14日)晚間9時許,游O睿與吳O慶相約在臺北市士林區士東路200 巷17號旁,欲交付先前交易積欠之20公克大麻給吳O慶時,為吳O慶帶同警員前來而當場查獲,現場並扣得游O睿所有欲交付給吳O慶之大麻2包(合計驗餘淨重19.89公克),繼而經游O睿帶領,前往其上址芝玉路O段之住處內搜索,扣得其甫向「周O麒」購入之大麻4包(合計驗餘淨重177.58公克),游O睿始未得逞。 三、案經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隊移送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證據能力部分: (一)後引吳O慶於警詢中之指述,係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以言詞所為之陳述,屬於傳聞證據,惟被告及辯護人在本院準備程序中均同意引用為證據,本院審酌上開筆錄作成時之情況,亦認為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規定,上開筆錄應有證據能力;至後引吳O慶在檢察官偵查中以證人身分所製作之偵訊筆錄,雖亦為前述之傳聞證據,且未經交互詰問,採證過程尚未完備,惟其所述並無顯不可信之情況,吳O慶嗣後並已在本院審理時到庭作證,接受檢辯雙方之交互詰問,前開採證瑕疵已經獲得補正,是故,上開偵訊筆錄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規定亦有證據能力。 (二)後述之其餘證據依法原則上均有證據能力,被告與辯護人亦未對其證據能力有何抗辯,參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069號判決意旨,此部分證據具有證據能力之法律依據,即不再贅,附此敘明。 二、被告游O睿迭於警詢、檢察官偵查及本院審理時坦承上揭販賣第二級毒品大麻之犯行不諱,核與吳O慶於警詢、檢察官偵查及本院審理時證述其與被告交易大麻之情節相符(偵查卷第147頁反面、第223 頁),此外,並有被告之菸草6包扣案可資佐證,而上開扣案之6包菸草經檢驗結果,均含有大麻成分無誤,其中2包合計驗餘淨重19.89公克,餘4包合計驗餘淨重177.58公克,亦有法務部調查局108年5月29日調科壹字第10823011390 號號函1份在卷可考(偵查卷第125頁),足認被告前開自白與事實相符,可以採信,被告在警詢中經警員先後詢以:在士東路、芝玉路O段兩處查扣之大麻,係作為何用時,均答稱:「是我本人所有,原本要拿來販賣」等語(偵查卷第15頁),稍後經警員詢以:明知販賣大麻違法,為何販賣時,更直稱:「因為我想存錢開店」等語(偵查卷第17頁反面),觀諸被告兩次向「周O麒」購入大麻,一次係以75000元購入150公克,另一次則係以110000元購入200公克,其數均不在少,此與被告在本院所稱:每次施用約1公克等語相對照(本院卷第70頁),似非單純供被告自己施用,另佐以被告兩次購買大麻,所費的成本價各約為每公克500元、550 元,乃其販售50公克給吳O慶,叫價卻為30000元即每公克600元,買賣中間存有100元或50元之一定價差,堪信被告前述各次買賣大麻之行為,主觀上均有藉以營利之不法意圖,綜上,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犯行洵堪認定,均應依法論科。 三、論罪科刑部分: (一)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所規定之販賣毒品罪,依最近之實務見解,在意圖營利而販入並賣出之場合,係自販入起始至首次賣出為止,全過程組成1個完整之販賣行為,申言之,行為人意圖營利而販入毒品時,僅為該次販賣行為之著手,直至行為人首次交付買家毒品並獲取價金時,始能認其該次販賣行為已經既遂,是以,意圖營利販入毒品,而未及賣出時,僅能論以販賣未遂罪,傳統上認為只要行為人係以營利為目的,即便僅有販入毒品而未賣出,仍應認係販賣既遂之見解.已經不再援用(最高法院101台上字第5830號、第6549號、105年度台上字第742號等判決要旨參照),茲查,本件被告基於販賣營利之不法意圖,先向「周O麒」購入150公克大麻,其後應允販賣50公克給吳O慶,並因此將手中尚剩之30公克大麻交給吳O慶,而後為補足吳O慶尚欠之20公克大麻起見,再向「周O麒」購入200公克大麻等情,已如前述,依上說明,被告第一次向「周O麒」購入大麻,即應認係該次販毒行為之著手,至其將大麻出售給吳O慶之時,方能認為該次販毒行為已經既遂,又因販毒行為之既遂,係以行為人是否已經收取價金交付毒品,作為判斷標準之故,是被告既已收取吳O慶30000元並交付30公克大麻,縱然尚欠20公克未給,仍無礙於其此次販毒既遂之認定,附予敘明;被告第二次向「周O麒」購入大麻後,尚無賣出下家可言,依上說明,自僅能認係販賣未遂。 (二)核被告第一次向「周O麒」販入150公克大麻,並賣出其中30公克給吳O慶之所為,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之販賣第二級毒品罪;至其第二次向「周O麒」販入200公克大麻之所為,則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6項、第2項之販賣第二級毒品未遂罪;其為販賣而持 有大麻之低度行為,分別為各次販賣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檢察官認被告第二次向「周O麒」購入200公克大麻之所為,亦係犯同條例第4條第2項之販賣第二級毒品既遂罪,依前所述,尚有違誤,惟其罪名並未更易,故僅需補充說明即可,無需變更其起訴法條(最高法院 101年度台上字第3805號判決要旨參照)。被告先向「周O麒」購入150公克大麻後,再與吳O慶相約交易50公克大麻,並先交付30公克給吳O慶,隨後在欲補足欠下之20公克大麻給吳O慶時,為警查獲,此部分買入、賣出大麻之行為,如上所述,係買、賣兩個舉動之接續實行,合而成為1個販賣行為,為接續犯,僅論以1個販賣第二級毒品既遂罪,即為已足。被告再次向「周O麒」販入200公克大麻,雖係為補足尚欠吳O慶之20公克大麻而起,然其量在扣除應補給吳O慶之20公克後,尚餘180公克之多,此顯係庫存補貨,非單純為吳O慶補足欠數可比,實則被告在交易之初,也大可僅販賣給吳O慶手中僅存之30公克大麻,而無須在應允交易50公克大麻後,另外再向上游購毒,是故,被告此次向「周O麒」再度販入200公克大麻之行為,應係事後另行起意,其違法性亦無從為稍早前販賣吳O慶大麻之販毒行為所吸收,而應獨立評價,綜上所述,被告係犯1個販賣第二級毒品既遂罪、1個販賣第二 級毒品未遂罪,該兩罪應分論併罰。 (三)被告到案後,向警員供出其毒品來源為「周O麒」,警員並因此循線追查「周O麒」到案,有被告之警詢筆錄與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隊108 年12月25日北市警刑大一字第1083021034號函暨所附刑事案件報告書各1份在卷可考(偵查卷第17頁、本院卷第25頁至第31頁),爰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規定,就被告所犯上開兩罪,均減輕其刑。再者,被告在偵審中始終自白本案之全部犯罪,有如前述,故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規定,就其所犯上開兩罪,均遞減其刑。另查,被告第二次向「周O麒」購入200 公克大麻之犯行部分,僅止於未遂,已見前述,爰依刑法第25條第2項規定,就其該次犯罪部分,再減輕其刑。末查,警員係因另案先查獲吳O慶販毒以後,經吳O慶供述,而知悉被告販毒給吳O慶,進而查獲被告,有警員之職務報告書可考(偵查卷第9頁),據此推之,警員在查獲被告前,當無從查知其兩次向「周O麒」購入大麻之犯行,而係因被告主動供出該兩次購毒犯行所致,準此,被告就第二次販入200公克大麻之販賣未遂罪部分,應係對於公務員尚未發覺之犯罪自首,故就其此部分犯罪,再依刑法第62條前段規定減輕其刑(最高法院101年度第4 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至於被告雖亦主動向警員供出其初次購入150公克大麻之犯行,然因自首原則上僅能就「全部」未經發覺之犯罪事實為之(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1785號判決要旨參照),而被告上述犯行應與其嗣後販賣吳O慶大麻之犯行部分,兩者合併論以接續犯1罪,而後者在被告到案前,又已先由吳O慶向警員供出,已遭警員發覺之故,不能認係自首,故無適用上開規定減刑之餘地,附此敘明。 (四)爱審酌販賣毒品乃毒害之源,其流毒他人,非僅對吸毒、用藥的不良風氣,予以推波助瀾,腐蝕作為社會基礎之國民健康,且直接危害購毒者之生命、身體法益,足使施用者為之傾家蕩產,甚至為求吸毒不計代價,以致淪落盜賊娼妓,毀身敗家者,也所在多有,而我國政府為防止毒品、藥物氾濫,亦制訂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藥事法等特別規定,非但對轉讓毒品者施以刑罰,對販賣者更不惜科以重典,以資嚇阻,平日報章雜誌、電視媒體亦多方報導,呼籲國人不得販賣毒品,然被告仍無視於上揭禁令,貪圖不法暴利,甘犯重典,對外販售毒品,犯罪之動機、目的,均無可取,兩次分別購入150公克、200公克大麻,數量甚多,又係作為販賣使用,並已成功出售給吳O慶一次,本不宜輕縱,姑念被告為85年O月生,犯案時僅22歲,又係在學(偵查卷第13頁),依其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所載,此前又無相類之毒品前科,衡情應係年輕識淺,不知販毒之嚴重性所致,犯後始終坦承犯行,態度尚稱良好,另斟酌其生活經驗、家庭與經濟狀況及其他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再合併定其執行刑,以示懲儆。 四、沒收(含追徵、銷燬等處分): (一)被告販賣大麻給吳O慶所獲取之30000元係其犯罪所得,並未扣案,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應在其所犯販賣第二級毒品既遂罪之處罰主文項下諭知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二)被告被查扣之6包大麻係其購入後未及賣出之物,並均屬第二級毒品,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第1項前段規定,應在其所犯販賣第二級毒品未遂罪之處罰主文項下,宣告沒收銷燬之。 (三)被告經宣告數次沒收,依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規定,併執行之。 五、末查,被告並無前科,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稽,此次一時失慮,致罹刑典,經此偵審教訓,應知警惕而無再犯之虞,本院因認上揭宣告刑以暫不執行為當,惟斟酌被告本次係故意犯罪,不僅已獲取30000元之不法所得,且私藏百餘公克之大麻等待販售,故不宜全然無罰,以避免再犯,爱諭知被告緩刑3年,並附加緩刑條件如主文所示;被告如於本案緩刑期間內違反上開緩刑條件,且情節重大,足認原緩刑宣告難收其預期效果,並有執行刑罰之必要時,依刑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規定,仍得撤銷其緩刑,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第6項、第17條第1項、第2項、第18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11條、第25條第2項、第62條前段、第51條第5款、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 項第4款、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40條之2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郭騰月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2 月 17 日   刑事第八庭 法官陳彥宏 法官陳秀慧 法官李昭然

2020-02-27T13:23:50+00:00 2020-02-25|

【新聞分享】大法庭首件裁定:詐騙集團車手可強制工作 <自由時報2020/02/13 > «鷹騰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專業律師事務所»

〔記者張文川/台北報導〕 最高法院刑事大法庭去年7月成立以來,今天做出首件裁定,認為參加集團犯罪組織,又參與集團「車手」的詐欺犯行,同時觸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參與犯罪組織罪」與刑法「加重詐欺取財罪」,法院依想像競合犯以加重詐欺罪論罪科刑時,在「有預防矯治其社會危險的必要、且符合比例原則」的範圍內,由法院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亦即採折衷的合憲解釋,限縮強制工作的目的性,既符合法理,又適應社會需要,且方便實務運作。 全案爭執在於,有人加入幫派從事暴力犯罪,須依違反組織犯罪條例處以刑前強制工作的保安處分,然而,若另一人加入幫派,並利用組織從事詐欺,同一犯行觸犯刑度較重的加重詐欺罪,與較輕的組織犯罪條例,依刑法55條「從一重處斷」依加重詐欺論罪時,是否亦應適用輕罪的組織犯罪,一併宣告強制工作,法院實務判決上出現歧異,法律見解並不一致。 最高檢察署聲請提案至大法庭統一見解獲准,首件刑事大法庭案件由法官林靜芬承審主筆,最高檢察署由檢察官吳巡龍、蔡瑞宗蒞庭,大法庭上月16日開庭辯論,邀請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鈺雄、副教授薛智仁、政大法律系教授楊雲驊、許恒達,提供法律鑑定意見。 最高院刑事大法庭指出,此件的法律爭議在於有2種不同見解,一是立於刑法55條「想像競合犯」封鎖作用意旨的「肯定說」,認為可以直接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宣告強制工作;另一是「否定說」,認為依刑法第1條「罪刑法定原則」規定,不能依組織犯罪條例宣告強制工作,因為罪刑較輕的參與犯罪組織罪,已被刑法加重詐欺取財罪所吸收。 大法庭今天做出裁定,採「修正的肯定說」,從文義與體系解釋上出發,來解釋刑法第55條前段規定,並依循司法院釋字第471號解釋意旨,採合憲性解釋,針對組織犯罪條例的規定,做目的性限縮,既符合法理,又適應社會需要,且方便實務運作。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網址: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066974

2020-02-27T13:24:18+00:00 2020-02-19|